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63章 登楼破窗杀鬼
    第863章登楼破窗杀鬼

    楚尘朝反应特快,立马明白我的意图,他想了一下,招来一名保镖吩咐说:“去联系小区物业,让他们联系小区住户,然后,你拿着这个……。”

    说着话,楚尘朝掏出支票本来。

    此时电脑失灵,无法转账,但楚家专用的支票还是有信誉度的,楚尘朝在几十张支票下方签名,看向保镖说:“去将小区种所有能用的小型车都购买下来,开支票付账,不管是比原价高多少倍,你都尽情的填数字就是,务必将车子购买下来,备用的车胎和汽油之类的东西,全准备齐,领着兄弟们一块去,抓紧时间……。”

    财大气粗就是好,楚尘朝挥舞着支票本,只要小区住户手中有还能使用的小型车,价格随便开,即便是天价,保镖也可以在支票上添了数字购买下来。

    这名心腹保镖带上十几号人领命而去,联系物业管理人员的事不用我们费心,估计,这过程至少也得折腾个四五十分钟吧?

    我在窗口处看到不少人披雨衣、打着伞的奔向各栋楼。

    小区有三十多栋楼,都有十几层高,住户真的不少,私家车在山海很普及,节约成本的小型车数量也不会少了,基数众多,其中没准儿就有十几辆还能用的,那就太方便了。

    要的就是这个!至于楚尘朝会因此签出去多少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走出这间屋子,将讨论结果通报等待着的伙伴们,大家听说南郊天然驱邪地的事儿,心底升起希望,都迫切的等待着车子的出现。

    在这的窗口隐约可以看见各栋楼之间有人影在晃,显然,因此事都在忙活着,即便住户答应了转让车子,也得打开车库门检验车子好使不,好使的车子像是漏网之鱼,鬼知道还能有几辆?能不能凑上十几辆?我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等待的时间是很难受的,我起身到窗口想要点一根烟吸,猛地眼瞳一缩,然后,直直的盯住十七栋楼八层左右的位置,那里,隐约出现几只漂浮着的四爪红眸鬼魂,此时,它们正向着楼内渗透。

    我能在大雨和黑暗中看到它们的躯体缓缓渗入楼体的场景。

    鬼门的规矩摆在那儿,要是没看见或实力不济也就算了,但看到了,且有能力驱魔的情况下,本门的人就不可见死不救、作壁上观,那是祖师爷和师傅都不允许的。

    香烟塞回烟盒之内,眼睛一眯,转身对几位法师吩咐:“我出去一会儿,你们守着这里,车子来了,马上找开车技术最好的保镖当司机,熟悉车子性能,尽快的行动。”

    ('gad2;}h(ex){}“大哥,你这是……?”楚念瑶不放心的追问一声。

    “没事,看到一些阴魂杂鱼,不能坐视不理,很快的,不耽误事。”

    我微笑着回应一声,然后,当着伙伴们的面使用障眼法,幻化为更英俊的男人。

    先时,入小区的时候,我又是头盔、又是雨衣的,小区的人看不出我是方钢,此时要出去,还是得幻化一下,要是因着大影星方钢而引起轰动,岂不是耽搁正事?

    “真能臭美……。”林妍薇白了我好几眼。

    也是,我此时幻化的样子就是教训蔡大少时的模样,比本人还要帅气一分,下意识的,很喜欢这个形象,不自觉的就用出来。

    尴尬的笑笑,顶着大家伙含义复杂的眼神,走出房间。

    路过此地的小区居民都会多看我一眼,谁让自己烧包的幻化成大帅哥模样了?老头老太太都喜欢多看一眼,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时间不等人,找个没人注意的时段,化为一阵风,冒雨向着十七栋居民楼狂奔过去,速度超快,一眨眼就到了楼的下方,没有时间去走楼梯了,脚一点地面,拔地而起!

    在楼体上点了几下,借力升腾到八层楼位置,阴阳眼正好看见三只四爪红眸阴魂渗透到某个卧室之内。

    卧室中点着台灯,隐约看到一个漂亮女人抱着个十岁左右的短发可耐小姑娘,正对着一本画册讲故事。

    估计,鬼魂攻击之前,她们是看不到的,根本未曾发觉。

    三只鬼魂举起了十二条手臂,十二只鬼爪正对着这对可怜母女,下一刻,就能将她们的身躯撕碎!这些四爪红眸鬼魂非常的残忍,杀人毫不犹豫,和一般的鬼魂不一样,可能,黑门连接的空间中,鬼魂就是以生人为猎物吧?那个世界的规则和我们的世界不同……。

    没时间多想了,遇到了这种事,就不能干看着。

    一挥手,哗啦!强化过的玻璃窗被我用法力引的向外破碎,玻璃碴子都向着外头飞溅,以免伤到里面的母女,而我已经化为一道光冲进卧室,桃木剑出鞘,好像是打过几道闪电,咻咻咻!快速的在三只最多只有红衣厉鬼级别的鬼魂眉心处进出数次。

    随着惨叫,它们的爪子凝定半空,然后,‘噗噗噗’的化为一道道黑烟。

    “啊……!”

    女人抱紧孩子,被突然闯进来的我吓得魂不附体、惊声尖叫。

    “妈妈,是那个坏银叔叔……。”

    很是熟悉的童声传来,女人的尖叫声霎间收敛……。

    ('gad2;}h(ex){}我持着桃木剑,正想着如何向这对母女解释自己的行为呢,冷不丁的被小丫头一句话定在当场,眼睛睁大,看着女人怀抱中的小姑娘,愣愣的说:“原来是你……。”

    这对母女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确切的说,是和我这个幻化过的形象有过一面之缘。

    就在不久前,在我教训蔡大少之前,在自家城市郊外公路上遇到辆红色小跑,其中,金发女郎开车,她和短发女孩的对话让我印象深刻,言谈间将我幻化的帅气男人定性为‘坏银’了,这是伤自尊的事儿,我当然记着。

    但琢磨着金发女人肯定是遇人不淑,对男人有误解,也就释然了。

    不想,竟然在这样的状况下重逢了?

    人有千千万,这都能遇上?怀疑这对母女和我的上辈子有某种纠缠不清的关系,不然,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身穿睡衣的漂亮女人披着黑长发,哪有金发的影子?果然,她开车时戴着的是金色假发,当时我下意识的记了她的车牌号,现在回想,可不是嘛,她的车牌就是山海的,难道那时候是带着女儿在自驾游?对头,这是很有可能的事儿。

    瞬息间我理清了头绪。

    “呃……,这位女士,不要尖叫,我没有恶意,方才是因为……。”急急解释着,不知如何说明才好。

    刚才还惊魂未定的女人却快速的平静了下来,看我一眼后,冷冷说:“不用解释了,我看到你灭杀它们的场景了,刚才只是受到惊吓时下意识的反应罢了,其实,我们母女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女人的一番话出口,我霎间惊了,眯着眼看向她:“难道,你是同道中人……?”

    “严格来讲还算不上,十年前遇到过某位隐士,得到传授,跟着修行了一段时间,会一些小手段,简单的杀鬼捉妖还可以,但刚才那三只,不是我这半吊子水准能应付的,只能保持镇定装看不到,打算突然袭击,带着女儿逃命,紧要关头,你闯了进来……。”

    女人捋捋头发,抱紧听不明白我们在说啥、眨巴着大眼睛的女儿。

    “你开阴眼了是吧?看到那些门了吧……?”我指一指外头的远空。大雨倾盆,一道道巨门耸立在天地之间,散发浓重鬼雾。

    “看到了,但不知何意?”女人点点头,眼神有些迷茫。

    “你丈夫呢?”我打量卧室门口一眼。

    “死了!”

    女人淡淡回应,于淡漠中带着极致的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