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77章 危誓时限
    “彭!”

    诅咒死降灵力被黑色漩涡给粉碎了,然后,漩涡猛地一震,变成了飞舞着的阴气碎片,并缓缓的消散一空。

    半空的花纹骨灰盒内发出一声惨叫,似乎,内中藏着的超恐怖凶灵受到反噬了,然后,体表那两个血字‘方钢’缓缓的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

    灵诅死降术被破了!

    骨灰盒黯淡无光的落回到惊讶的张大嘴巴的柏古拉手中。

    五分钟时间到了!

    “咻咻咻……!”

    小仙三女鬼和龙跃府齐齐飞回我身边,赫连公尺和三眼罗刹满脸不敢置信神态的收回各自手段,一道看向我。

    “你是如何做到的……?”柏古拉处于懵圈状态中,语声苦涩的追问了一句。

    “是啊,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那个黑色大漩涡是什么术?……怎么感觉连到其他空间去了?”

    三眼罗刹眼底都是好奇之色,跟着追问。

    “抱歉,罗刹阁下,本门主无可奉告啊!”

    我冷眼看了三眼罗刹一下,还记着她先时的德行呢,逮到机会,自然要原话奉还。

    闻言,三眼罗刹登时气的鼻孔冒烟!

    “你个大男人,怎么这样的记仇?”她怨气深重的喊起来。

    “我愿意,你咬我啊?”气死鬼不偿命的回应,同时挥了挥手,建立功劳的三女鬼和龙跃府回初代鬼棺中温养。

    “你这个……!”三眼罗刹咬住银牙,墨刀挥动,似乎要扑过来搏命。

    “拓跋道友,稍安勿躁。”赫连公尺出头了,身形一晃,已经拦在了三眼罗刹的身前。

    三眼罗刹身躯起伏数次,到底是抑制住了愤怒,默默的将手从刀柄上松开,其实,她之所这般愤怒,原因可不只是因为我气她的话。

    而是因为五分钟之内,三人联手愣是奈何不得我,这让高傲的拓跋玉銮难以接受,认可我年轻一辈第一人,对她这样的老牌强者而言,已经是最大褒奖。

    但事实证明,我不但可以和老牌强者们平起平坐,甚至,有超越他们的表现,这让三眼罗刹的心态瞬间失衡。

    所以,她这样的愤怒就是很正常的事儿了。

    和拓跋玉銮心态相同的还有柏古拉,他还站在血纸女肩膀上发愣呢,当然,已经停止了攻击,最后那一下,其实,他是最有把握打趴下我的。

    但做梦都没想到,他本身都无法轻易化解的新型灵诅降头术,竟然在我弹指之间烟消云散了。

    他捧着那只花纹骨灰盒,面上阴晴不定。

    看到我仰头看向他了,柏古拉才如梦初醒,先小心的将骨灰盒收好,然后,念叨几声咒语。

    血纸女‘彭’的一声崩散了,落地变成一块块血色的纸屑,哪还有先前的威风?

    这道混合类降头术确实厉害,我的三十六杆旗幡阵愣是破不了,柏古拉的强悍可见一斑,旗幡我早就收起了。

    和他的战斗其实一直处于胜负不分的状态中,但最后这一下,我暗中利用初代鬼棺的能力化解了新型降头禁术,举重若轻的模样,其实,隐隐的占据了上风。

    鉴于其他两方向的战斗等同平手,这就是说,五分钟较量,表面看是平手收场,但内在却是我方占据些微上风。

    这不具备压倒性优势,不能裁定是我方赢了,但‘平局中占上风’的结论是没问题的,这脸打的可不轻!

    三尊老辈高手拉下脸三打一的对付我这么个年轻人,不但没有赢得胜利,最终更是被压落到了下风,这让他们三个深感没面子。

    我看到赫连公尺的脸愈发的紫黑,三眼罗刹脸色发红,柏古拉脸更白了一分,总之,这个结果让三尊大佬没有心理准备,因而,气氛立马尴尬起来。

    哈哈一笑,对着赫连公尺抱拳拱手说:“五分钟时限已过,依我看来,咱们不分伯仲算是个平手,不知赫连家主是否是同样的看法呢?”

    这是送给他们下楼梯子,赫连公尺这等老狐狸自然知晓该如何做,他打个哈哈。脸色恢复正常,回礼抱拳说:“方门主所言甚是,这场较量,确实是平局。”

    “这是三位照顾了,方某知道,你们的杀招都没使用,要是用了出来,或许,方某就撑不住了。”

    我笑着附和了一声。

    这话没错,三尊大佬压箱底的手段没有全部施展出来。

    三眼罗刹最厉害的刀术和符箓手段并未发挥出来,柏古拉的死降手段也远远不止刚才的那一种,甚至,阴牌都没有使用过呢。

    莫硕华都有催动巨鬼的恐怖阴牌,柏古拉手中绝不会缺少这个的,但那是与敌人拼命时使用的阴牌灵降术,他算是控制住了。

    当然,最后的那一道灵诅死降有些过分了,但鉴于最终他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果,我就大度的不再追究了。

    赫连家主本已拿出的聚宝盆法器并没有催动,凡此种种,都说明对方留有后手,因此,我这话倒不是纯粹的谦虚。

    但反过来将,我这边也没尽全力不是?双眼能力暂时用不了就不提了,但我没有阴魂出窍施展连环鬼术吧?

    这样一算,其实,还是一样的效果。只不过,我只是说明他们没有尽全力,保存了他们的颜面罢了。

    都是老狐狸,自然知道我在送台阶给他们下,三人脸上神态变化一番,齐齐变回正常。

    “方门主,什么都不说了,既是平手结果,那就按先前的约定,我们三人愿意暂时的听从方门主指挥,但若是认为方门主的命令不妥当、甚至不公平,有权拒绝执行。”

    “时限设定在这场超级灵异事件结束的那一刻为止,这之前,我们是一伙的,事件结束后,各归各位就是,彼此的恩怨以后再清算,不知门主意下如何?”

    赫连公尺和两尊大佬暗中对了几个眼神,都是当世有名的大人物,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万万没有毁约的道理,即便心底再不是滋味,也只能打落牙合着血吞下肚子去。

    谁让较量切磋之前,都将话说满了呢?此时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即便是恶名昭彰的太降门,门下弟子阴险狡诈、没有信誉,但身为门主的柏古拉,可不能那样做,脸面还是要的,不同地位的人,做事方式可是远不一样的。

    随着赫连公尺的话,另两人同时对我拱手一礼,算是附议。

    心头暗爽,运气治疗新伤的同时,我却不敢掉以轻心,凝声说:“三位看得起,这是我的荣幸,但我们之间恩怨纠缠的太深,就这样合作难免隔阂处处。”

    “这样吧,大家一道用心魔发誓好了,具体条款,可商量着来,这是为我们能顺利合作所给出的保障,不知三位愿意发誓不?”

    我认真的看向三人。

    “方门主不提,我们也要提出这建议,没有誓言约束,如何就能和方门主合作呢?很担心不定何时会被你坑死!”

    三眼罗刹说出这话来,这女人不是不懂弯弯绕说话的方式,但就是不屑于隐藏自己的观点。

    其实,我倒是很愿意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远比和笑眯眯的柏古拉周旋较劲儿来的轻松。

    “本门主同意。”柏古拉笑不出来,深沉的应了一声,眼神狐疑的打量我。

    估计在琢磨着,我方才到底使用何等手段轻松破了他的降头术?

    联盟是暂时的,事件结束后,我们还是敌人,搞不懂因何缘由禁术在我这里失利,柏古拉心头的石头永远放不下。

    嘿嘿,急死他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