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15章 驱蛇之洞
    本以为只是解决一座墓葬局的事儿,但此时可不得了,这里等同被改造成邙山鬼域能量供给之地了。

    不用说,此地的风水局本就是勉强维持平衡的,我们要是下到湖底解决了墓葬局,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可能让此地的风水局彻底崩溃。

    结果就是,鬼王们耗费无穷精力布置的能量转化枢纽设施被破坏掉了,这一下子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同时,也会高速惊动邙山高手,我们几个客场作战,那等战况下,就是被鬼王们领着阴兵军团追杀的结果,弄不好还会有人手折在此处,毕竟,邙山不比其他地方,这里,高手如云!

    “不能动这的墓葬局,我们先去找另外一座,回头再说这里的事儿。”我咬牙下了决定,这也是最明智的决定。

    步行千里,就差最后一步就能功成,却要放弃,这感觉说不憋屈是假的,但此时惊动邙山,那就只剩下逃命一条路可走了,所以,还不如先去解决紫衣老鬼的墓葬局来的合算呢。

    张客淳他们齐齐看向我,一道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建议,暂时,先不动湖底墓葬局,回头再做处理。

    大家伙心情沉重起来,此事的难度在发现这事的时刻就直线上升了,虽然在场的都是各派大佬,但这里可是邙山,只说道行,堪比在场高手的就大有鬼在,我们怎么能不谨慎?

    再有,承诺帮着我完成墓葬局之事,以他们的身份,吐口唾沫就是钉儿,万万没有遇到危难就半途退出的道理,所以,我们认真策划即可,不会打退堂鼓!

    使用法术手段遮着各自的气息波动,我们从观察地形的山峰上退下来,深深看眼距离数百米远的大湖,我叹口气,随意的摆摆手,转身向着另外一条路而去。

    身后跟上四位高人。

    山路弯弯,一条条小路像是蛛网,我们在其中行走,扮演普通驴友的角色,不能露出破绽,我努力回忆着林铭汝禁锢紫衣老鬼尸块的墓葬局位置,加上罗盘给力,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找到了正确的路。

    又在密林中穿梭十分钟,眼前豁然开朗,已走出古树森林。

    我凝神看向前方,眼神不由一亮。

    一座看起来并不太显眼的山峰矗立在那,邙山中类似的山峰不知有多少,海拔都不算太高,因数量多,要不是那种最高程度的山峰,真就不起眼,但我看着这座和数百年前似乎没有太大变化的山峰,却感觉它在发光!

    和先前那座墓葬局环境大变样不同,眼前的山峰和数百年前相比,区别并不大,这才是正常的状态,数百年时间,对人类而言无比漫长,但对大自然来讲,只是弹指一挥间,本就不该有太大的变化。

    “就是那里,第二座墓葬局在那座山峰的某个山洞之中。”我指着远方,兴奋的和四位伙伴说着。

    大家亢奋起来,加速赶路速度,不过半小时已经身在山峰之上,又攀爬了五十分钟,使用的是普通人的极限速度,其实,我们要是运行法力,几分钟就到山峰中段了,但那就露了身份,普通人哪有那种速度?没辙之下,我们只能一步步的爬到这个位置。

    “那里,就是那里!”我指着野藤密布的山崖处喊着。

    随行者一道看去,只从外表看,真就看不到那里有山洞。

    快步接近,我找到一根长长枯枝,将密密麻麻的野藤扒拉开,五六条花纹大蟒蛇猛地落下来,到了地上就盘起来,昂起蛇头,一道对着我们吐信。

    “死开!”

    我冷冷吼叫一声,暗中送去震慑气息,这是障眼法掩盖的气息。

    几条水桶粗细、长有数十米的超级大蟒蛇,感受到恐怖气息的同时就吓得趴到了地上,下一刻,惶恐的像是遇到天敌般,慌不择路的向着四下草丛蜿蜒爬去,速度那个快,一眨眼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动物,特别是活得久的动物,感知比人类不知敏锐多少倍!

    刚才我只是随意送去的一道威吓气息,几乎将它们吓死。那一刻,在它们简单的头脑中,我们这一行生物,就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霸主,哪敢继续嘚瑟?赶快逃命才是真的。

    “方门主很威武嘛。”

    云漠烟似乎对讥讽我很感兴趣,这是又逮到机会了,马上不遗余力的讽刺一句。

    吓跑几条大蟒蛇,在普通人看来确实威武,但在我们这些修道的法师看来,这就是小孩过家家般的把戏了,云漠烟这句门主威武的话,恶意满满。

    “噗嗤!”蒙彩忍不住笑了一声。

    于冲满脸尴尬的看我一眼,张客淳还是如同上次一样,紧盯着野藤散开后露出的洞口打量着,似乎,里面有个绝世大美人在对他招手一般……。尼玛,这就是一只地道的老狐狸!

    我收回目光,琢磨着张客淳这等圆滑世故的大佬,为何女儿被害和身边埋藏敌人间谍会如此的后知后觉?难道,他是故意的……?

    无怪我这样想,和张客淳打交道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感觉此人深不可测,这样的巨头,身边发生这么多大事,一点异常没发现,一点反制手段也没有?听起来这样悬乎呢!

    总之,我感觉怪怪的,但目前也没有什么依据支持这种猜测,只能将感觉压于心底。

    狠狠瞪了跟着嗤笑我的蒙彩一眼,看向云漠烟,面上挤出生硬的笑,用很是冰冷语气回应着:“大供奉你谬赞了,不过是几条小蛇,谈何威武?其实,本门主是念着上天有好生之德才做此事的,先前观大供奉身外戾气一闪,担心这几条小蛇,冒犯大供奉雌威,要是被你一招儿斩成数段,死的岂不是冤枉?所以,就抢先吓走了它们……。”

    这话里面的隐藏意思是:你这个冷漠的女人冷血冷心的,看起来随时都会暴起杀生,很没有人性……!

    我蕴藏的意思有点深。

    云漠烟脸上一下子就黑了,显然是听明白了我暗指的深意,似乎,能听到这女人磨牙的动静了。

    各大宗门细分之下,源出道佛两派的居多。

    这两大宗派,挂在嘴边最常说的话就是怜悯世上生灵、看重生命。

    不管他们用哪种语言修饰,基本上都是这个意思。

    我暗指云漠烟有可能是心狠手辣、随意杀生之辈,她不恼火才怪!这和道门积累功德的宗旨相违背,就差直接喊她一声女魔头了。

    这意思很隐晦,我也没有明着说,她也说不到我。这就是语言的魅力所在,我明明点出了什么,但却可以做到不留话柄,谁也没有办法指责我什么!

    看着云漠烟气的几乎内伤的脸,老子心头这个高兴啊,但面上自然还要保持着平静。

    “这死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我,不给她点儿厉害尝尝,想必以为老子好捏吧呢?接连受挫,知晓老子的厉害了吧?“

    心头暗爽,脸上笑眯眯的。

    “方门主真是一副好嘴牙,伶牙俐齿、头头是道,佩服,佩服。不过,本座需声明一点,善待众生是茅山的宗旨,本座也是这样做的,先前露出戾气,是因要戒备山洞中有什么邪物。”忍着怒气,云漠烟如此回答。

    “哦……?这样啊,甚好,想来茅山大供奉也该是悲天悯人的心怀,值得世人尊崇。”我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声,同时想到:于冲该说话了。

    果不其然,下刻,咧着大嘴叉子笑着的于冲走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