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78章 铁杆道友
    使用初代鬼棺的时候,我启动了障眼法,因为只是一瞬间的使用,所以,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看不出那点时间中,我暗中催动的是什么宝物。

    初代鬼棺是压箱底的秘密,不能轻易的露出去。

    初代鬼棺名气太大了,相比其他宝物,这东西能让所有邪道中涉及养鬼法术的法师们眼红,我可不想成为众人‘惦记’的目标,那样的日子可就太惊悚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除非到了半步飞仙,能保证天下没人能从我这里抢走初代鬼棺了,这之前,可不敢显摆,那是竖尾巴行为招雷劈行为,极为不智。

    发誓之事得到共识,都是有阅历的,如何规定条款自然驾轻就熟,可设置的滴水不漏。

    我们商量了一番,按照各自的意见,制定了十几道条款,主要是为了保障各自的安全,最起码,得能保证不被新队友在背后来一刀吧?

    做为暂时的领队者,我也得保证做事公平公正,不因着以往的恩怨去暗算‘新队员’,不然,真就没法合作了。

    制定好了条款,我们都举起手来,竖起两根指头,对着上天用心魔发誓,口中清晰的读出十几条约定好的条款。

    法师,特别是道行高深的法师们,已接触到世界法则,半步飞仙那样的高手都快凌驾于世界法则之上,为天地所忌惮,甚至不容!

    因而,这等阶段方法师去发誓,效果是无比恐怖的。若敢违背,天地法则会相当‘高兴’的执行惩戒。

    我们发了誓,那就得严格遵守约定,打比方说,要是陷害队友或见死不救,那么,就会引发大劫数提前到来,天降雷霆或是天火惩戒,并引发各自的心魔恶障,即便我们这等道行的,那也是没跑的。

    因为,这等惩戒力度远超过我等本身的道行水准,这就是心魔誓言的恐怖之处。

    只有发出了这等誓言,本就结怨的法师们,才能放心的和对方合作,甚至,关键的时候,可以寄希望于对方身上,成为彼此的依靠。

    誓言时限持续到这场超大型灵异事件收尾时为止,即是说,即便中途遇到阴阳真人和全冷庵,他们三个也不能跑到阴阳真人麾下当爪牙了,必须执行我的命令。

    前提条件是,我的命令合理且公正,这样,他们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命令是否合理、公正?不用多说,大家都是老江湖,都长着一双洞察人心的招子,自然分辨清晰,根本不用废话。

    至此,我不用担心遇到阴阳真人时他们汇合一处,对我方形成致命威胁了,至少,在这场灵异事件中,这三位可以被当做‘铁杆道友’看待了。

    至于未来关系会怎样?那不是此时有精力去思虑的。

    完成了这一步骤,我正色,对三人说:“若果因着不可抗拒因素分散了,就请你们三位自行定夺。”

    三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很认可这道命令。

    挥手间,力场被解散,四人出现在烛光摇曳的楼层中,季秀、池醇和景膳一道看来。

    我微微一笑,轻声说:“侥幸和三位高人战个平局,蒙他们看得起,暂时,指挥职责落到我身上,大家多关照,团结一致才能最大程度的保命。”

    景膳倒是没有多少神态变化,他本就不是我们世界中的人,自然搞不清道行高低、地位上下的问题。

    但两位法师可不同啊,即便是散修,那也是见多识广、明白天下形式的散修,对道儿上森严的地位排置方式,简直是熟悉的不要不要的!

    骤然听闻我竟然在三尊大佬围攻下打了个平手,晴天霹雳一般,将他俩震的楞在当场、宛似木鸡。

    我的表现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这才造成了如此大的冲击力。

    虽没亲眼看到我们是如何打成平手的,但只从另外三人默不作声,隐隐听我号令的态度上,就能得知,我真的争取到了领队权利。

    两位法师震撼之后,就是满脸的敬畏神态了,想必,在心中刷新了对我的印象。

    “三位请坐。”

    我示意三个面色有点僵硬的大佬级伙伴席地而坐,然后,对季秀说:“麻烦秀姐将先时我们经历的叙述一番,重点是南郊的事儿。”

    “明白。”季秀慌忙答应。

    见我示意她坐着说,就没站起来,而是探身过去,将几根蜡烛点在我们围坐圈子的中间,然后,小心的打量三个新伙伴的脸色,没发现异常,松口气,这才口齿清晰的将我们一队不久前经历的事儿说出来。

    听闻南郊或许有一处天然驱邪地,三位新伙伴眼睛齐齐一亮,然后,认真的看向我。

    我默默点头。

    他们沉默不语,一直听完季秀的陈诉。

    听闻白门释放进来不计其数的行尸,中间有十几具银甲尸,他们齐齐动容。

    这时候我补充了一点,说是:“那弹出五枚指甲,杀了我方五名普通成员的银甲尸身上出现了部分金甲。”

    三人脸上控制不住的出现了震骇之色。

    并非害怕这具即将进阶的银甲尸,而是,这说明白门或许会在不久后,送来真正的金甲尸,且数量还不会少了。

    毕竟,第一批行尸都这样的强了,按照事物发展规律,后面的只会更加的棘手!

    “四爪红眸阴魂,行尸军团,噬魂异妖,这地方真热闹,为何偏生于我们身在此地的时候出现灾难?这不科学!”

    柏古拉咬着牙抱怨了一句,从一个特擅长降头术的顶级强者口中,吐出了‘科学’这两个字,我们感觉无比怪异,一道斜眼看向他。

    “本门主最近在研究科学的运用好降头术,咋地,不行吗?”

    柏古拉的脸更白了,翻着白眼来了一句。

    “行,谁敢说不行?柏道友兴趣广泛,这是好事啊!”我笑着嘲讽了一声。不涉及下命令的状况下,老子讥讽他几句,那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方门主牙尖嘴利,我所不及也。”柏古拉撇撇嘴后反驳一句。

    “好说,好说,你不用因此而崇拜我。”我嘿嘿笑着回应。

    柏古拉的鼻子快要被气的冒烟了,脸上的笑看着特假。

    “跟老子斗嘴,弄不死你!”我心里暗笑起来。

    赫连公尺无奈的看看我,又转头看看柏古拉,忽然说:“我们何时起程去南郊?”

    这句话出口,三眼罗刹跟着竖起了耳朵。

    “一小时之后吧。”我计算了一下,连场恶战,必须好好的休整一番,一小时后很合适,到时候我就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好。”三人一块回答,然后,齐齐盘膝运功不再言语了,都明白接下来的行动步骤,先得去南郊,确认那天然驱邪地到底存不存在?

    我淡淡一笑,示意两位法师季秀和池醇不要担心,已经掌控住局面。

    他俩点点头。下一刻,我们都闭上眼睛运功,景膳也抓紧时间小睡会儿,有防护法阵在,不用担心外敌入侵……。

    一小时后。

    我睁开眼,随意的幻化了形象,和三巨头较量时恢复了本来面目,但我知道,白头发在暗黑之中太惹眼了,所以,向外行走时,就化为救助戚家母女时的英俊形象。这个形象,楚念瑶等伙伴都熟悉。

    三眼罗刹看看我,不屑的翻了好几个白眼,我不稀罕搭理她就是。

    景膳被池醇背在身上,我们都穿戴上雨衣,然后,一道走出未竣工的大楼,在暴雨中向着南郊方向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