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45章 超级诡异女友
    “噗嗤!”

    像是斩断了一截木头,随着一声惨叫,鬼物头颅猛地弹飞上天!

    我却惊的猛睁双眼,因为,弹飞起来的头颅变了,样子很清晰,那是一颗女人头,不是女鬼的头颅,而且,是我认识的女人,不,只能说是女孩……。

    马尾辫在半空跳动,不是吴灿更是何人?

    “彭!”

    吴灿脑袋落地,无头的躯体喷溅红血,摇晃几下猛砸在地上。咚!一声响,头颅落地,吴灿扩散了的瞳孔死死盯着我!

    寒意在我心头弥漫!

    “啊啊啊……!”

    分贝超高喊叫声响起,旁边的房门被推开,穿着睡衣的鲁雅和一众好友都出现了,他们看到持着滴血桃木剑的我,又看看被斩首的少女吴灿,一道尖叫起来,左星媛和冷杉也在其中……。

    “不,这不可能!”

    我眼睛发红的看着这场面,眼角余光猛地一凝,扭头看向旁边的房门,‘904’这几个数字映入眼帘,这里不是九十九层,而是第九层!

    我在第九层,手刃了吴灿!

    “不,这不是真的!”我心痛到极点的怒吼起来……!

    “呼!”

    一口气猛地喷出去,我一下子半坐起来,汗像是汇成了河水,将睡衣打湿。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落到脸上,让我有一霎间的失神。

    定了定神,转头观望四周,身体一松,一下子趴在地上。

    “竟然做噩梦了?如此恐怖的噩梦,我还亲手杀了无辜的吴灿?这是多么可怕的梦,可恶!”

    抬头,眼神定在闹钟上,已经上午九点钟了,这是自己的房间,并不是林妍薇的,难道,我还在梦中……?

    左右打量一番,不由的怀疑起来,想起高霞经历过的九重噩梦,自然会怀疑自己还在梦中,先时的那一场噩梦太过真实了,真实的丝毫发觉不到是在做梦,同理,眼前这看似真实的场景,莫非也是在梦境之中?这很有可能。

    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区分这是梦境还是现实?要是落到以往,真就没有太多的好办法,茅山鬼门传承的某些鉴别类秘术,需要陆地神仙级才能催动,但林铭汝自创的某种鉴别类法术,差一些不到陆地神仙也能催动,即是说,我有办法判断是不是在做梦了。

    拟真度超级高的梦境,可不是简单的拧自己一下感受疼不疼能判断的,最高级、最可怕的深层梦境,完全能够刺激人类的所有感官产生相应的感觉,所以,想要鉴别这等梦境,需要很厉害的法术手段。

    我打开窗帘、推开窗户,仰头看看高空的太阳,默默准备一番,然后,手指灵活的掐动指诀,同时吟咏独门咒语,鉴别法术的施展要求确实高,就感觉浑身一半的法力被汲取出去,某一刻,对着前方并指一点,喊了一声‘咄’!

    “嗡!”

    远离我百米的位置,绽开一朵黑色的梅花。

    眼瞳一缩,心底了然,此时,不是做梦,而是真实的世界!要是展现出来的是红色莲花,那就是梦境的标记了。

    黑色梅花可以证明不是在做梦。

    这道鉴定法术乃是林铭汝压箱底的绝技之一,没有出错的可能!

    “嘟嘟……!”

    电话响起,我看了一眼,却猛地瞪大双眼,因为,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图像是,全冷庵!

    我什么时候保存过全冷庵的相片了?更恐怖的是,来电显示的文字是‘女友’这两个字。

    死死盯着电话,脑袋中全是乱麻,明明没做梦,为何感觉比梦境还不靠谱呢?

    手指有些颤抖的摁下接听键,然后,熟悉又陌生的语声传来。

    “方哥,醒了吧,睡得还好吧?不好意思,昨晚有事儿没法陪你,不过,一早我就坐飞机过来接你了,快整理一番下来吧,我一会儿就到了,接你去参加本宗的聚会,宗主他老人家就你我之事会给出看法的。”

    “你我谈对象的事儿真是一波三折呢,希望宗主能同意,毕竟,你是鬼门之主,别那么倔哈,见到宗主千万不要开打,给我面子哦,耐你。”

    吧唧!

    显然,全冷庵正对着话筒模拟某种动作。

    我握着电话,完全呆滞中。

    “全冷庵和我处对象?搞笑呢吧?还要去见阴阳真人征得他同意?见鬼了,真是太阳高照的大上午就见鬼了!”

    “今天什么日子?是不是某些损友合伙骗我玩儿呢?对面的不是全冷庵,而是其他的人伪装的吧?这是搞毛线?处对象?老子不一剑杀了你都算是给面子了,还和你处对象?是我疯了,还是全冷庵疯了,亦或者是整个世界都疯了?”

    我凝声说:“知道了。”随即挂了电话,这种时候不能慌乱,得保持镇定,然后,迅速拨打林妍薇的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

    林妍薇的声音传来:“方哥,大上午的,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妍薇,你可是我女友,怎么不知道先给我打电话问候呢?”我笑着回应。

    “方哥,你是不是昨晚喝的太多了?我是你的女友?你不是早就告诉我不和我发展的吗?还有,你不顾鬼门所有人的反对,愣是和全冷庵女魔头处对象,这事已经传遍天下了,就是你经常说的道儿上,这可是本年度大新闻。”

    “怎么,你这是腻味她了,跟我说这种话,找新鲜感吗?抱歉,本姑娘和你以后只能做友人了,你别这样和我说话了,不然,好友都没得做。”

    嘟嘟……!

    怒冲冲说完这段话,林妍薇抢先挂了电话。

    呆如木鸡的站在那里,浑身瑟瑟发抖,因为,我发现世界变了。

    刚有这种觉悟,一股股的记忆就涌进了脑海之中,很快就被吸收,然后,我惊讶的想起了和全冷庵的一幕幕。

    早在数月之前,我和全冷庵在某次战斗的时候,一道负伤流落到某个海中荒岛上,同时失去法力,养伤许久,这期间,我们俩从相互怀疑到相互欣赏,最终,慢慢的心靠拢到一处,然后,成了一对。

    后来,法力恢复了从海上回归,被人看见了我俩亲密相处的场景,因此,鬼门之主方钢和养鬼宗大弟子全冷庵有望结成道侣的传言甚嚣尘上。

    现在,就差我俩公开对外表明立场了,但此事还要看阴阳真人的态度。

    而我的交往对象是全冷庵,被鬼门所有的大佬反对,柳婆婆和女相如来也因此和我产生隔阂,甚至放言,要是我一意孤行,有可能废了我门主之位。

    但我仍旧坚持,并表示能调整好鬼门和阴阳养鬼宗之间的关系,借着此事,开创一个新的局面……。

    昨天是楚念瑶演唱会,我当嘉宾而来,林妍薇做为好友,随着我一道……,冷杉(张星霜)和全冷庵之间的矛盾,我正在头疼呢……。

    “乱了,完全乱套了!”

    我抱住脑袋蹲在地上,电话无力的滑落在地,因为,脑袋中有两种不同的记忆,其中一份是先前的记忆,林妍薇是我女友。另一份就是和全冷庵一道经历的记忆了,刻骨铭心,我深深的恋着全冷庵!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份记忆!平行之后又交错,搞不懂哪一份是真,哪一份是假了。”

    完全糊涂了,但我直觉感到,关于全冷庵的那份记忆不真实,可是,历历在目啊,但另一份记忆也在脑中,调到某个同样的时间点,我却在做着不同的事儿。

    好诡异!从未有过的诡异感升起心头,这是能让人神经错乱的感觉,我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罹患了某种神经疾病,亦或者是妄想症?

    “联系连依凝。”脑中忽然蹦出这么个念头,下一刻,我拨打了连依凝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