<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85章 门斗怪谈
    半小时后,我们一行回到农家饭庄,焦急等着我们的伙伴们都迎出来,紧张的看着我。

    示意大家伙进屋,落座后,戚橙懂事儿的给我们都端来一杯茶,我看她一眼,又看到戚雯跟着妈妈乱忙活着,帮着摆着茶杯什么的,沉重的心情就缓解了不少。

    喝了几口茶暖身子,我凝声将先前发生的事儿都说了一番。

    听闻驱邪之地是真实存在的,且已经布置好了防护法阵,这里成了安全区,众人禁不住欢呼出声。

    我没有打断大家的兴奋劲头,好不容易有点儿好消息了,就让他们都放松一下吧,等大家伙平静下来,才将错乱时间节点的事儿说明。

    众人的笑一下子僵在脸上,不约而同的看向我放在沙发上的两柄桃木大砍刀,只要是看过阴海乱葬第一部电影的,都依稀记着这两件东西,此时自然都会感觉异样。

    因为,那是其他世界过去的时间发生的事儿,不想,却和这里的现在联系了起来,虽然大家不太懂这意味这什么,但我此时郑重的说明此事,语气还这样的凝重,下意识的,他们就感觉不妙。

    等我解释清楚这种时间错乱的节点,有可能带来的隐患后,大家伙都惊了。

    跟着我们逃亡许久,普通人也法师的世界有所了解了,众人的印象是,不管是哪个位面空间,远古时期都存在着惊天动地的大魔头,那是现代法师绝对抗衡不了的存在,它们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但时间若是错乱了,真有可能复制之城直接连到异度空间的远古时代去,要是运气不好,真的送来了一尊远古大魔头,那即便身在安全区中,也是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

    这种事儿发生的几率不会高,但并非绝对的不可能。

    我停住话头,众人都静默不语。

    “方叔叔,远古魔头真的那样厉害吗?”戚雯小盆友好奇的追问一声。

    对她而言,我们的对话无法全部了解,听懂的部分更像是神话故事,反正,不会对他造成心理伤害,因此,我才默许她留在这里听众人说话的。

    “雯雯,别乱说话。”戚橙抱着女儿,一边训斥,一边抱歉的看看我。

    “没事。”我笑了笑,伸手过去刮刮短发小姑娘的鼻子,轻声说:“这是传说,天知道厉害不?”

    雯雯被妈妈说了句本是不开心的,听我这样说,又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倒是冲淡了大家伙紧张的情绪。

    “算了,都不要为未发生的事儿忧心了,忙活儿半天,饿了,弄点夜宵吧。”三眼罗刹出声,转移了话题。

    我对着某位保镖示意,他就出去吩咐了。

    这本就是农家饭庄,规模很大,老板夫妇加上员工,里外里的将近五十人,还有数百名留在饭庄的游客,都已经得到了通知,知晓此地是安全区了。

    我听到外头欢声雷动,不久后,就有女服务员陆续走进来,为大家送上精心烹调的夜宵。

    食物可以带来幸福感和安全感,吃喝一通后,大家的心算是稳当了,毕竟,那时间错乱节点的威胁只是有可能发生的事儿,现在就去担心,殊为不智,此地暂告安全,可以放松神经了。

    饭庄后面是一排排的农家院落,专门为游客准备的。

    我们都分到了休息所用的房间,既然暂时安全了,那就趁着难得的机会休息吧。

    将法师和保镖分好了小队,轮流执勤、守卫,其他的人抓紧时间休息。

    直到目前,电力供应还是完善的,电灯都打着呢,用之驱散恐惧,真不敢想象要是电力全部中断了,这日子对普通人而言将多么的难捱。

    当然,对我这样的,有电没电不会造成多大的困扰。

    习惯了黑暗,早就不当回事了。

    我和楚念瑶及林妍薇说了一会儿话之后,送她俩到一个房间中去休息,转身出来,就看到站在院子门斗那里,依着门框看雨的冷杉。

    想了一下走过去,没有说话,陪着她静静的看着雨幕。

    “虽然我还没有正式入门,但现在就喊你师兄吧,方师兄,你还是坚持要和全冷庵在一起吗?”冷杉收回看向外头的目光,淡淡的扫了我一眼。

    时间太紧了,没有机会举办代师收徒仪式,但听闻冷杉(张星霜)此时就愿意师兄,我还是很高兴的,只不过,她提及的这个问题太过尖锐了些。

    冷杉和全冷庵之间的仇怨我是最清楚的,冷杉(张星霜)十几年前被暗算,失去了躯体,究其缘由,就是为了给全冷庵扮演的冒牌张星霜扫清障碍,冷杉无比痛恨和那一事件有关的人,整个阴阳养鬼宗都是她不共戴天的仇敌。

    这种状况下,我和全冷庵突然谈起了对象,另一方面,却要代师收徒将冷杉(张星霜)收归门下,矛盾立马显现出来,很难调和的说。

    但问题是,我脑中有两种相互矛盾的记忆,冷杉所言的问题,是第二种记忆带来的,我此时当然无法给予她准确的回答。

    叹息一声说:“既如此,我就开始喊你师妹了,冷……,呃,星霜师妹,你容我一段时日,关于这件事,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嗯,就等眼下的这场灾祸过去吧,到时候,再来谈论此事,你看如何?”

    我转首对着她的眼睛。

    “好,就等师兄一段时间好了,我相信你会理清头绪的。”冷杉眼帘微微一敛。

    复制之城事件没结束之前,我的记忆是错乱又复杂的,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更不要给出什么不切实际的承诺,一切,等记忆恢复正常之后再说,那才是明智之举。

    “谢谢你暗中保护大家。”我轻声说了一句,顺道转移了话题。

    冷杉深深看我一眼,面上很是淡漠,扭过头去,很是女人的捋捋鬓角乱发,小声说:“师兄不用客气,我父亲是龙虎山掌教,有事的时候,我义不容辞。”

    “在这种危局中,师兄还坚持保护着普通人,这份道义,我也感觉佩服。名门正道中,能和师兄一般做此选择的真心不多,正道,正道?嘿,到底何谓正道?说实话,我有些糊涂了。”

    我淡淡一笑,张星霜的想法很正常,名门大派在大危难的时候只会优先考虑自保,真正能普度众生的有几人?不过是喊口号和弄噱头罢了。

    “星霜师妹,这就不是你我多想的事儿了,这世界本就是这样运行的,何谓正邪,人们自然会去分辨,你我所要考虑的是接下来如何行动。”

    我伸手探出门斗覆盖的范围,掌心接着雨水,感觉着雨水的冰凉,心底寒意翻涌。

    在我俩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到遥远处耸立着的五座巨门,其中就有白门,那是打开着的状态,阴阳眼视野中,白雾翻腾,快将白门完全淹没了,我不确定第二批行尸军团是否送了进来?

    其他的几座门还是关闭的状态,谁也不晓得何时就会打开大门释放更多的恐怖邪物进来。

    隐约能听到远方传来的惨叫声。

    无疑,复制之城中无处可逃的人们,正大批量的死在阴魂和行尸的手中,不晓得这夜过去,人口基数三四千万的大城,还能剩下几个活人?

    但愿大家伙的运气都足够的好吧,对此,我真的无能为力了。要是有可能,想护住所有人,但偏偏没有那样强大的力量,干着急罢了。

    “如何行动?守在这里等待大灾难过去,危机自然就解除了。难道,方师兄还打算冲出安全地带去乱折腾一番吗?就为了救一些死掉也只是折损寿元的复制人?不划算吧?”

    冷杉惊讶的打量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