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33章 坏银定义
    第833章坏银定义

    和王旨梅的谈判比我预想的要顺利一些,这让我很是满意,赶在楚念瑶山海站演唱会之前,我必须将家门口潜在的诸多隐患一一消除,才能动身赶往山海市。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不知何时,心头忽然传来某种感觉,不由一惊,吱呀一声,将车子停在路边,并允许心灵建立连接。

    “方钢,你还好吧?”

    熟悉又陌生的言语在心头响起,我气的很想骂人,在心底吼着:“该死的金梭,你怎么不在棺材铺中?要不是心灵感觉你还安好,我都要去寻找了,你这家伙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分魂死妖,为何单独离开去做事了,不知道报备一声吗?”

    对这个突然觉醒自我意识的死妖,我真不知如何处置了。

    当初炼制这玩意儿,完全是本着令自己方便的目的,可到好,不知这道法术哪里出错了,死妖金梭摆脱了主体的控制,变成自立的人格了,严格来说就是我的分魂进化了,这太不可思议!

    相比之下,黑无常夏萍姐的死妖分魂八妹正常的很,这次黑白无常来帮忙,并未带着八妹,我估计是被夏萍派到其他区域执行任务去了,就没有多问。

    八妹那样的虽然感觉也有一点自我意识了,但真就可以忽略不计,还处于夏萍的控制之下,那么,我家这个死妖是咋回事?金梭自我决定断开和我的连接,然后,就到处闲逛去了?

    我回家后就没有看到他的影儿,尝试心灵连接竟被拒绝了,一直到今天,这厮才主动联系我,真是够了,死妖要造反的节奏啊!

    “方钢,我虽脱胎于你,但此时已完成进化,现在算是单独的个体了,正式通告你,我,金梭,从今天起,和你是两个单独的个体了,当然,我们都是方钢,我不会做出损害鬼门利益的事儿就是。”

    “现在,我处于下一步晋升的关键时期,找到了一处阴气浓郁的好地方,通知你一声,将要闭关修行了,估计得半年之久,要是没要死的大事,不要打扰我,真需要我帮忙了,再联系吧,不过,以后我是需要收报酬的,就这样。”

    金梭淡淡的传话,气的我直接一脚踢开车门,从驾驶座位蹦出去。

    “你个该死的,真是反了你了!还宣布成为单独个体了?你也不想想,要不是老子分魂,你哪来的单独个体?还不赶快回来,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亏了老子为了炼制你付出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你赶快……,呃?金梭,金梭……?你去死吧!”

    金梭竟然掐断了我和他之间的心灵联系。

    ('gad2;}h(ex){}我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真是见鬼了,八妹死妖就好好的,怎么死妖金梭就要和我划清界限了呢?什么意思,以后要他出手还要给报酬?我自己付给自己报酬是吗?这是什么道理……?

    懵了半天,集合我和林铭汝两辈子的经验,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只感觉无比怪异,按理说,不该失控的,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陷入深深的思考中,总感觉金梭突然具备的自我意识好古怪,充满离奇感,夏萍教我的那一套炼制死妖、分魂控制的法术,按我的眼光来看,不该出这样大的纰漏才对,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用手抓着头发,在路上直蹦!想不明白了,不过,虽然定位不到金梭的位置,但他是安全还是危险还能感觉到,此时的金梭很安全,这方面不用担心,这让我放心少许。

    “妈妈,那人是不疯了?你看他一个劲儿的蹦,好搞笑……!”一道童音随风传入耳中。

    疯了?

    我如被雷击,这是个十岁左右小女孩的话吧?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我扭头怒目而视,就看到身后开来辆红色小跑,敞篷的那种,驾驶位上是一个美丽的金发女人,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金发不是染的就是假发。

    她旁边副驾驶位坐着个粉妆玉琢的短发小姑娘,正抱着洋娃娃,睁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打量我呢。

    她们当然不晓得我的耳力多恐怖,远远的说话,想不到我会听到,只听那女人接话说:“别胡说,那个叔叔不是疯了,是遇到闹心事儿了。”

    “哦,这样啊,那我们要不要停车去帮助他?”小女孩扭头问戴着墨镜的金发妈妈。

    “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咱们绝不能停车,最近坏人很多,那个叔叔有办法解决问题的,记住了,以后你自己遇到这种事时也不要多管,严防坏人才对。”

    女人慈和的笑,边开车边回了小姑娘一句,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小跑已经扬起一溜烟,从我身边穿过去了。

    我的鼻子几乎气歪了!坏人?你们见过这么帅的坏人吗?

    是的,幻化的形象比本身要帅一分,就此事曾深刻反省过,但一到幻化的时候,就下意识的将自己弄得更帅些,这份追求完美的心理也算是没谁了!

    “妈妈,那个叔叔长的好好看啊,会是坏银吗?”短发小姑娘咬字不清,人和银不分。

    小跑距离我都有两百米远了,但我认真去听,还是听到了小姑娘的问话。

    “小东西,你记住了,男人这种生物呢,长的凶悍难看的,不见得心肠就坏,就怕那些长的出众却居心叵测的,再有点小钱,花言巧语的厉害,这样的男人到处沾花惹草,女人遇到这样的男人不是吃亏就是伤心,你说,长的好看的叔叔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gad2;}h(ex){}戴墨镜的金发女人循循善诱。

    “是坏银……!”小姑娘冰雪聪明,恍然大悟。

    彭!

    我一下撞在了车门上,被这对奇葩的母女雷的不轻,碎碎念:“有这么教育小孩子的吗?这不是往歪了带吗?真是太过分了!”

    只是一听就知道,这女人肯定被长相帅有实力又有钱的公子哥甩过,不然,不会这么大的怨气。

    算了,不就是免费当了一次反面教材嘛?也好,小姑娘长大后或许会因为这番话,不去以貌取人,能更注重人的品行,这也算是好事吧。

    安慰自我一番,却发觉,因金梭死妖出人预料的主权宣告所带来的怒意,消散了八成。

    同时,下意识的记住了红色小跑的车牌号,对如此教育女儿的年轻女人产生了一分好奇,很想知道她因何对男人抱有这样大的怨气?

    叮铃铃!电话声响。

    我掏出手机看一看来电显示,不由一笑,心里话了,也该发现异常了,这不,来电话了。

    “古老……。”接通电话,打电话过来的正是古文武教授。

    “小钢啊,你在本市吗?”古老先问了一声。

    “在呢,郊外,正向着城里开。”

    “这样啊,我跟你说啊,今天我感觉很不对头啊,房子中缺少阴森感。小橘也发现此事了,她说感觉不到徐栋的存在了,好像是昨天起就一直没有感觉到,小钢,你跟我说实话,徐栋……?”

    古老试探的问。

    “事儿解决了,徐栋亲手写了休书,领着他那个鬼恋人,已经去阴间报到了,还有那只大黑猫,都走了。小橘的事儿算是解决了。”我笑着回答。

    “哎呀,小钢,让我说什么好,这么棘手的事儿,一直担心的吃不好睡不着,不想,你已经解决了?真是太好了!你晚上有功夫没,我在大酒楼定包厢,叫上小霞,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晚上有空,就这样定了,古老请客我当然要到。”我笑着回答,接着询问了具体时间和酒店名字,约好到时候见面。

    收徒之事也该提上日程了,所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古橘和高霞这两个徒儿本门主预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