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80章 辣白骨
    “感谢大家的支持,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来,为大家介绍三位新伙伴,这位是……。”我扯过来赫连公尺……。

    队员们纷纷表示欢迎新伙伴的加盟,虽然搞不懂他们这所谓的家主、副宗主之类的是什么来头,但看我言谈间很是看重,大家自然都跟着尊重起来。

    “方门主,事不宜迟,我们去看看那些天然出现的浮雕吧?是不是天然驱邪地,得费劲儿检验一番才能知晓。”

    柏古拉很不耐烦和普通人们打交道,走过来提醒我一声。

    我点点头,确实,事态向着失控方向发展着,当务之急就是确认驱邪地的事儿,如是,立马吩咐起来,命令大家伙留在农家饭庄中,等我们回来后再说其他。

    法师们要布置出小型法阵守护着,保镖们展开保卫工作。

    暗中和冷杉对视一下,她照例的点了点头,继续隐藏身份的坐镇。

    我的眼神重点在楚念瑶和林妍薇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看看冷杉。

    她眨眼表示明白,这两位是重中之重的守护目标。

    左星媛自然是冷杉(张星霜)最重视的守护目标了,所以,这三个女孩子的安全都有保障了,这我就放心了。

    至于其他人?如楚尘朝之类的,看到他身后的那个‘刘姨’我就不爽,自然不会多管他的死活了。

    “他死了也就是损失些寿命罢了,我妈妈马若暖躺在小棺材中许久了,像是活死人一般,相比之下,楚尘朝是不是活的太潇洒了一些?”

    “他死在这里,也算是和马若暖保持着某种‘平衡’吧……?”

    控制不住的,心底冒出这些念头。

    我下意识的觉着,楚尘朝有对不住我妈妈的地方,因此,相当的不待见他。

    以往的周娴舫就是我坚信这种判断的主要缘由,要知道,马若暖失踪后不久,做为马若暖结义姐妹的周娴舫,就取而代之的成了楚尘朝的太太……。

    这个事实让我自那时起,就觉着楚尘朝或许不是个东西!

    而现今,因着‘刘姨’的出现,让我见识到了他沾花惹草的本事,这不待见感可就更强烈了。

    心中想法复杂,面上古井无波,我对楚尘朝点点头,之后,穿戴上雨衣,和三名新伙伴一道走出了农家饭庄。

    那些位于山脉岩石之上的浮雕我们都没见识过,此时必须得去实地勘验一番,即便真是驱邪之地,也得找准方位测验、施法,才有可能催发出驱邪之力来。

    驱邪之力深深的隐藏地下,平时,这片区域不具备这等能量,所以,妖魔鬼怪来去自如,因而,这位于山海南郊的山中,一定有土生土长的阴物。

    只是,我们这四人汇聚一处,不管是怎样的土著阴物,想要来找麻烦,都要做好被打死的心理准备。

    十三大门释放进来的是邪物集团军,我们不得不逃,但若只是数量少的阴魂小队,那还不够我们斩杀的!希望它们识趣,不要来招惹我们。

    当然,若果顺利的确认此地真是天然驱邪地,那么,只要施法引动那股沉睡着的力量,这片区域之间的所有妖魔鬼怪,就会被突然出现的恐怖力量驱逐出去,让此地干净的宛似人间乐园!

    大雨持续下着,按照正常时间计算已经入夜了,阴气更重一分。

    我们几个沿人工修建的石头小路行走,去往海拔不高的山峰,那里是景区主要的游赏区域,平时有很多游人光临。

    今夜则不然,放眼看去,并不能看到人影,相比复制之城中人挤人的场面,这里真是难得的空旷呢,人们早就跑没影了。

    做为领队,我打头而行,要是没发过誓言,无论怎样我也不敢让这三位仇家走在身后,不定何时就会挨上一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誓言发过后,已经起效,我当然就不用担心这个,要是陷害我,他们很快就会尸骨无存。

    天地法则可不是开玩笑的,心魔更是这等阶段大佬们最害怕的,只要不是活够了,就不会用自己的小命‘试雷’。

    话是这样说没错,其实,暗中我示意小仙监控背后的动静万一这三人中的某一位发疯的想要和我同归于尽呢?有小仙监控着,我也能反应过来不是?

    两重保障之下,我才敢领头而行。

    无论何时,小心谨慎些总不是错。

    身后几步远,跟着的就是太降门主柏古拉,这厮披上雨衣,肥胖的像是一个暗夜中移动的大球儿,我很是纳闷,一个人如何会长成这般模样?

    这体重是不是我的四五倍还多,他到底吃了多少食物,才能将自己吃成这样的体型呢?更离谱的是,这看着笨重的身躯,行动起来奇快如风不说,还灵巧敏捷的让人发指。

    要是因着这人的体型就判定他行动迟缓,那就是找死行为了,这家伙一秒钟之内能打出的攻击次数极端惊人。

    三眼罗刹拓跋玉銮跟在柏古拉身后,殿后的是紫脸膛的赫连公尺。

    我一边快速行走接近目标,一边想着身后的这三位,不可避免的,两种记忆都输送来了经阙寺大战的场景。

    想起了赫连公尺在那场大战中和其他正道高手较量时,似乎祭出了一尊鼎来施展厌胜术,但先时结束的五分钟切磋中,他并未使用那东西,而是差点催动了一只聚宝盆。

    这说明,他手中至少有两件加持厌胜术的法器,都是最上乘的。

    这厮的压箱底实力远比切磋时厉害的多,同理,另外两人真实的战力,也远非展现出来的那样儿,可不要因着一时占据了上风,就下意识的觉着自己肯定比他们三个强,那是愚蠢的想法。

    他们叱咤风云数十载,岂是易与之辈?难保没有封印道行扮猪吃虎的存在。

    关于经阙寺大战的记忆,两种记忆没有冲突,是一致的。

    最主要的区别就在于我和全冷庵的关系上。

    其他的记忆大体相同,其实,最搞不懂的是,我的真实女友到底是哪位?

    这问题一直在心头萦绕,只不过,我知晓自己被不知名能量影响着,是无法自行分辨清晰的,只能等待事件结束之后,记忆自动分出虚假和真实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安静的行走很郁闷,也不想脑子中过滤太多乱如麻的念头,就想着分散一下精力,刚好太降门主轻咳一声,我就扭过头去看向他。

    利用法力控制着声音,不让声音传出去太远,跟身后的大胖子说话。

    “我说,柏道友,你的名字听起来很有意思啊,但道儿上很多法师在提及你的时候,好像是都不一样啊,我指的是柏古拉这几个字。”

    “问过别人,他们有时候会称呼你为‘柏谷拉’,还有的时候直接用‘白’来替代‘柏’,叫你‘白骨拉’,你的名字在我们这边儿真是变化万端呢,真有意思,你倒是自己说说看,到底哪一种才是正确的?”

    “方门主感兴趣的事还真是不少呢,本座的名字也值得你研究一番?精力还真是充沛。”太降门主冷哼一声,接着说:“这三个字其实是音译过来的,正确读法是……。”

    这厮用他们那里的语言说了一下,听起来就是‘白骨拉’这样的音节,但中间有一些奇怪的发音区段,听着很是怪异的说。

    名字应该这样的发音才对,在我们那儿的意思是天神赐福的人,很吉祥的。

    音译过来后,本门主在你们这里的名字,可就五花八门了,‘白骨辣’这种名号都有,后来以讹传讹,还有不少嫌命长的家伙,戏谑的称呼本座为‘辣白骨’。

    柏古拉愤愤不平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