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69章 歇客黑楼
    闻言,我沉重点点头,从包中掏出多枚冥晶递过去,老村长和一众龙柳村的水鬼接着,然后,齐齐回归初代鬼棺之内调养伤势。

    龙跃府也回去了,缝头女鬼顾瑛先时并没被放出来,总感觉她的道行即便高深了,战斗经验也是不成的,想要重用她,还需要一段时日的磨练。

    小仙、萧宝儿和金禾娜她仨留在了外头做保镖,使用冥晶,悬飘在一边吸收着,努力修复着大战带来的伤势。

    示意保镖队长池醇搀扶我起来,走到楼门位置,利用冥晶简单的布置了防护法阵,不到青衣鬼级别的邪物,无法突破进来,我们需要一段时间修整,不然,没有力气继续赶路了。

    做完这些,我才被池醇搀着走了回来。

    让女法师季秀点燃几根蜡烛,摇曳的烛光驱散了黑暗,照亮楼层。

    看一眼依着水泥柱子连连喘着、神态怔然的少年景膳,忽然一笑,说:“你小子的命真大,那么多人,没想到,最终只救回你一人。”

    这话一出口,景膳就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短短时日内,见到的东西也未免太多了吧?亲眼看到那么多的行尸围杀而来,看到守护他们的保镖和法师死无葬身之地,看到朝夕相处的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身死!

    特别是最后关头,明明已经救出来了,眼看着就要安全了,那五人却被银甲尸的指甲射杀了,那种心灵上震撼感,早就将这个少年吓得失魂落魄了。

    分配给他的桃木武器早就不知丢到何处去了,可见他的心理处于多么糟糕的状况,这种状态不妙,很快就会心理崩溃!

    我故意刺激他一句,还好,少年哭了出来,就能将所有情绪哭出来了,心理也就能稳住了。

    这道理两位法师也懂,所以,他们看我一眼之后,并没有过去安抚或劝慰,命大的景膳哭出来总比憋着要好,就让他尽情的哭吧!谁说男孩子不能哭、必须勇敢了?哭泣,有时候也是自我保护的方式。

    我们三个都没多管,自顾自的走到一旁席地而坐,脸上神态都无比的沉重。

    “这是第三座开启的大门了,从黑门开启到现在,根本没多少时候,难道,在随后的一天时间内,十三巨门都会开启?要是那样的话,整个山海都将成为邪物的天下,数量太多,恐怖的高级别邪物也太多了。”

    “方门主,我们的力量单独拿出来还行,但正面对上集团军般的邪物,确实太吃力了,这么惨烈的战斗,最终却只能救出这么一个幸运儿,说实话,我有点沮丧。”

    副队长季秀打量我一眼后,缓缓的说出这话,只有我和池醇能听到这些话。

    那边哭泣不停的景膳受的刺激够大了,我们的谈话就不必让他听到了,刺激过头直接失心疯了可咋整?

    我沉吟半响,缓缓说:“一般而言,事态的发展都是最开头时猛,然后,就会放缓,到了后期,会有个大发作的时间段,灵异事件一般都有这种规律,好像是为最后的发作蓄势。”

    “按这种规律计算,三门开启,应该就是个比较猛的开头,之后,就该是平缓期了,慢慢的累积,到了一定时段,剩下的那些门或许会接二连三的都打开,释放出更多的邪物,种类也会更多。”

    “以三门为例,它们分别连接一个古怪的空间,只有紫门后的世界我算是比较熟悉的,那里连接噬魂沼泽,但其他两门连着哪里,我一点都不清楚,更不晓得时间延长下去,会有怎样的邪物,从已开启门中渗透到我们的世界里来。”

    “剩下十座没有开启的门到底连接着哪里,是让人揪心的事儿。你们说,有没有可能不单单是邪物入侵,其他空间的法师和高手也会不甘寂寞的探索而来呢?要是遭遇其他世界的人,是敌是友可就是个大问题了。”

    我提出一直在琢磨的事儿,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谁说一定是‘非人类们’入侵复制之城呢?人类可不是甘于寂寞的种族,难保没有野心勃勃的家伙,想要过来一探究竟。

    “方门主想的周全,看样子,我们不但要应对源源不绝的邪物军团,还有可能和其他空间的法师高手对上,对方到底是怎样的态度,那可真就难以琢磨了。”

    “越来越复杂了,怎样才能终结啊?难道就被动的等待着事态发展,然后,最终自行终结?我们能抗到那时刻吗?在你我用尽心力的保护下,六名成员明明救出了包围圈,却还是被银甲尸追上来击杀了五名,事实证明,这地方的邪物着实厉害,让人心生寒意。”

    池醇蹙紧眉头,说出自己的见解。

    我们谈话的功夫,那边的少年景膳哭够了,逐渐收声,然后,无力的依靠着水泥柱子,闭上红血丝遍布的眼。

    我感应了一下他的状态,暗中点点头,总算是稳住了,少年不会发疯,这就好,哭泣确实很治愈的说。

    “没别的办法,眼下的形式无比危险,我们只能先去南郊和伙伴们汇合,要是运气好,那里真的是天然驱邪地,就能守住更多的普通人了,你我都秉持积善行德原则做事,能多救一个也是好的,量力而为,注意着别将自身搭上。”

    “组建完安全驱邪地,我得想办法找寻更多的法师,组成强大的战队,不然,一旦有事,根本无法和邪物们抗衡,只说刚才的银甲尸战队,就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琢磨一下,暂时,只能先这样的计划了。

    要是灵异窗口可以随意使用就好了,可以向着全城发布讯息,就能尽快的召集法师汇聚一处抵抗邪物入侵了。

    偏偏此时一点好办法都没有,灵异窗口不敢使用,怕刺激的其他大门提前开启,电视台那里无法突破过去,没法利用上,信息联络问题,成了眼下最棘手的事儿。

    “两位,你们也是见多识广的,想问问,还有什么好方法能向全城的法师通讯吗?”我看向池醇和季秀,当自身没辙的时候,多问问他人总是没错的。

    季秀琢磨一下,缓缓说:“我是没法儿了,某些大型的法术,一定会刺激到不稳定的能量,那些没有开启的门都像是悬头利刃,谁敢刺激它们?只是目前输送进来的四爪红眸阴魂、噬魂异妖和行尸军团就将我们迫的东躲西藏了,要是再刺激一下,指不定会出现怎样的怪物呢。”

    我了然的点点头,这就是我们所顾忌的东西,不然,早就有办法通知全城的法师了。

    池醇忽然说:“我听说有某种大范围传音的法术,可以将声音传遍整个区域之内,让所有生物听到,……可惜,我不会啊。”

    眼睛本一亮,但听到池醇说不会的时候,恨不得骂出声了!“不会你说个什么劲儿啊?我也不会这种法术好不?”

    在脑中拼命搜寻一番,林铭汝的经历中倒是接触过这种神秘的声音类禁术,但林铭汝本身并不会大范围传音之法,茅山鬼门中也没有类似的传承。

    星芒法术和封藏大手印传承中,也没有涉及这方面的记载,总而言之,我们几个都知晓世上有这种奇门法术,可谁都不会使用,徒唤奈何啊?

    “要是能遇到会这种法术的人就好了。”我挠挠头,嘀咕一声。

    正在此时,楼外传来‘咔吧’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踩断了枯枝。

    虽然暴雨声很大,但也无法阻拦我们听到声响,我立马竖立手指到唇边。

    那边,不知何时睁眼看过来的少年景膳,立马闭紧了嘴巴,他转头,借着昏暗烛光,紧张的看向黑漆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