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13章 巨头入邙山
    翌日清晨。

    私家飞机带着媛媛和杉杉飞向山海市……。

    承诺不久后就去看她们,毕竟,楚念瑶山海站演唱会不几天后就要举行了,届时我会作为嘉宾出场,自然要到山海市去,就可以和媛媛她们见面了。

    冷杉欲要拜入鬼门的事儿,张客淳还是没有松口,我不急,等着张大掌教想明白就是,其实,很佩服他的,十几年不见的女儿,要是我的话,估计,一时片刻都不想让她离开身边。

    但张客淳最终还是尊重了女儿的想法,让她继续以冷杉的身份生活在山海市,这种豁达的胸襟,似乎和师傅稻花真人有些相像,我钦佩有加,不会说出来就是。

    张客淳掌教留了下来,将参与接下来的邙山之行。

    他以为要帮着蒙彩刺杀曾秀倾夫妇,殊不知,不知不觉的,邙山之行的目的已经改变为解决棘手的墓葬局了。

    昨夜,回到酒店之后,我暗中和蒙彩交代了过去那一天发生的事儿,捡着能说的说,张星霜就是冷杉的事保密中,她掌控的地下迷宫鬼殿,我也没有多说。听闻灵尘子和妙影子竟然就是大卧底,蒙彩相当吃惊。也无怪他这样,毕竟,以他的老辣也没有感觉到这两人的不对头,自然很是震惊。

    应张客淳的要求,关于此事,不会对茅山符门之主于冲和大供奉云漠烟说明,张客淳的意思是要捂盖子,不让道儿上知晓此事。

    两位长老无声无息的离开,张客淳亲自补位的缘由,这位大掌教自然有一套说辞。

    张客淳非要掩耳盗铃,藏着掖着宗内丑闻,我也只能应下来,当一个闷嘴葫芦了。

    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最迟十天半拉月的,关于这件事的风言风语就会传遍天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话可是有科学依据的。

    对此,张客淳的态度是能捂住多久就捂它多久,我只能给他面子的配合一下了,茅山两位大佬发现张客淳替代了两位长老,面上一个劲儿的说着‘和张掌教见面很荣幸’之类的客套话,但我和张客淳都看出来了,于冲和云漠烟一定是开始怀疑了,估计,茅山搞情报的那些人会行动起来,不久后,事儿可就捂不住了。

    这世上,真正的秘密就是除了自身之外没有活人知道的事儿,但眼下这件事涉及到的人太多了,很快就会漏风声,这点,张客淳倒是有了心理准备。

    既如此,那就先这样吧!

    找了个机会,我告知了几位大佬曾秀倾夫妇失踪的事儿,说是鬼门安置在邙山鬼域中的眼线通报来的讯息,完全可以采信。

    邙山鬼域一直封锁此消息,但不能永远防住消息外露不是?

    情报来源听着很可信,他们也就信了,拟成活人状态的蒙彩鬼王也表现出第一次听到此事的模样,十足的老狐狸!

    总之,此事在三位高人面前算是圆糊过去了。

    他们听闻情报后都有些吃惊,不明白厉害如曾秀倾夫妇那样的鬼王,因何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我也没法解释啊,干脆趁热打铁,提出让他们帮着解决邙山中两个墓葬局的事儿,反正,来都来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三位大佬斟酌了一番,到底是卖了个面子,同意下来,我暗中欣喜。

    以上这些就是过去的后半夜中,大家伙达成的共识,而此时已是早晨六点半了,我们五个收拾利索,准备好要出发了。

    自愈力又有了提高,后半夜短暂的睡了几小时,早晨醒来后,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不耽误今儿的正事。

    我们五个,包括蒙彩在内都使用了障眼法,外人看来,就是五个入山探险的驴友,面容和穿着都是相应的样子,很是普通,不显眼。

    不光是外貌上要使用障眼法,进了邙山之后,行动起来,如使用法力和罗盘之类的法器的时候,也要记着使用障眼法掩人……鬼耳目。

    只有这样儿,在邙山之中,才不会引起邙山鬼域巡逻队过多的关注。

    要是我们使用本来面目,云漠烟在道儿上不是很出名,或许,知道她长相的鬼王也不多,问题还不大,但不论是我还是张客淳,样貌早就刻在众多鬼王心头了,加上蒙彩和于冲,要是使用本身面容,这是登门挑衅还是咋的?

    就更不要说肆无忌惮的使用法力了,那和宣战没两样。

    这是我们要尽量避免的状况,毕竟,来此地是有目的的,不是来打仗的,一切以完成既定目标为原则。

    只能以其他的身份入邙山了,免得刺激到邙山鬼域于非常时期变的无比敏锐的神经。

    背着各自的包和趁手武器,在障眼法掩护下,我们五个悄悄进了邙山。

    走在山路上,抬头看看上空,雾气还是那么重,明明山外阳光普照,但进了山中却感觉到了隔绝之地一般,温度下降就不说了,阳光都难以透进来,真亏邙山的植物还长得特别高大,阳光不多的状态下,难道吸收的是阴气吗?

    这样一想,更觉着山中鬼气深深!

    我翻手亮出师傅遗留的那张罗盘,看着上面跳动的针,回忆着林铭汝布置墓葬局时的方位。

    数百年过去,其他的山脉或许变化不大,但邙山中可是有鬼域的,不知何时就会大变样一番,现在和以往相比早就不一样了,就像是这里经过了沧海桑田,所以,即便我记着林铭汝布置墓葬局的位置,此时想要找到也要费一番工夫。

    更不要说,还要分出心力维持小型幻术和障眼法,免得被鬼域发觉某法师正在山中‘折腾’,那等在前方的可就是大战了,非我所愿。

    大嘴叉子的于冲上前来,跟着看了看罗盘,抬头左右的瞅瞅,轻声问:“方门主,光说是帮着你解决两座墓葬局,但你始终支支吾吾的,也不说明为何要解决两座墓葬局?昨夜看你太疲惫,也就没催问,现在时间富裕,你是不是和我们大家伙透露一下,为什么要针对邙山中的墓葬局啊?”

    我闻言心中一叹,该来的始终会来,避让不过去的,这些高人的眼中不揉沙子,即便答应帮忙了,不说个一二三出来,他们也是放心不下来的。

    听到于冲的话,剩下的几位都围了过来,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那个,诸位,其实是这样……。”

    我没辙了,有些事不说清楚,人家不会糊涂的跟着卖力,如是,只能将古橘身边发生的鬼夫事件和鬼宅两只紫衣老鬼的事儿,简单的述说一通。

    具体的姓名和位置,以及某只紫衣老鬼是我上辈子生父阴魂的事儿,坚决不说。

    这样一解释,高人们就明白来龙去脉了。

    以他们的人生阅历,很轻松判断我说的是实话,虽不够详尽,但也可以理解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两件事都指向邙山中的墓葬局,真是烫手山芋!方门主当年在那个鬼宅中答应两只紫衣老鬼的时候,还只是刚入门不久的状态吧?果然,初生牛犊不怕虎,先不说你为何闯进那样恐怖的鬼宅,只说你真敢答应下这样的事,年轻一代中,你绝对的这个!”

    云漠烟大供奉举起大拇指。

    老脸霎间通红!这女人讽刺我呢,谁都能听出来!

    没好气的笑笑,轻声说:“不敢当,估计,我只比大供奉同龄之时猛上那么一些罢了,小事儿,不值一提!”

    云漠烟似笑非笑的神情凝固在脸上,接着就是尴尬,本想讥讽我来着,结果,我毫不客气的对比了她同龄之时。

    真是笑话,当今天下,谁能在同龄时,胜过我所取得的成就?她自然得吃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