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08章 魔扼挟
    我麾下的鬼怪们迅速后撤,联手布置防御,好悬被冲击波连累了,我本身就更不用说了,连环反震之力隔空传来,身上骨头都断了,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小仙她们扛着我向后退,这才躲过冲击波,然后,我突然发现可怕之事,那就是,周围的空间忽然变小了,这证明对方事先布置的力场,因为冲击波力量太强而碎裂了,那冲击波会不会将媛媛和杉杉卷入……?

    一念及此,我大惊。

    尘土弥漫的通道中都是,缓缓的落下来,远处的场景终于清晰了,我被小仙她们扶着坐起来看过去,眼瞳霎间缩成一个点。

    大概数百米远,浑身都是血的灵尘子和妙影子都背靠墙壁坐着,他俩身前都有一个女孩挡着,是被他俩控制着挡在身前的,正是左星媛和冷杉。

    两个女孩处境不妙,各自被一只手掐住脖子,看样子,只要一使劲儿,就能掐断两女孱弱的脖颈……。

    我一转念就明白了,先时,混乱中力场碎了,两个魔头正好被击飞到两女附近,他俩合力挡住冲击波避免两个姑娘命丧当场里,但同时,也等同捉住了人质,有这两位在魔头之手,我岂敢轻举妄动?

    要知道,此时局面等同我和这两位高手两败俱伤,但我方的鬼道三才阵和龙跃府等高手还有一战之力,对方夫妇却接近失去力量的边缘了。

    只要命令鬼怪们出击,就能将这两尊大敌绞杀了!有着先前你死我活的斗争,对方很明白,一旦出现那等场面,我绝对不会留情,放虎归山可不是我的性格。

    所以,让我方投鼠忌器的人质,就显的无比重要了。

    “方钢,别动,你敢让那些鬼动一下,贫道就掐断她的脖子!”

    灵尘子手中控制的是冷杉,这姑娘被掐的面孔发青,灵尘子又松开点手掌,冷杉猛地透出一口长气来,眼中泪花再也忍不住的滑下来,但愣是倔强的不出口求饶。

    这是个聪明的姑娘,知道她乱喊乱叫乱求救,只能将事情变得更糟。

    妙影子控制住的是左星媛,很明显,她以灵尘子马首是瞻,灵尘子要是下令,妙影子会毫不犹豫掐断媛媛的脖子。

    我冷眼看着,没有说话,因为,肺叶之内都是血,光忙着吐血了,哪有精力说话?

    小仙和我心神相通,急忙过来,在背包中翻找出丹丸喂我吃下,然后,三只女鬼一道运功,用阴气帮着我体内的断骨对上,这样能大大缩短自愈过程,只是,其中的痛苦非笔墨所能形容,我也只能咬着牙忍着,冷汗和热血浸透全身!

    半响后,算是暂时控制住伤势了,我吐出几口发黑的血,也能说话了,只是不太利索。

    “老匹夫,有种冲着我来,对小姑娘出手,算什么大长老?无耻之徒!”

    我恶狠狠的叫号,经过这一过程,双眼能力时限早就过了,此时的我虚弱的不像话,这些话自觉恶狠狠的,但落到对方耳中,却是孱弱无力的。

    “方钢,真是小看你了,想不通你有什么本事,竟然接连的和我们夫妻拼成平手?这太意外了,当今世界……年轻一代中,你绝对是第一!甚至,老一辈高手中能威胁到你的都不多了。”

    “这等成就的年轻人,贫道一辈子也没有见识过,厉害!……稻花真人名不虚传,我那犬子要是有你这等本事和毅力,哪用我老两口帮忙?一定会被张客淳大力支持的,可惜,贫道没这等好命。”

    灵尘子掐着冷杉脖子,断断续续的说着感慨,还间杂着吐血声。

    说完这话,他用另一只手掏出丹丸吞下,气息跟着稳定了不少。

    老家伙的存货果然都是上品,另一边的妙影子也没有说话,想必是忙着调息呢,为顺利脱身做准备。

    我方还有这么多鬼怪可以使用,他们召唤的投影,却在刚才的冲击波中完全崩溃,且此时只剩下不足一成的战力,不可能再度召唤强悍的天将投影了,所以,利用人质顺利脱离险境,就是这对道侣此时迫切要做的事儿。

    我和杉杉她们的友谊,此时就是一道枷锁,令我根本不敢妄动,要是因此让两女出现不测,如何对自己交代?

    感慨了一番,灵尘子吐出一口长气,说话稳定了许多,缓缓说:“方门主,不得不承认,杀你的计划失败了,……没关系,咱们完全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贫道会带走这两位姑娘,可以不伤害她俩,但要求是,方门主需要用本命心魔发誓,不得将贫道和妙影的身份告知任何人。”

    “贫道和妙影会继续和方门主合作,一道去邙山,……我俩也可以发誓,绝对不在邙山中搞鬼,这是合则两利、分则两败的事,为了两位姑娘的安全考虑,贫道希望方门主同意这项提议,从此后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我眼底怒气一闪,想了一下,凝声说:“老匹夫,你先将人放了,本门主可以保证,不会追杀你们两人,至于这道消息?已经瞒不住了,我会通知张客淳的,你们不要妄想继续混在龙虎山之中了,那是没得商量的事儿,要我给你们打掩护,白日做梦。”

    “方门主,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贫道手中有牌,你有吗?”

    灵尘子的脸上升起不屑之意,随着这话,还用劲儿掐着杉杉脖子,小姑娘憋的脸孔发紫,他才松了手。

    “你不是个人,行为和牲口没有两样!妙影,观你多少还有点儿人性,你就这样继续为虎作伥吗?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你们这是在自掘坟墓!……本门主放你们走,已经仁至义尽了,不要蹬鼻子上脸,那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我扭头看向控制着媛媛的妙影子。

    “唉,方门主,你说的本座何尝不知……?但是,我俩的身份一旦败露,势必连累我那可怜的孩儿,让他担着孤儿名头拜进龙虎山门下,忍着心疼……看他在生死中历练,好不容易才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可以去争夺掌教大位了,只要努把力就能功成名就。”

    “这时候……你要是将我俩身份说给张客淳知晓,数十年苦心经营岂不是付之东流水了?还请门主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

    “好,说的真是好!可怜天下父母心,这话在你俩身上得到极致体现!问题是,妙影,你看看这个姑娘……,她也有父母,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她的父母会伤心欲绝的,你害怕自家的儿子前途叵测,就忍心看着他人的女儿受伤害,这是什么逻辑?还是说,你觉着全天下都欠了你们的?真是荒谬!”

    我怒不可遏,要不是受制于人,已下令鬼怪们将两个极度自私自利的家伙撕成碎片了,他们的思维模式太恐怖了,只有自己,从无他人,这是何等自私残忍的心性?要我理解,我如何理解啊?

    “灵尘子,你当年伙同阴阳真人一方害了张星霜的事儿,从现在起就将大白于天下,别想继续瞒下去,张客淳会找你们算总账的,但愿你们逃得足够远,记着带上你们的儿子,有多远逃多远吧。”我冷冷说着。

    住口,方钢,你真以为贫道不敢杀人吗?和你说了这么多,你竟油盐不浸……?真是愚蠢!贫道这就捏死此女,让你后悔去吧!”

    灵尘子手上青筋鼓动,就要用力。

    那边的媛媛受不住压力的哭着大喊:“不,不,不要伤害杉杉!”

    “老匹夫,你敢!你若伤了她,本门主定会发誓,上九霄入地狱,也会将你那儿子捉来为她偿命!不信你就试试!别以为本门主心肠好就做不出来这种事,惹急了我,让你老年丧子!估计你那儿子手中的人命不少,本门主就当除魔卫道了。”

    我怒声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