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31章 祠堂诡谈 上
    第831章祠堂诡谈(上)

    翌日,秋高气爽好天气,而我也完成了一件事,送黑白无常两妹纸回地府。

    本想着她们帮忙解决墓葬局的,后来,经过老西事件后,才发觉将黑白无常卷进来纯属乱扯,邙山的事儿,不到鬼王级的黑白无常跟着去那就是冒险,关键时刻,我都护不住她俩,因此,后面的行动也就不让她们跟着了。

    我回到棺材铺,好好的感谢了她们的帮助,虽然,在两妹纸看来没帮上什么忙。

    今儿起了大早,送她们回地府了。

    现在的阴司很缺人手,既然我这边没什么事儿了,她俩也就没有借口继续滞留了,还是赶快回去办公吧,每一天那么多的人死亡,足够她们忙活的了。

    夏萍和任杏离开了,棺材铺中感觉空荡荡的,我放出香香来闲聊半天,这才振作精神,乘坐那辆便宜的车子开往龙柳村。

    数小时后,我在柳婆婆面前出现,捡着能说的说了一番。

    听闻玄游和尚确实是我杀的,且全冷庵知晓这些事,柳婆婆沉默许久,吐出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总要来,门主放心就是,鬼门和养鬼宗可不是一天半天的恩怨,即便是清算,那也不是一时片刻能解决完的,我们随时做好应对的准备就是,还有,杀玄游的事儿,门主威武!”

    听到这样的回应,我自然放心了不少,很担心因着自己为鬼门找招来祸事,既然柳婆婆这样表示了,那就代表女相如来也是一样的态度,这就好,在我不能命令鬼门最高层的时候,这两位大佬的态度,直接决定鬼门的态度是强硬还是放软。

    无疑,柳婆婆的意思是忍让多年足够了,现在,要强硬到底!

    有了这些话,我自然明白该如何做了。

    辞别柳婆婆之后,一打方向盘,向着瓢湾村而去。

    师娘王旨梅有话,等我回来得去找她说道一番,为此还派遣铛铛冻死鬼半夜传讯,既然应下来了,我自然不能表现的怂包了,这就去会会师娘,看看她想要为心腹剑胆鬼王的死说道些什么?大不了直接翻脸呗,我毫不打怵!

    下午两点二十分左右,车子接近了瓢湾村,然后,我停下车子打了个电话。

    “方门主,你这是做大事回来了吗,还记着给我打电话呢!”王旨梅的动静传来。

    “不用废话,王旨梅,我已到了瓢湾村之外,不是有话说吗,给个地点吧,我去找你。”

    “痛快,地方嘛,就是那座祠堂吧,你知道的。”王旨梅冷冷一笑,挂断电话。

    祠堂?

    我脑中回想上次到瓢湾村事发生的那一幕,王旨梅当时正在试验邪术,全村的人都命垂一线,后来总算是解决了那件事,关于那座破败阴森的祠堂,我自然印象深刻。

    将车子停在村子之外,不想惊动村子中的村民,隐藏气息后,普通人看不见我,很顺利的就走进了祠堂。

    瓢湾公祠和上次来时一样,蛛网密布、断壁残垣,看着不像样儿,因为是白天,相比上次所见阴森之意淡了不少,也没有任何鬼物留驻此地,看着正常多了。

    王旨梅还没过来,架子摆的真是不小。

    我冷哼一声,掏出手绢,将某个倒地的木墩扶起后清理一番,端坐上去,闭目静静等待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一直到半小时后,身后才响起轻微到极点的脚步声,我睁开眼睛扭头去看,一抹红影映入眼帘。

    身穿大红旗袍,踏着同色高跟鞋,鬓角别着一朵小红花,身材样貌都无比出众的王旨梅一步步走来,地上的灰尘都没惊动,她走过的地方竟没留下鞋印,纤尘不染的感觉,同时,也是绝顶身法的展示。

    不管怎样,哪怕看在这女人和师傅的关系上,我也无法过分的端架子,只能站起来,静静站在那,看着王旨梅模特走秀般进了祠堂,拱手为礼之后,忍不住的讥讽了一声:“王旨梅,此地只我一个男人,你不必摆出超模姿态吧,给谁看啊?”

    “给你看不行啊?我都不是你师娘了,所以你在我这里就是个男人,当然要将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王旨梅妩媚一笑,伸手扶一扶鬓角红花,走到我身前,仰着点头,吐气如兰的说话,眼神像是带着钩子,让我浑身不自在。

    “请自重。”我强忍着向后退的念头,蹙紧眉头说了一句。

    “自重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多少钱一斤?”王旨梅笑靥如花的,伸手向着我肩头落下。

    我无法保持淡定,只能后退两步避开女人的手,只是想到这位原本的身份是我师娘,而我无比崇敬、尊重师傅,那种难受劲就让我快要崩溃了,心中直念叨:师尊当年为何挑选了这么样一个可怕的女人招惹?不但自身不痛快,更是遗祸到了现在。

    师傅,你老要是在天有灵,就显灵教训一下不守规矩的师娘吧!

    不,不,想错了,师娘随时等着师尊灵魂出现,她要报仇呢,师傅,不管师娘如何作妖,你老都不要现身,这女人太阴了,弄不好就有陷阱等你老往下跳呢……。

    心头杂念乱糟糟的,这女人成功的让我心情变坏了。

    “咯咯咯,没胆的……。”

    王旨梅笑着,很是随意的坐在我先时坐着的木墩上,好像那是专门为了迎接她准备的一般,我嘴唇动了几下,到底是没说什么,冷哼一声,再去找来一只木墩清理干净,摆在王旨梅对面五米远的位置,正襟危坐。

    王旨梅叠着二郎腿,手一翻,女士香烟点燃,缓缓的吸了一口,张口吐出烟圈,问:“要不要来一根?”

    “谢了,不用。”我冷冷看眼她伸向前的烟盒,忍着也想吸烟的感觉,尽可能冰冷的回答。

    “无趣……!”王旨梅摇摇头,再度吸烟。

    此地陷入难言的静默之中,烟头不停的闪亮起来,王旨梅不说话,我就不会打破沉默,坐在那静静的,像是化身为雕像。

    一根烟吸完,王旨梅随手将烟头扔在地上,高跟鞋碾了几下,抬头看向我,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了。

    “方门主,本座自认对你不薄,和稻花那厮的恩怨也不打算连累到下一代弟子身上,还给出三燃红花的承诺,愿帮你挡灾三次,仁至义尽了,但你呢,毫不留情的灭了本座心腹鬼王剑胆,这对本座是很大的打击,难道,你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

    王旨梅开门见山,也不和我兜圈子了,直接发难。

    “请你说话过过脑子,王旨梅,你和我师尊的恩怨,本就没有道理怪到他人身上,三燃红花是因我救你脱离地府禁锢灾难,是你在偿还人情好不?”

    “至于剑胆鬼王?看在你面上,我似乎应该放过他,但你要晓得,当年,在你授意之下,剑胆仗着身为枉死城副城主,发布虚假通缉,颁布悬赏令,在噬魂沼泽中不停的追杀本门主。”

    “更不要说那时我还带着念瑶,生死关头挣扎,当时就暗中发誓,别让我翻身,不然,一定要幕后的黑手好看。”

    “我这人就是这样的性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若他人欺我一分,日后,我势必十倍报还!这是缺点,也是我师傅始终不认同的地方,但这就是我!所以,有机会向剑胆复仇时,我不会犹豫,相比之下,给你留面子就是小事了,懂?”

    “甚至,可以这样说,目前没有把握收拾你,要是有机会,我也要向你讨还公道!当年,你利用我和念瑶玩了一招金蝉脱壳,却将我俩陷入九死一生之地,说什么仁至义尽?笑话,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我一口气将这番话说完,眼神幽深的盯住王旨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