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23章 替遁时速
    数分钟后,随着‘咔嚓、咔嚓’声响,黑光屏障整体碎裂,一块块琉璃般的碎片向着四周乱飞。

    波动暂时被预先设置的法阵阻拦了,但不会长久,顶天三个呼吸的功夫就会震碎法阵。

    “走!”

    张客淳一挥手,预先藏在口中的丹药被咽下,化为雄浑的法力,霎间,就在水中穿行向上而去,随着他的行动,其他几位伙伴要么吞服丹药,要么施展手段,都化为一道道流光向上穿!

    但还施展着隐藏类的法术,尽力的压制自身使用遁术带来的波动,同时,高速脱离此地。

    这个动静很快就会被发觉到,先是驻扎此地的军团发现,接着就是邙山,势必引起天大的连锁反应。

    “诸位保重!”我传声后,不敢迟疑,立马向着屏障解除后现出来的墓室发动袭击,轰隆巨响,一下子轰碎墓葬室之顶,落到下方,石棺出现,高速的进行了解开石棺的手段,收取紫符,轰碎棺材,一具女子尸首出现其中,遇到水流就化为灰烬,同时,幽幽阴魂浮现出来,其身穿古代女子衣裙,面容娟秀,即便是女鬼,看起来也不是那样吓人。

    不等对方说话,我急急说:“是贤妃吧?我是徐栋找来帮你脱困的,赶快到纸人里来,我带你出去,快些,已经惊动了邙山鬼蜮。”

    闻听我喊出徐栋的名字,女子面容一变,然后,没有说话,化为一道光穿进我掏出的纸人之中。

    与此同时,我祭出一张师尊遗留的纸人,和我平时所用的纸人不同,这是一张看起来散发红光的纸人,此物的材质中包含某种妖怪的皮,是一种特制的罕见材质,这样的纸人施展替身术,可以最完美的将本身的道行和意志转移过去,看起来和本尊在场一般无二,当然,我会将其拟形成最陌生的形象。

    至于小仙她们,已经回归初代鬼棺,这地方不能让它们现身,只能让我的替身挡在前面。

    于此同时,我本身隐形匿踪的浮上去,四下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水鬼阴兵正冲着这里疯狂杀来,手中指诀一掐,超级纸人替身术起效,‘嗡’的一声,留在原地的红光纸人一下子就变成一个中年大汉的模样,散发的生气以假乱真。

    我本身都看不出半点异常,可见这道纸人替身术的神奇,真是沾了上辈子的光,要不然,我自身很难在陷落包围圈之后不露出本来面目的。

    替身纸人拟形的中年男子一出现,立马就被阴兵军团锁定,一霎间,冲在最前方的数十名阴兵咆哮声声的打杀了过去,一个个举起锋利的长矛散发恐怖的阴气波动,更有几尊恐怖的影子越过阴兵们率先冲到近前,和替身术拟形的中年人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

    这个替身使用的兵器我给设计成了方天画戟,长兵器,大开大阖的,因为我将九成道行灌注‘替身’之上,它的实力也是相当的高,和对方打的不亦乐乎。

    同时,向着相反的方向急速逃去,就见大量的水鬼发疯的过去拦截,一时片刻的不可能注意到相反的方向,我本身正在疯狂的逃亡。

    “嗷嗷……。”

    几声怒吼震动了水域,我回头就看见几道被光球包裹的鬼影出现在那里,心头一凛,高速查了数量,竟有四尊鬼王驾到!

    “要不要玩儿的这么大啊?”

    我吓了一跳,已经到了水面之上,赶快爬出大湖,继续隐藏着波动和气息,高速向着邙山边缘逃离。

    此时,并没有催动遁术,这时候使用遁术,和先时张客淳他们使用遁术脱离不一样的,容易吸引其他鬼王的关注,使用普通人最极限的速度狂奔,更不被注意,容易脱身,至于邙山那种封闭整个山区的大阵?不久前刚使用过,所以,没有道理连环使用,这样算来,完全可以一路逃出邙山去!

    不停接收着替身传来的讯息,新出现的四尊鬼王,汇合坐镇此地的那尊鬼王,和我的替身在不停的使用法术对轰,利用替身施展的都是自己从未使用过的各系法术,五花八门的,并使用某种林铭汝上辈子得到的禁术,不顾消耗的将道行提升到鬼王级,这才堪堪抵挡住这么多阴魂的攻击。

    好像是对方最厉害的那只鬼王下令要生擒活捉替身,所以,暂时没有被军团用箭矢侍候,不然,替身根本挨不住这么久!

    替身和我心神相连,它受伤的同时,我本身被牵引来的力量击中,一路跑一路吐血,替身术也不是这么好玩的,强悍的地方在于,半小时之内,绝对不会被发现是替身,让人郁闷的地方在于,连带的伤害我本身是脱离不开的,所以,受伤的愈发严重,凭着的就是毅力和坚持。

    二十分钟,我风驰电掣的跑到邙山边缘位置,而湖底下的替身到底是被打倒在地了,被一众鬼兵摁住、擒拿,地下却发生了大地震一般晃动起来,替身能看到湖底的水乱套了。

    替身被某尊鬼王拎着带离湖水,正好看到周边山峰倒塌,四边天翻地覆的场景,这套风水邪局受到连累,只是地下的墓葬局有了变化,就像是启动了多米诺骨牌,短短数十分钟就大变样了,无怪乎鬼王气的怒吼声声,对着替身连踢带打,用人类语言问着:“你是谁,出身何门何派?”

    打在替身上,隔空三分之一力量会传到我身上,我一个趔趄几乎摔倒,暗中记住那位打着替身的鬼王容貌,以后有机会,会跟他算账的,此时,只能忍着疼狂跑。

    替身在那满嘴胡说八道起来,说是;“看不惯邙山鬼域最近数年的德行,专门来替天行道的,只是一个无牵无挂的散修罢了。”

    “嘴硬。”

    鬼王们吼叫,齐齐上前动手,一时间替身算是遭罪了,就等同我本身在遭罪一般。

    已坚持到二十五分钟了,看到邙山出口了,谢天谢地,没看到封闭山区的超级屏障,我可以一鼓作气的脱离邙山。

    “你是何人?……站住,小子,说你呢,还不站住?”

    一道怒斥声猛地传来,然后,身后响起一道恐怖的飓风,我没回头看,就感知到这里出现了一尊鬼王,听声音是男的,我的障眼法,在鬼王这等级别高手眼中,只能维持数分钟,接着就会被看穿本来面目。

    所以,必须在数分钟之内,要么击杀它,要么摆脱它,没有更多帮手出力的情况下,想要击杀鬼王堪比痴人说梦,所以,此时我需要做的就是摆脱它。

    都露了行藏,我自然不再忍耐,一掐诀,远处山林之中的替身就‘噗’的一声化为青烟飘散了……。

    正要全力以赴撬开替身嘴巴的那几尊鬼王同时愣怔了,感受一下此时才显出的替身术波动,一个个火冒三丈、暴跳如雷的。

    顾不上那许多了,忙施展开遁术,咻的一声,法力全开,但这股法力波动和我本身的可不一样,这是迷惑人用的。

    只感觉身体经脉中齐齐沸腾起来,然后,足不沾地的向着前方冲了出去,速度这个快,赶上箭矢了,只一眨眼,已经冲出邙山的山口。

    “咦……?你给本王站住,不过是堪比半步鬼王的人类法师,你是逃不掉的!”

    一声呼啸,身后数百米的位置跟上一尊散发恐怖波动的鬼王,衔尾急追,根本就没有停留在邙山中的意思。

    我这个郁闷啊,本以为对方会有所顾忌,不会冲出邙山之外,不想这家伙直接冲了出来,这亡命的架势让人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