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54章 楚屋
    跑了两分钟,我放心不少,路上停摆的车子都在冒着烟,车主们着急的打着电话找人拖车、维修,但没有失去理智的现象发生。

    即便是相互撞上的,也只是据理力争谁的责任更大罢了,并没有几处打起来,这说明,那种刺激性的波动是随机释放的。

    先前肯定是释放到那广场中了,刺激的周边的人失去理智,但只是在局部起作用罢了,并未笼盖全城,这就好啊!

    只是单独的某些小区域中局面失控,不是整座城发疯,那就能让我提着的心放下一大半了,估计,凯厮璇大酒店不会那样‘走运’的被刺激性波动‘照顾’到吧?那是多小的几率啊?不会的。

    这样安慰着自己,高速跑过很多路段,没有施展障眼法,都是些复制来的人,没必要对他们遮挡什么,再说,不久后要通过当地电视台对本城的法师们发出集合令了,更不用在意复制品们的想法了。

    凯厮璇酒店出现在眼前,灯火通明的,在黑暗环境中最为华丽,看到门口的警卫和迎宾们神态正常,我总算是放心了,不管怎样说,那种引发乱子的刺激性波动,没有落到这里来,这就是万幸了!

    门卫是认识我的,我直接冲进了酒店,然后,一边沿楼梯向上跑,速度奇快的跑到九楼,此时展现的是真容,为了省时间,直接将朋友们房间的房门踹碎了。

    衣冠不整的林妍薇、冷杉、楚念瑶她们惊的花容失色,看清楚是我,不由的埋怨起来,问我发生么疯?

    哪有功夫解释?继续去踹其他朋友的房门,运气吼着:“大家都来楚尘朝所在的套房集合,有重要的事儿要说,一个都不许少,快点,再快点!”

    听到我的声音,其他房间的住户都被惊动,骂骂咧咧的出来。

    某个房门在我前方打开,一个胳膊上都是纹身、脖子上戴着指头粗金链子的彪悍青年指着我就骂起来:“哪来的孙子,敢打扰哥们的兴致?找死,咦,你不是方……?”

    隐约看到有个卷发女子跟在此男身后,无疑,这是惊扰到人家了。

    本来我有些过意不去,但混的很牛的家伙说话太凶残了,说什么孙子、找死之类的词汇,哎呀,真是胆肥了!加上他这一出一看就不是好人,我可就忍不住怒气了。

    “滚开!”我风一般的冲过去,闪电一脚踢在对方的下巴上,这厮惨叫着在空中翻滚起来,彭!砸在远处的墙角,骨头断折的动静‘咔咔’响起。

    “啊……!”

    他身后穿着吊带裙的浓妆女人尖叫起来,我几乎顺手一巴掌扇出去,但不愿打女人,就半途收住了这一巴掌。怒喊着:“死开,别挡路。”

    浓妆女人哆嗦着避开,我狂暴的冲了过去。

    其他房客开门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没有一个敢出声的了,我一脚将人球般踢飞的场面太彪悍了,镇住了这些身份尊贵的客人。

    朋友们都捂着嘴巴、眼带惊讶的跑过来,然后,楚尘朝的房门在没有被踹之前就自动打开了,身穿黑裤白衬衫的楚家家主楚尘朝蹙眉看来。

    “快进屋去。”

    我瞪了他一眼,以往打过交道,楚尘朝当然知道我的本事,一看我这样惊慌,他的脸上闪过震惊失措的表情。

    我一下子就冲进屋内,然后就是一愣。

    一个二十七八岁、极为美丽的女人穿着睡衣躲在一边。

    我的眼瞳不由一缩,很清楚了,这女人是楚尘朝的相好。

    一众好友紧跟着跑进来,楚念瑶一眼看到躲在父亲身后的女人,一下子站定,粉面寒霜,狠狠瞪了那女人一眼,扭头看向神态有些尴尬的楚尘朝,轻声说:“爸爸,你倒是很有正事儿啊,怎么,这就琢磨着给我找后妈了?”

    “呃?那个……,这是你刘姨……。”楚尘朝被堵在那儿了,这场面一定是预想不到的,他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那个女人似乎很是害怕的走过来,对着楚念瑶讨好的笑笑,张嘴欲言……。

    “别,我没工夫听你说话,先出去吧,我们有事商议。”楚念瑶眼神寒冰一样的看了女人一样,直接下了逐客令。

    “朝哥……!”

    女人眼角带泪光,身子微微扭着,惹人怜的对着楚尘朝来了一句,故意拖长的尾音,让我们都感觉鸡皮疙瘩暴起。

    “你就先出去吧。”楚尘朝蹙着眉,对着女人下令,女人瘪瘪嘴巴,眼睛红的够呛,泫然欲泣的模样……。

    我看着女人白莲花般的表演,直叹厉害,这女人露在睡衣之外的每一寸皮肤都在演戏,厉害的紧啊,可不光是长相漂亮,心机城府绝对牛,不然,岂能让楚尘朝时刻带她在身边而离不开?

    周娴舫领着楚念缺失踪不算太久吧?楚尘朝就心急的找好替补了?但也可以理解,毕竟,这女人不说是风华绝代,那也是身段出众、魅力奇大的佳人了,楚尘朝岂能不动心?

    女人欲哭不哭的走了,即便这时候,神态也是相当美的,走动间风摆荷柳,弱女子形象爆棚,男人看见了只会升起保护心理,白莲花总是惹人怜惜的不是?

    女人一走,房门立马关闭,走廊中某男惨叫的动静被隔离在外。

    那家伙浑身凶焰,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好人,即便没有人命在身,也是个横行霸道欺负人的家伙,所以,我才狠狠的给了他一脚,算是惩戒了。

    若是无辜的普通人,即便挡道了,我也不会下重手,但对这种混出地位的家伙,我可就不会客气了。

    “大家都坐吧。”毕竟是历练出来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楚尘朝很快就恢复了镇定,邀请大家在沙发处落座。

    跟着我进来的人不少。

    林妍薇、楚念瑶、冷杉(张星霜)、左星媛、鲁雅、吴灿和她俩的父母,加上十几名少男、少女,这都是跟着鲁雅她们来山海看演唱会的同学,里外里的,这里聚集了二十多人。

    我看了一眼楚尘朝,对这个便宜爹,心里啥感觉都没有,虽然从血缘上讲,他是我的父亲,但他没尽过责任,即便不是他的错,我和他之间却很难产生父子情了,这和妈妈马若暖的状况不一样。

    对妈妈的感觉分外重,所以,我目前只打算认回妈妈,这个便宜爹没有认回来的想法,楚家偌大的家业,我也不想继承。

    我是法师,对豪门世家的商业运作不感兴趣,楚尘朝还算是康健,多找几个刚才那样的女人,生几个男娃做继承人是不费劲儿的,甚至,我怀疑他外头有不少私生子,这样算,于血缘上讲,我是不是和很多年轻人是兄弟姐妹?

    心中想法纷乱,但我只对楚尘朝讲了一句话。

    “不要多问,要想保命,马上将楚家隐在暗处的保镖和法师们全部叫进来,下严令,让他们从此时起听我指挥。”

    闻言,楚尘朝和朋友们一道吃惊的看向我。

    楚尘朝深深看我一眼,然后,眼神坚定起来,当日,我在死降下救过他的场景肯定是深入骨髓的,他当然明白我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既然这样说话了,那肯定就是出大事了,毕竟是做家主的,马上就有了决断。

    他拍了三下手掌,房门打开,黑西服男子走来,楚尘朝附耳说话,黑西服点头,领命离去。

    不一会儿,从屋外陆续的走进来数十人。

    我的眼神移过去,很快,锁定三名身穿普通衣物的女人,她们身上都有强大的法师波动,无疑,这是专门保护楚念瑶的女法师。

    看向三位女法师,我的嘴角慢慢挑起一丝笑意,然后,眼神转到其他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