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38章 鬼门收徒之专治桀骜
    因着古橘的想法有点多、还有点杂,所以,收徒的事儿一度有些尴尬,好在终于尘埃落定,收她做大徒弟的事儿算是谈妥了。

    接下来就是高霞的事儿,和高霞父母通话后,将对古老说过的那些理由以及五弊三缺等事都说于两人知晓,经过一番商量,高霞父母终于同意高霞拜师,至此,两个女徒弟可以正式入门了。

    我非常的高兴,两女都有自身的特点,以前总以为小橘资质最好,但征阳村事件的时候,发觉高霞也有深藏的某些特质,我有预感,这两位将来一定会成为本门举足轻重的中流砥柱。

    接下来很是顺利,给师叔宏吉和师姐左妆打电话报喜。

    听闻此事顺利,这两位都兴奋了,他们都知道我的眼光,既然一朝收下两位,那就是非常看好,作为见证人,自然要赶过来,只是半小时,师叔和师姐悄悄赶来。

    按照本门的诸多规矩,摆上祖师牌位,敬告天地,烧香祷祝之后,我端坐中间的椅子上,两女跪地三叩首后,上前敬茶。

    我喝过茶之后,用门主印章赐予她们内门弟子资格,古橘排在大弟子位置,高霞是二弟子,至此,拜师仪式结束。

    将准备好的本门修行之法送进两女的脑海中,并宣布诸多门规戒律,两女一一听从。

    不耽误她们的学业,平时在家自修即可,对外保密,不让任何人知晓她俩是鬼门下一代的弟子,关于此事,古老和高霞父母是明白严重性的,我也跟他们说明鬼门的仇家多么厉害,出于保护心理,他们也会守口如瓶。

    暗地里,我告知师叔和师姐张星霜的事儿,听闻过几天我将飞往上海代师收徒,收到门内的竟然是借尸还魂的张星霜,饶是师叔和师姐历经风浪,还是被震得不行,这让我相当的得意。

    按理说,代师收徒之事也应该有这两位到场才对,但他俩却说要离开本市去办一件重要之事,代师收徒之事我全权办理即可。

    这让我很是好奇,但鉴于他俩都不想多说的态度,就没有多问,毕竟,至今为止,我还不是陆地神仙,门主权利有名无实,所以,有些事还没有权利知晓,心头因此而痒痒的,但只能压制下去。

    对于两个少女一入门就是内门弟子身份的事儿,宏吉和左妆言语中埋怨了师傅几句,颇有些怨念。

    也是,一对比就有了伤害,这两位异类弟子,为了内门弟子的名分,不知努力了多少年才修成正果,相比古橘和高霞的顺风顺水,心底不舒坦是情有可原的。

    牵扯到师傅稻花真人,我不能接口说些什么,只能笑着敷衍过去了事,师尊的所作所为,我没资格评判。

    拜师宴结束了,两女改口喊师傅,私下里这样,平时为了保密,还和以前一样喊我方哥哥,这是两个少女喜欢的状态,对此,我只能认命的笑笑,相比我和师傅的关系,这两位和我在一起总是没大没小的,我感觉自己很难摆出师尊架子,这有些闹心!

    离开酒店,不出意料,周大老板亲自出来送别,不停问着古老吃喝的可还满意?

    全部免单,弄的古老很是尴尬,因为,他知道周大老板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看不下去了,过去打声招呼,谢过款待,点了周大老板一句,有事的时候给周静静打个电话即可。周大老板此时一定搞清楚我是何人了,听到我这么随意的一句话,老脸都放光了,随即,识相的送我们离开。

    暗中派出几只青衣鬼随行保护两个女徒弟,这事儿没对她们说明,在酒店之外分道扬镳,师叔师姐也都离开了。

    两女可以定期到棺材铺中找我指点不明白之处,平时在家用功即是。

    从停车场里开车出来,向着棺材铺行去。

    行了数分钟,忽感有异,透过车镜,看到身后百米远跟着辆不出众的灰色面包车,眉头一蹙,想了一下,向着旁边的街道一拐,然后,左拐右绕的开到僻静的小巷中停下,这里没有监控。

    打开车门,我走下车子,依着车子抱着膀子,静静看着随后开来的面包车。

    吱呀!面包车停下了,然后,蔡大少一脸颓丧的当先下车,他的神态很有些无奈,这让我好笑。

    另一边车门声响,然后,身穿藏蓝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下车来,面包车中就这么两人,竟然一个保镖都没带来。

    中年男人适应了一下小巷中的昏暗,大街上的路灯多少能透些光亮过来,他就示意蔡大少不要打开手电照明了,一步步的走到我身前来,很是礼貌的伸手,凝声说:“蔡项,蔡标的二叔,见过阁下。”

    我盯着此人几秒,淡然一笑,伸手和他握一握,很快就放开,然后,随意的晃晃脑袋,障眼法解除,全世界都熟悉的‘白发鬼师’形象,呈现在这对叔侄的面前。

    “果然是方门主,要不是我侄子打电话说明情况,真要闹出天大误会了,惭愧……。”蔡项眼睛一亮。那边的蔡标也跟着眼神一闪,显然,对我更是敬畏一分。

    “好说,听闻你是蔡家对外第一干将,也算是道儿上的人,更是蔡家理事会核心成员,不知,蔡理事找我何事?”

    我背着手看向蔡项。

    “方门主,小标不懂事,冒犯了您,幸亏您大人大量的不和他一般计较,此事已经惊动了我大哥,也就是蔡家当代的家主。要说小标这孩子,其实并无恶行,只是,出身太好,做事顺利,难免会出现今天的这种事。”

    “遇到方门主也就算了,要是遇到不依不饶之人呢?那会给家族招来大敌,甚至引来灭顶之灾,所以,我大哥闻听此事后震怒,决定严惩小标。”

    ’我们商量后,想到一个惩戒他的办法,那就是,想让小标拜您为师,请鬼门严加管教。当然,只是外门弟子,道儿上的规矩我们也懂,蔡家愿赞助鬼门,具体数额一定让您满意就是,不知方门主意下如何?”

    蔡项没有打马虎眼,直接提出要求并给出条件。

    我很是意外的看向满脸桀骜不驯和悲愤难言神态的蔡标,说实话,心底暴爽,但面上不好展现出来。

    “蔡理事,你的意思我清楚了,不过,本门收徒规矩太多,并非只认赞助,首先要求的就是人品端正,今儿的事让我对蔡标的人品并不满意,其次,需要修行天赋,不然,如何有所成就呢?外门弟子也是鬼门的门面,不能让人看轻了不是?”

    “方门主,你是说我人品不行吗?”蔡标隐忍许久,到底是年轻气盛撑不住了,不顾叔叔直打眼色,来了一句。

    我嘿嘿一笑,背着手打量他一眼,轻声说:“怎么地,不服气?”

    “不服!”蔡标闷声应了一声。

    “那你当时为何不强硬到底呢?你们蔡家绝对有大高手坐镇,按理说,真就不用轻易低头。”

    我眼神示意蔡项先不要说话,蔡项闭上嘴巴,回头警告的盯着侄子。

    “因为,我不光代表自己,还肩负蔡家的安危。本就没为家族做过什么,怎么也不能为家族惹上大敌吧?我不是家主继承人,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们都有很大的成就,本就不如他们,岂能因着自己的事儿为家族惹祸?因此,我低头不是怕死,也不是服气你,只是为家族尽责罢了!这点,请你分辨明晰。”

    蔡标一字一字的说着这番话,眼底怒意愈发明显。

    “哦?”这番话颇是出乎预料,我上下打量他几眼,扭头去看蔡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