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49章 话阴阳云黑门
    五层高的茶楼装修的古色古香。

    我幻化了形象,随着全冷庵一道走进造化茗楼,早有身穿旗袍的女招待迎上前来,全冷庵随意的说了几句,女招待满脸都是笑的引领我们走到最顶层的某个大房间之前,然后,收了全冷庵给的小费,退了下去。

    不等我们敲门,门已经无声的打开了。

    心重重一跳,开门的是一只看起来无比美丽的女鬼王,此女身穿绣着花纹的旗袍,却用高跟儿前面的脚尖部位点着地面,那种怪异感就别提了,好在此时她的形象很漂亮,并不吓人,也没有鬼气散出来,打眼一看,还以为是人类美女呢。

    “戴姐姐好。”全冷庵很是礼貌的打着招呼。

    显然,女鬼乃是鬼王级的,在养鬼宗之内有些地位。

    鬼眼黑光一闪,女鬼王挤出笑意,说:“小庵到了,快进来,主人等你许久了,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鬼门方门主吧?”

    我散开障眼法,露出本身样貌,抱拳,不卑不亢说:“正是方钢。”

    “快快有请。”女鬼王笑的更甜了一些,摆手示意我们入内。

    迎面是一架高有两米的大屏风,上面绘制的是富贵牡丹,一看就是出自大师的手笔,和普通的屏风不一样。

    转过此物,就见背对着我们端坐了一个男人,背脊笔直,身穿简单的白衬衫,头发梳理的整齐,听到动静,此人缓缓站起,然后,慢慢转身过来,脸上并无笑意,但英俊一如往昔,正是我见过数次的阴阳真人。

    不过,他的这个形象,我始终就觉着看不穿真假,想到自家有林铭汝以假乱真的纸人替身术,可不敢保证阴阳真人就没有类似的或者更高明的法术,弄个假的样貌出来,反正,我就当眼前的英俊男子戴着面具好了。

    要是真信这是他的真面目,那我岂不是蠢的要死?

    “方门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板着脸的阴阳真人和我客套一声。

    “弟子见过师尊。”全冷庵急忙上前施礼,一板一眼的很懂规矩。

    “一边站着。”阴阳真人随口吩咐一声。

    “是。”全冷庵急忙应下,规规矩矩的双手交错放在身前,站到师傅之侧,暗中递给我一道眼神,意思是让我稍安勿躁,说话时注意语气和方法。

    看到阴阳真人摆架子,我本来有点生气的,但看到全冷庵的眼神,心头一软,只能暗暗点头。

    “宗主客气了。”我随口敷衍,然后在对方示意下在对面落座。

    阴阳真人拍拍手,那个女鬼王脚尖一点一点的端着茶盘上前,亲手为我俩斟茶。

    我看的是浑身冒汗,这样使唤鬼王真的好吗?果然,养鬼宗手段比鬼门残酷多了,在鬼门,绝不会让鬼王级的做此事,如龙跃府那样的,总不能当服务生给我倒茶吧?阴阳真人这不但是在摆谱,也是在给我一个下马威,果然老辣!

    “多谢。”我看向女鬼王道谢。

    女鬼眼睛一闪黑光,深深看我一眼,抿嘴一笑说:“门主客气。”然后,懂事儿的站到一旁候命去了,着实将自身当成丫鬟了,还很是熟稔的样子。

    房里灯火通明,透过玻璃窗能看到外头漆黑的吓死人,这不正常,但我此时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管。

    阴阳真人示意品茗,我谢了一声,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后放下,看向眼神阴晴不定的阴阳真人,忽然说:“宗主想必了解方某来此的目的了,给个痛快话吧,我和庵庵的事儿,你是怎样的态度?你我时间都紧,没必要绕圈子,咱们开门见山好了。”

    抬头看我一眼,阴眼真人眼神淡漠的像是看着一块石头,抿抿嘴,他缓缓的放下茶盏,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几下,笃笃笃!

    随着这动静,屋内的气氛宛似凝结了,我一动不动静静看着,毫不动容,但眼角余光看到全冷庵的额头上出现冷汗了。

    从阴阳真人的动作上,谁也看不出他心头所想,到底是赞同还是反对,他没有开口之前,谁都琢磨不准,这是真正喜怒不形于色的邪道巅峰大高手,一举一动都让人无法猜测,厉害至极!

    要不是老子历练的多,还有林铭汝那一世的经历支撑着,面对这尊邪道巨擘,估计,气势上会被瞬间压落到下风,此时嘛,倒是能勉强的维持着,这已经是极其惊人的事儿了,毕竟,我的岁数摆在那里。

    虽然地位上和对方持平,那只说修行的年头,拍马都赶不上对方,能在对峙中不落下风,已是超常发挥了。

    敲了桌面三下,阴阳真人收回手指,依着椅背,仔细的打量我一眼。

    我就感觉宛似刀锋从身上划过,隐隐生疼,心底吃惊,面上却不会展现分毫,甚至,强大的意志力控制着,冷汗都不会沁出一滴。

    “方门主很心急嘛,其实,不用这样着急的,你我相见的机会不多,何不好好品茗谈天说地一番?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岂不是扫兴?”阴阳真人的话相当难听。

    “阴阳宗主,实话实说,本门主没心情和你在这聊侃,所谓明人不说暗话,宗主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我都接着就是。”

    我冷笑一声,也没客气,故意忽略阴阳真人身边对着我直打眼色的全冷庵。

    要知道,即便我和全冷庵要好了,也是鬼门之主,那么,面对阴阳真人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落了鬼门的威风,这是身为门主必须背负的责任。

    “好,有勇气,很果敢嘛,稻花道友培养了好的继承人,着实让本座羡慕啊。鬼门和养鬼宗的恩怨由来已久,方门主,你觉着本座会答应你和小庵的事儿吗?简直是胡闹!”

    “你俩八字犯冲,并不相配,听本宗主一句话,乘此机会,干脆就一刀两断吧,不然,你我都很难做不是?本宗主无法对宗内上下交代,方门主想必也无法对门内长老们交代吧?”

    “师尊,弟子……。”全冷庵一听就着急了,顾不上别的,就要说话。

    “嗯……?”

    阴阳真人扭头看了全冷庵一样,吓的她不敢继续吱声了。

    “阴阳,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脾气,既然认准了,就没有退缩的道理,我和庵庵的事儿,不管你答应与否,该如何发展还是如何发展,不会因着外在因素而改变。至于两宗其他人的想法?说实在的,本门主不在乎。”

    我的倔脾气上来了。

    “方钢,你可不要后悔。”阴阳真人脸色一变。

    “有什么可后悔的,庵庵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拆散我们。”

    不知为何,心底热血激荡,话赶话就这么说了出去,话一出口,登时心底一惊,没奈何,继续‘秘密记录’吧。

    心理变化的诡谲程度,自己都琢磨不明白了,好像是被某种无形力量支配了一般,关键是,都这等道行了,还有怎样的无形力量能不知不觉影响到我呢?

    难道是林铭汝的意志?不对,脑中好几种相互矛盾的记忆是怎么回事?那可不是这一条就能解释清楚的。

    “方钢,你……。”阴阳真人动怒。

    就在此时,咔嚓……!

    外头忽然打落一道恐怖的闪电,我和阴阳真人如同被雷霆劈中,脸颊都控制不住的扭曲起来,因为,这一霎间,我们都感知到了特恐怖的波动。

    “这是怎么了?”全冷庵吃惊的看向窗外。

    我和阴阳真人几乎一样的动作,身形一闪就到了窗前,然后,阴眼真人一挥手,彭!整扇窗户变为齑粉,我们一道看向电闪雷鸣的远空,那个方向是北方,也就是郊区的最边缘位置。

    隐隐的,一座高有数百丈的漆黑大门出现了,耸入云霄,落地生根,两扇漆黑门扇上都是无法辨认的诡异符箓,流动了起来,越来越快。

    我们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仰头向上看,那里阴气翻涌,巨型黑门上端没入乌云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