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71章 术无邪人生恶
    第871章术无邪人生恶

    收回了眼神,我挥了挥衣袖,淡淡的说:“很好,都是天涯沦落人,那就谁也不用笑话谁更狼狈,彼此也不用绕圈子了,……说说吧,当此形式,你们和本门主遇到了,下一步,打算如何做呢?”

    我指了一指窗口位置,从那里能看到几座耸立着的巨门,他们当然也明白我的意思,这是要他们做决定,这种环境下,到底是敌还是友?

    话音一落,三尊大佬齐齐沉默起来,此地的气氛变得无比沉重,压到了大家的心头上……。

    许久后。

    拓跋玉銮看向赫连公尺和柏古拉,眼中都是询问之意,显然她拿不定主意了。

    和我仇深似海不假,但复制之城里出现异度空间邪物军团更是要命的事儿,如拓跋玉銮这等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女强人,当然明白此时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别看都是当今天下数得上号的顶尖高手了,但陷落到复制大城中,谁也牛不起来!保命都成了难题,只不过开启了三道门而已,已经让我们感觉无比惊悚了。

    邪物数量太多了,高手也多,这不是逞能的时候,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机,个人仇恨在这等天灾面前,其实,已经变的微不足道了,问题在于,此时,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

    凡俗的世家能够选择里子,那是因为世家之内商人居多,自古以来商人最是重利,有利可图的时候,面子自然就不重要了。

    比如蔡家,这个大世家能量巨大,完全有本事和茅山鬼门一拼,但他们权衡利弊之后,就很是识相的对我表达了支持的态度,并不会因着蔡大少的那件小事儿和我翻脸,而是选择了另一条路,以此去换取更为繁荣的机遇,这是赌上它一把的意思。

    因为,这其中是有风险的。

    这么说吧,要是茅山鬼门和养鬼宗在战斗中打输了,那么,支持我方的蔡家势必受到连累,损失会很惨重,但反过来,茅山鬼门赢了的话,蔡家自然水涨船高、盈利丰厚。

    但道儿上的高手们完全就是另外一种思维模式了,都有一种身在红尘、但早已经脱离红尘世界的自我超然感,这种状况下,心理上更是自尊自恋的厉害。

    如眼前这三位身在神坛上太久的巨头,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放下面子和个人恩怨,先集中精力应付眼前的危机?这就需要他们于心里好好的权衡一番了。

    “方门主,容我等商议一番。”赫连公尺眼神一暗,发紫的脸上闪现一道黑气,沉吟着说出这话来。

    “悉听尊便。”我淡然一笑,摆摆手,一副随意的样子。

    三尊大佬行到一边去,挥手间布置隔绝类小型力场,我就听不到他们说话了,因着选择好了角度,也看不到他们嘴唇的动作,即便会读唇语,也无法搞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

    “方门主,这三位可是一个比一个更恐怖啊!那三眼罗刹心狠手辣,杀鬼驱魔、毁灭敌人从不手软,赫连公尺的压胜术已达到非常恐怖的境界,随意出手就能镇伤同级高手,端得是厉害无比。”

    “最可怕的当属太降门主,这看着像是胖佛的家伙,邪气凛然不说,一身的降术简直能吓得人鬼胆颤,这是降术中最厉害的顶尖高手,手段残忍,听闻,他手上的法师人命至少五百名以上。”

    “这还只是他个人的战绩,太降门弟子和护法们不知害死过多少人?乃是道儿上谈虎色变的存在。方门主,你真要和这样三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家伙联手结盟吗?小心被他们反手间阴死。”

    池醇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了这么一番话,季秀也是一脸谨慎的样子,显然是一样的想法。

    我当然了解他们的感受,这世界无论怎样的法师,和这三位相处都会有胆颤心惊的感觉。

    三眼罗刹‘手黑’是很吓人,但也远远比不上诡异莫测的压胜术和降头术来的恐怖,这份恐怖感,对法师们而言也是一样的。

    厌胜术和降头术借用各种不可查的媒介施术,来无影去无踪,防不胜防,不定何时就会中术,偏偏自身还不晓得,一旦发作就是极端厉害的展现,非常的吓人,无怪胆大的季秀和池醇也这样的谨小慎微。

    只是因为,道儿上的法师们,在这两种诡异法术面前吃过太多的亏了。

    “两位,无须担心,这三位是恐怖,但不要忘了本门主擅长的是什么?我麾下的鬼怪们对付别的类型法术并不算给力,如,对上阳雷和五行法术,鬼魂们很容易受到伤害,但有利有弊,对付阴邪型的厌胜术和降头术,鬼魂们比谁都敏锐。”

    “有心预防的状况下,加上,我们的道行水准相差不大,他们只要敢暗中施术,我就能察觉到,对付这两种手段,其他门派或许很为难,但茅山鬼门可是非常擅长的,所以,不用过于担心,他们翻不起大浪来。不过,这三位可是真正的大人物,能不能拉下脸来和我这个大敌联手还不好说,得看他们商谈的结果。”

    我笑着安抚他们一番,要只是我本身的这点经验,还真就不敢说话这么满,但谁让我觉醒了前生的记忆呢,林铭汝一生对这两种术可是有着深入的研究,特别是,他还发明了几种预防手段,只要提前施展,在和对方道行水准相差不大的状况下,对方暗中一下手,就可以及时发觉,从而避开祸事。

    只说发明创造这一方面,林铭汝确实无比的厉害,我都很佩服他,要不是他入了邪道创建阴阳养鬼宗遗祸天下,我都要敬畏他了。

    自己敬畏自己吗?这话听着真搞笑,但在我而言是很认真的说法,因为,我一直自认为,自己和林铭汝是绝对不同的两个人,本质上有着天壤之别,哪怕是同一道灵魂转世的,不一样它就是不一样!

    我就是我,不是别人,更不是林铭汝!

    “噗嗤!”季秀一笑,伸手捋捋发丝说:“我们倒是忘了,只说恐怖,养鬼师高手比这两种邪术的高手那可是分毫不差的,甚至,在恐怖级别上,养鬼师才是世上第一。”

    我的脸霎间就僵硬了,虽然这是人们心底下的真实感觉,但季秀你这样直白的说出来,感觉好生怪异的说。

    “咳咳……,门主勿怪,我只是说术法给人的感觉罢了,数百年来,茅山鬼门已经竖立起自家独有的风骨,养鬼师不假,但却是天下最让人信任和敬畏的养鬼师,你们,和阴阳养鬼宗不同。”

    季秀看看我的脸色,意识到失言了,就抿嘴一笑,忙补充了一句。

    我的脸才缓和下来。

    “哈哈……,方门主也是个喜欢较真的人啊。”

    旁观着的池醇笑着打个圆场,冲散了些微的沉闷感,我也知道这两位在说笑着调节气氛,虽释然,但心底却有些难受。

    养鬼术被世人归结到邪术之中,这是世界对养鬼师的误解。

    师尊言,只有使用者的善与恶,没有术法的邪与正,这种观点想要深入人心,还需要长久不懈的努力。

    笑了声,认真看向两人,凝声说:“我师傅稻花真人说过,法术永远没有正邪之分,有区别的始终是人心……。”

    季秀和池醇同时一愣,然后,若有所思,沉默不语了。

    显然,他们意识到看似随意的玩笑,却触及了我的某种底线,所以,此时都保持沉默了。

    人的观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季秀和池醇是散修,但他们的言行已经反映出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看法了,这让我有些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