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28章 母霸手段 下
    第828章母霸手段(下)

    不是这样的枭雄类大人物,不可能创建出雄霸天下的封葬门,她一定是杀伐果决之辈,唉,心头所想的贤母形象,只是妄想罢了,事实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我对马若暖有了全新的认识。

    “笑话,本王若是不想继续存在了,难道你还有办法阻拦本王自我灭亡不成?”红眸鬼王鬼眼中闪耀红光,满脸倔强。

    “知晓你不会信,没关系,本座一生所见,如你这样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最终,只要是被本座看中的,哪一个自灭成功过?你大可试一试,本座的‘封藏力场’多年未用,倒是可以在你身上试一试,还有没有往年的威风劲儿!”

    马若暖缓缓伸出两只手,手指忽然弹动了几下,周围的空间金光闪动,一股股奇怪的能量流动起来,下一刻,红眸鬼王的脸就变了。

    “怎么可能,这是时间禁锢类法术,本王逆行功力的动作,被放慢了数千倍……!”红眸鬼王慌乱的不像话。

    我心头凛然,妈妈马若暖的擅长时间法术,从我经历的时间局就可以看出来了,不想,对战的时候会这样恐怖,敌人不想被生擒活捉,自我毁灭的动作都完成不了,会因为诡异力场散发的能量放缓数千倍。

    同时,马若暖的动作却不会放缓,一下子就能将对方擒住,这手段……?太强了啊,在马若暖面前,想死都难!

    红眸鬼王漏气皮球般停止了功力逆行的动作。

    马若暖傲然一笑,收回手放在身侧,周围的能量隐藏起来。

    “如何,本座说过,到了封藏力场之中,可就由不得你了!看中你做手下,你最好识相些,不然,一会儿本座可就不会这样的客气了。”

    马若暖眼中都是寒冽的冰意,一股蕴含顺生逆亡意志的威压扩散出来,带给了红眸鬼王绝大的精神压力。

    这种状况下,红眸鬼王的选择不多,要么就强硬到底,结果是被武力压服,还是要被控制魂魄,一种是自愿归顺,不管真假,十年后或许可以得到自由的机会,选哪样儿呢?

    我倒是很明白马若暖的手段来源,她被林铭汝送到异空间之前,得到林铭汝意念传送的半部阴阳秘籍,那里面关于如何控制鬼怪,可是有很多行之有效又残忍的方式。

    林铭汝凭着阴阳秘籍自创心念线控鬼之法,以此推测,马若暖凭借半部秘籍,一样自创了新型控鬼之术,这‘封藏力场’就是起配合作用的,封葬门的控鬼术一定是独辟蹊径的,也一定是极度霸道残酷的!管你愿意不愿意,马若暖不会惯毛病的!

    这才是我的妈妈,女霸主类型!

    有这样的母亲,说实话,老子的心头压力山大。

    “马若暖,你欺鬼太甚!”红眸鬼王嘶吼一声,神态狰狞。

    “你害的我儿子受伤了,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我为儿子出气天经地义!”马若暖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红眸鬼王阴晴不定半响,面部缓缓放松下来,有些艰难的说:“看样子没多少选择了,但你想控制我、做我主人,最起码得让我知道你的实力吧?本王总不能跟着表面光的人混。”

    “再有,本王此时状态不佳,所以,你将气息落下来和本王持平,咱们斗法一番如何?若是本王落败,就自愿归于你的麾下,若是你在相同道行水平中,无法击败本王,那么,不要求你放本王离开,给本王一个自尽机会即可。”

    红眸鬼王阴沉的说着这番话。

    我听的都心头一震,要求了半天,竟然只是个自尽的机会,这也太过悲凉了,有英雄末路的感觉了。

    不过,一想到他祭出的风车邪器,这点儿怜悯霎间消散一空,如此恶毒的鬼王,无论遭受怎样的折磨都是应该的。

    “如你所愿就是。”马若暖微微一笑,气息下降,和缺腿、受伤的鬼王保持一个法力水平。

    “来吧。”马若暖云淡风轻对着他招手。

    “得罪了。”红眸鬼王浑身爆发战意,轰隆!持着重矛,像是闪电般冲向马若暖。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做好关键时刻唤来小仙她们的准备了,总不能让妈妈因着我的事而受伤吧?

    “很有个性嘛,不过,趴下吧,封藏大手印第一式!”

    马若暖伸出右手,对着前方就是一扇。

    轰!

    一只数丈大小、闪耀白光的手印凭空成型,甚至,掌心纹路都栩栩如生的。

    这拟形手段让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但同时也发觉到了,是怀中的透明小棺材加大了输出能量的力度。

    是啊,可以拉低道行,但没说不能使用法器啊,对方不也手持重矛吗?那就谁也说不得谁!

    “彭,哐啷……!”

    连环震响,火焰冲天,就见马若暖被打击的飘出去数十米。

    “啊!”

    惨叫声中,重矛脱手而飞,红眸鬼王被大手印直接扇飞,在空中翻滚出去老远,撞在力场屏障上,又猛地反弹砸在地上!

    黑烟直冒,半响爬不起来。

    他趴下的位置就在我前方十几米处,这厮抬头,红眸怨恨的盯着我,恨不上前来将我撕碎。

    “抱歉,我妈妈的手段野蛮了一些,你还没死吧?”我摊摊手,很是讥诮的来了一句,红眸鬼王气的张嘴喷出浓烟来。

    “要继续吗?”马若暖微笑着落地,脚下白光缩回到我的怀中。

    “不用了,果然厉害,那么,请你发誓,十年后……。”

    “本座向来不发誓,就是随口一说,要不要相信,完全在你自己。”马若暖直接打断他的话,态度无比强硬。

    “你……?好吧,本王认栽就是,希望你言而有信,本王只得赌一把了。”

    挣扎着爬起来,红眸鬼王单腿横在前方的坐在那里,闭上鬼眼,示意马若暖可以将意念延伸到他的魂魄之间了,这是放弃抵抗的意思。

    马若暖微微一笑,同样闭眼,就见一股白光从她眉心延伸到鬼王眉心之中,红眸鬼王颤栗起来……,半响后,一切归于平静。

    “你到底是反抗了一番,还想试着反制于我?真是自不量力、蚍蜉撼树!”马若暖睁眼打量了红眸一眼。

    “是属下的错,主上恕罪。”红眸鬼王睁眼,眼底深处有挣扎,但说出的话无比服从,可见马若暖的控鬼术多么强横。

    “儿子,这结果你还满意吗?”马若暖扭头看向我。

    “不满意,马若暖,你虽是我妈妈,但半途出现,将战果赚取手中,是不是太过投机取巧了?”我冷冷看她一眼。

    “小钢,妈妈这么做是有缘由的,因为,我只能支撑这么久……。”说着这话,马若暖猛地身体一软,跌倒在地。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我大吃一惊,忙挣扎着爬过去。

    那边的红眸鬼王眼现震惊,此时才明白,若是再坚持着给这女人一下,赌斗就成功了,偏偏被糊弄住了!

    “待到魂魄恢复到鬼王级巅峰,才能和身躯完美的融合一处……,这之前,孩子,你要坚强。妈妈耗尽了大部分力量,要沉睡了。红眸……,以后,方钢所言就如我所言,你必须得听他命令,懂?”

    “主上,属下遵命!”

    红眸鬼王眼底深处悲愤的要死了,但马若暖的命令他无法违背,必须听。

    “妈妈,你的魂魄又要脱离吗?告诉我在哪?我会帮着你达到鬼王巅峰……。”

    “孩子,还不是相见时机……,要照顾好自己,妈妈会伴着你的,即便是另一种形式……。”

    声音渐渐低下去,光影一闪,马若暖消失不见了。

    “妈妈!”

    我大惊,急忙翻找出透明小棺材,看着内中那个睡美人,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红眸鬼王单腿支地,木桩般的站在一旁,已经完全的愣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