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18章 铁墓朱棺
    第818章铁墓朱棺

    我口中抑扬顿挫的吟咏起了法咒。

    “山灵灵,海清清,弟子遥遥拜三清,北斗七星挂天穹,天庭神将铠甲明,星风雨雪顺天意,冲天牛斗阴阳成,布阵踏位解凶局,幽冥墓葬开有时……,奉茅山祖师之名,秉天地自然大道,气罡连合,急急如律令,阵成……!”

    “嗡,彭……!”

    连环炸响,椭圆阵图猛地亮了起来,一股股气被引动起来,顺着某种特殊的轨迹开始高速循环。

    “出手!”

    我大喊一声,将浑身蓄满了的法力疯狂的灌注到流动的气体之上。

    与此同时,张客淳、蒙彩、小仙三女鬼、龙跃府、于冲和云漠烟都将法力灌注其中,这是无比强悍的实力,这么多堪比鬼王级的大佬一道努力,力量瞬间输出值惊天的大,一下子就让气流的运行速度提升了数千倍还多。

    法眼之中,只见这些气流齐齐扑到黑光屏障之上,每一股气流对应的是一个节点,同时起作用,就听黑光屏障内部发出闷雷般的响声,下一刻,‘哗啦啦!’黑光屏障像是碎裂的琉璃,迸溅的到处都是。

    恐怖的能量漩涡在半空不停出现,好在,在场的都是高手,不会被漩涡突然爆发的吸力引过去,不然可就危险了。

    周边气流变得紊乱,大家伙持续的输送法力,我没有喊停,大家伙就不敢停手,要是半途而废,那真就要哭死了,大约坚持了三个呼吸时间,但在我们心头,感觉都坚持一年半载了,这度秒如年的感觉真心不咋地,可不想总去尝试。

    “好了,收功。”

    我感知着屏障最核心的部分消融于无形,不由的透出了一股气,赶忙喊了一声,并开始收功环节。

    “呼呼……。”

    周边都是收功的动静,只这么短的时间,小仙三女鬼和龙跃府、蒙彩他们的鬼躯似乎变的透明了,而包括法力深厚的张客淳掌教在内,我们全部跌坐在地上,拼命的运转气劲,让体内几乎接近失控的气息稳当下来。

    这个过程使用了十几分钟,鬼王也好,法师也罢,总算是安稳了下来,将反抗的劲道消耗掉了。

    “我天,这是何等厉害的墓葬局?我们这么多人,竟然还如此费力?要是人数少一些,那就是白用功,根本就打不开。”

    于冲看着屏障消散之后露出的场景,心有余悸的感叹声声。

    能让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符门之主于冲发出这等感慨,不知为何,心底隐隐有钟自豪感,毕竟,这是我前生布置的东西。

    我完美的驱逐了这种感觉,人得要脸不是?前生是前生,跟我现在有毛关系?可不能随意的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习惯不好。

    自我反省一下下,我跟着看向屏障消失之后露出的阔大密室。

    原本看着就是一堵墙的位置,在黑光屏障消失之后,却显出一个面积数百平的巨大密室来,我没有意外,这本就是自身设计的山体内部结构,有啥意外的?当时使用的人力真心不少,要不是身居高位,还真就办不到。

    密室没有设置大门什么的,屏障就等同大门了,打开屏障,就能看到密室,当然,只有三边石壁,这一边直接连着通道。

    我们的目光都落到密室东北角的那个位置,那里,有一座修葺的很是高大的铁墓。

    当时,林铭汝下命令将墓葬浇筑了铁水,形成了铁质外皮,看起来就像是巨大且立体的梯形大铁块。

    “这就是墓葬吗,怎么还浇筑了铁水?”

    张客淳走上前打量着造型奇异的金属坟冢,很是好奇的样子,他又不是盗墓的,虽然在风水上堪称大宗师,但金属墓葬这样罕见,他一定没见过几座吧?

    我笑了一笑,行过去,想了一下,缓缓的将桃木剑持在手中,咻的一声,桃木剑狠狠穿透外表的金属,向着两侧一顿划拉,厚有半尺的金属板就被破坏了,露出下方的石料来。

    “方门主,注意着点儿,别有机关什么的。”

    张客淳却向着上方和周边打量,要是上面突然落下巨石,他都不会意外。

    暗笑,这本就是我设计的墓葬,有没有机关还用寻思吗?只有法术防御措施,都是有解决之法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机关暗器什么的,但面上自要领情,扬声说:“张掌教放心,感知过了,只有法力波动,没有物理性机关设置。”

    “那就好。”张客淳点点头。

    我对着蒙彩和小仙她们示意,鬼们都飘来帮我破坏墓葬,这种事自然不能让张客淳等人来做,只能老子领着鬼魂们辛苦些了。

    其实,到了这一步,也不用张客淳他们帮什么忙了,他们主要的任务就是帮我解除引来山川风水之力的黑光屏障,之后,我一人足矣。

    有鬼怪们帮忙速度很快,金属板都被掀飞,石料也被打穿,露出下方漆黑的空间,等待片刻,让空气流通一下,然后,我示意张客淳他们等在上方即可,我只带着龙跃府落了下去。

    下方就是禁锢棺椁的墓室了,我看向那具篆刻满禁锢类符咒的石棺。

    此物长两米八、宽一米五,乃是禁锢、折磨阴魂使用的石棺,林铭汝打造的,他的生父,就是那鬼宅中的康老鬼,正是被他的儿子禁锢此地数百年,每隔上几天就要被阴兵锁拿、活剐一次。

    这是林铭汝的报复,却要转世的我来解开恩怨,真是的,我何其无辜?

    心头怨念升腾,但也不愿多想什么了,事已至此,早点放康老鬼他们自由吧,因着这事儿,山海市那座鬼宅都有数百年无人敢接近了,里面有好多冤魂不能脱身,这是多么残酷的惩罚,也是够了。

    “龙供奉帮着护法。”我吩咐一声。

    “明白。”龙跃府应一声,落到我身后静静的飘在那里,他的鬼气扩散到周围的每一寸空间,一旦出现意外之事,能迅疾的反应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在石棺之前盘坐下来。

    这是林铭汝亲自设计的石棺,其上的那些符咒具备了多重阴人的陷阱,一般的陆地神仙级高手不知开棺方法,冒失的接触石棺都会被打飞,这既是林铭汝做为墓葬局大师的可怕之处,他利用的是自然存在的力量。

    调整好呼吸频率,心脏跳动缓慢下来,整体呈现特殊的状态,找准这个节奏感才能开棺。

    我脑中回忆林铭汝设计的种种细节,在某一刻,一掌击中了棺材头的的某个位置,这位置的符文霎间闪亮了一下,然后,‘吱呀’一声,厚重的石头棺盖向着侧方移动,冲天鬼气从其内穿上来。

    各种鬼啸声在耳边‘呼呼’的响起,阴风席卷整个墓室,周边元素混乱到极致。

    我屏气静心,不为所动,连续十几掌落到石棺之上,随着手掌击中石棺,那厚重的棺盖到底是全部横移出去了,轰然落地,砸的地动山摇一般。

    我缓缓起身,走到打开的石棺之前,低头去看,一具四边都被贴满紫符的朱红木棺,端正的摆放在石棺中心位置。

    暗中一叹,轻声吟咏法咒,一张张的紫符被我揭开,这都是前生自己炼制的东西,自然毫不客气的收好。

    “彭!”

    我一掌打碎了木棺之盖,黑暗中,木屑纷飞,但不能阻挡阴阳眼看到其中的景象。

    里面,摆放着一堆堆的碎肉和碎骨,这些,都是康老鬼的‘身躯’,当年的刑罚确实极端残酷。

    “尘归尘,土归土……,上天有好生之德,去吧。”

    我摆摆手,念咏了最后一段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