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84章 大魔头隐患
    感应到能量团的同时,我就骇然色变,能感应到,要是这股能量爆开,能毁灭我数千次,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这地方隐藏的驱邪法力,比我预想的更要强大,强大的离谱!额头霎间布满冷汗。

    引导这样的能量团可不轻松,要是失控了,能量团已经反向锁定了控制法阵的我。

    换句话说,若引导失败了,这股力量势必全力攻击我,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那可就死定了。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全心的运行法阵,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半响后,我终于透出了一股长气。

    阴阳眼可以看见一道金光被引导出来,瞬息间流转到九九重阵的八十一道屏障之内,用尽心力,我才稳定住了两者之间的平衡,只差一点点就失控了。

    那一刻,感觉自己就是走钢丝的人,还是以没有绑缚安全绳的方式在走钢丝,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祖师保佑,真就没出错。

    随着金色能量的灌注,九九重阵猛地散发出惊天的波动,像是一道冲击波,席卷整个景区范围。

    “嗷,啊……!”

    无数惨叫声突然响起,我睁开眼,脸上神态变得无比精彩。

    三位伙伴也是同样吃惊的神情。

    只见遥远的黑暗和大雨之中,一道道散发邪气的身影,被无形的力量轰飞出去,一直轰到了九九重阵以外。

    本隐藏在这片区域中的鬼魅魍魉和妖魔山怪们,虽没受伤,想必也受到了极致惊吓!

    想一想就可以明白,本来,它们‘安居乐业’的守在自身的一亩三分地中,可能正在吸收阴气,也可能在琢磨着去哪个地区活动一下?亦或者想着去附身某人折腾一番……。

    骤然之间,就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掀飞出去,一直飞出老远的距离,且这个过程中,无法摆脱驱邪法力,心中会多么的惊恐?

    只是一想它们惊慌失措的心理活动状况,再看看数以万计‘黑乎乎影子’在大暴雨中被轰飞的场面,我就感觉特痛快!

    这混乱的大驱逐过程,持续了六分钟左右,到底是安静了下来。

    除了小仙她们这样被我设置后允许留存的阴物,其他的妖魔鬼怪全都被驱逐一空。

    干净了,这片区域宛似净土!

    法阵设置的很完善,普通人可以随意的从外头进景区范围中,但不可随意的从里面走到外头去,除非有我的允许。

    除了现在就身在这范围中的法师,其他外来的法师,不经我允许,无法进到保护区之内……,已经在内的法师,进出需要汇报并被批准。

    总之,这块区域我在做主!

    此地范围可不小,足以容纳数十万人避难,就是现在没办法将讯息传出去。

    再有,即便有办法可传出去了,一想起复制之城中人挤人的场面,我就毛骨悚然。

    到时候,为了争取进保护区的资格,一定会有人铤而走险的杀害他人争夺资格,因此,这地儿暂告安全可收容数十万人避难的讯息,不敢外放。

    那样做的话,不等邪物杀人,人们就会自相残杀了。

    而老人、孩子和妇女,首当其冲的就会被残害。

    思前想后,还是顺其自然的设定为‘普通人可以随意进来’吧,这就看各自的命运了,这时节能逃到这里来的就算是命大的,没有逃来的,也是合该其命数中有此一劫。

    在这等大型天灾面前,我能做的事儿也实在有限啊。

    “成功了!方门主,不得不说一声,佩服。”赫连公尺走过来,很是真挚的说了一句。

    “确实了不得,才感应清楚地下那股力量的恐怖,要是爆开来,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谁都逃不开,你愣是抗住压力,将其引导到法阵中。”

    “这份意志力,我也只能说声佩服了。”

    三眼罗刹还是第一次说话这样的中听呢,我深深看她一眼,故作谦虚的摆摆手,正要说点谦逊的话,柏古拉却问了一句。

    “阵法倒是布置成功了,但我想了解一下,这阵法可以引导出驱邪之力,攻击阵法内外任何一位敌人吗?”

    说着这话,柏古拉很是认真的看向我。

    笑了一下,示意大家随我走到一处上方探出岩石的位置避雨,然后,轻声说:“我可不是仙神大能,此时布置的法阵,主要起防守作用,不让外头的妖魔鬼怪和法师们随意进来。”

    “他们要是敢攻击,法阵会自动反击,但因混合了能量庞大、远远超出我控制范围的驱邪之力,因此,我不敢调动法阵的力量攻击阵内或者阵外的人,要是掌控力可以控制住驱邪之力了,倒是可以这样去做,眼下嘛,远远不成啊。”

    “所以说,我不具备驱使法阵攻击他人的能力,只有放人进出的权利罢了,柏道友不用担心灵异事件结束时,我会在第一时间指挥法阵攻击你们三人。”

    “即便恢复到仇敌关系了,因着并肩战斗过的道义,那也是也后再说的事儿了,柏门主不要过分怀疑,本门主这点儿品行还有。”

    我笑着点出柏古拉担心的事儿,心中却在警惕此人的精明和小心。

    确实,灵异事件结束时,哪怕留有一秒钟,我们还在复制之城内,因着恢复了仇敌关系,我很有可能御使法阵暗算他们。

    这种几率并不大,但柏古拉愣是提前设想到了,可见这人多么的谨慎,也许,这是太降门那个恐怖宗门中弟子的通病,疑心之重,远不是其他宗门可比的。

    但他真就多心了,我虽不是什么君子,但也绝不是小人。

    可他的话也提醒了我,要做好准备,联手约定解除的那一霎,有可能受到这三位的联手攻击……。

    对此,我也是不放心的。

    这倒不是胆子小,行走江湖,小心些总没有大错不是?

    “哈哈哈,门主想多了,我没有那种意思,只是随口问问法阵的能力罢了。”柏古拉矢口否认,绝不承认是在防备我事后过河拆桥。

    “哦,那是我想多了,柏门主光明磊落、大侠风范,想来也不会将我想成小人。”

    我挤出笑回应着,心头直骂:“个死胖子,绝没冤枉你,还跟我打马虎眼?你个老狐狸。”

    赫连公尺和三眼罗刹上前来说及其他话题,将此事岔了过去。

    我和柏古拉就坡下驴,不会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彼此内心所想,心照不宣即是。

    和这帮子大佬一块做事相当的劳心,每一句话都可能埋着深意。

    也就是老子两辈子的记忆加持吧,要不然,都听不出来,那就会被他们暗中笑话了。

    真是累啊,还是和老熊那样憨直的伙伴在一起做事比较舒服,人生要总是这样计算着过活儿,那真就是无趣。

    连依凝那样的应该轻松些,毕竟,她脑力超强,自然会感觉松快,换到我可就不一样了。

    这三位任何一人说句话,我都得在脑子中过几圈。做他们的领队,真心不是好活儿啊,素质差上一点儿,都跟不上这些家伙的思维节奏!

    “娘咧,真心不好玩儿!”

    已经从当上大佬们领队的暴爽感中退出来了,就感觉深深的压力落在身上,抗压能力超强的我,也有些透不过气来了。

    “方门主,你设定的法阵已经很完美了,但是,那种时间错乱类的叠加点,能被这个法阵隔绝在外吗?”赫连公尺担心的问了一句。

    “时间类规则太高端,因此,法阵不能隔绝。”我脸一苦,这般回答。

    三位伙伴一道色变。

    “那就是说,若果出现一个新的时间错乱叠加点,并很扯的送进来一尊其他世界的远古魔头,这个法阵也无法驱逐它出外。”

    “因为,只有布阵成功的那一刻,才能将本地的邪物顺势驱逐出去,之后,你也无法指挥法阵力量,去轰击和驱逐新出现在保护区之内的邪物、魔头?”

    三眼罗刹眉头蹙紧。

    “就是这意思,所以,我们只能祈祷不要有新的时间叠加点出现了,即便出现了,也不要送进来你我都抗衡不了的可怕存在。”

    我摊摊手,很是无奈的回应。

    三位高人齐齐的神态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