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00章 法眼也有失灵时
    我盯着上方,眼眸喷火。

    这道猜测被当事者亲口证实了,感觉无比愤怒!

    “孽障,你还算是个人吗?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豺狼!十几年前,张星霜还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女,你竟然伙同阴阳真人设局,针对这么个无辜的小姑娘下杀手?对外透出她的行踪,导致她受害。亏了张星霜无比的信任你、崇拜你,你真是没人性!”

    我再也忍不住了,空出一只手来,指着上方井口的那张老脸大骂起来。

    “方钢,方门主,稍安勿躁,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张星霜身为张客淳女儿,本身就是罪过,谈何无辜?”

    “张客淳在龙虎山内大权独揽,表面尊敬我们这些做长老的,但见真章的时候,向来乾纲独断,他以为自己是谁,古代的王吗?扯淡!贫道偏不信邪。”

    “方门主,你一定只是知晓历代龙虎山掌教姓名,却不知他们之间的关系吧?贫道可以告诉你,从张客淳这一代向上推,已有八代张家人执掌龙虎山掌教大权了,张家在龙虎山内部已形成了气候,而我们,即便有天大的能耐和贡献,也没有机会染指龙虎山掌教大位。”

    “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你只看到贫道对付张家的手段,你可知数百年来,张家为了维持自身的掌教地位,暗中下手杀了多少有威胁的同门弟子吗?”

    “这都是暗中进行的,秘密的,外人不知,这其中就有贫道的祖父,当年他惨死于张家人手中,不知多少冤魂想要将张家送进地狱!贫道从小就是孤儿,那是父亲故意制造的身世,只有这种身份,张家才会放心。”

    “奋斗七八十年,才有今时今日的大长老之位,其中艰辛,不说也罢,方门主,我只问你一句,你觉着,张家就是正义的吗?”

    灵尘子满脸悲愤。

    我悚然而惊,第一次听到这等秘闻,回忆一番,确实,从张客淳往上推,多代龙虎山掌教都姓张,听着似乎天经地义,但事实呢?难道中间没有残酷的阴谋和诡计,谁信啊?

    “灵尘子,按你所说,张家和正义不搭边,但这并不是你多行不义的借口,所以,我无法苟同你的所作所为,张家做过那等恶事的人该死,但该死的绝不是张星霜那种无辜的少女,所以,你也该死!”

    我指着灵尘子怒斥。

    “闭嘴,方钢,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休怪贫道心狠手辣了!”

    说着这话,他收起短剑,双手不停掐诀,‘嗡’的一声响,深井之内猛然闪亮起来,一道道亮晶晶的细线在井壁上延伸、闪耀,可见,杀阵已经催动。

    这是借来邙山鬼域空间力量的杀阵,即便陆地神仙也会被镇的没脾气,何况我此时还不到那等层次。

    “灵尘子,回答我最后两个问题,其一,你的伪装为何如此高明?在身边许久,我都看不穿你变的关虎?其二,鬼屋地下迷宫事件,是你策划、实施的吗?”

    我努力抗衡着周围传来的沉重压力,喊出这话。

    “方钢,看来不告知清楚,你就不死心啊!也罢,就让你做个糊涂鬼……,不对,要将你的阴魂也灭了,不然,你的阴魂也会作祟,那就让你做个明白的死人好了。”

    “你本身天生的阴阳眼,还进化过多次,哪是一般的法术能迷惑的?贫道使用了一张祖父遗留的黑符,是一张炼法失传的黑符,作用是将变化之术施展到极致,即便半步飞仙大能也看不出来真伪,为了对付你,贫道忍痛使用了此符,这才没被看穿,不然,再高明的法术也瞒不过你这么久的时间……。”

    “至于这地下迷宫灵异事件?实话实说,贫道很意外,这真不是贫道设计实施的,包括这口深井,也是贫道临时起意‘征用’过来收拾你的,地下迷宫之事和贫道无关。”

    “当然,这地方无形中帮了贫道一把,你死在这里,即便事后女相如来等高手来调查,也只会怀疑迷宫事件背后的法师搞鬼,和贫道再无干系,贫道的身份就可以暂时安全了,蒙彩那边想办法糊弄过去即可。”

    “不比你的身份,蒙彩是鬼王,在阳间想调查出贫道来,他没有渠道和资源,背后站着鬼门的你才是最大的威胁,放心,我们会协助蒙彩继续追杀曾秀倾夫妇的,关键时刻,坑死他一了百了……,哈哈哈!”

    灵尘子低头看着我,如数倒出。

    “真不是你实施的鬼屋迷宫事件?太可惜了!”我很是遗憾的摇头。

    “啧啧……,方钢,你都要被辗死了,还有功夫关心其他事儿?这心也真够大的!”灵尘子被气的直笑。

    “当然有心情了,因为……。”说到这里,我忽然松开手,任凭身体向下自由落体,同时喊着:“我不是我!”

    “这话什么意思……?”灵尘子大吃一惊。

    ‘噗’的一声响,深井之中的‘我’化为惨白纸人,被井壁传来的恐怖力量震成纸片到处飞舞,‘噗、噗’的燃起了阴火,在接触井水之前,已经化为黑灰,包括桃木剑在内,都是纸裁的。

    “不可能!你如何骗过贫道法眼的?替身术有这样高明的吗……?”

    灵尘子疯了般大喊,倏然回身,一眼看到我被小仙她们拎着悬浮在半空,灵尘子的面容都变得扭曲了。

    淡然笑了,我本身自然不可能将纸人替身术施展到这等地步,但是,林铭汝可以啊!他研究出的诸多密法中,就有一道可以欺骗绝顶高人感知的纸人替身术,欺瞒住半小时是极限,但也比我施展同类型法术时数分钟就被看穿高明的太多!

    关于此事,我不会跟卧底之王灵尘子筒子说明的,让他糊涂去吧。

    灵尘子缓缓的将背着的桃木剑出鞘,持在手中,指着我问:“你为何早有防备?难道你早就看出我不是关虎?不对啊,那可是特殊类的黑符,不该失效的……。”

    示意小仙她们将我放在地上,感知一番,法术力场还在,媛媛她们还被隔在外头,这让我放心了,只要不将三女卷进来,那就好。

    “灵尘子大长老,方钢有礼了。”我先照单还了回去,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气的对方眉头直跳。

    “大长老,不用怀疑了,法眼也有失灵时,本门主确实有骗过你法眼的纸人替身术,但这就是秘密了,不和你多说了,你只需知有这么回事儿就得了。”

    “至于为何会对你有防备?其实,这和你的表演无关,说实话,你的演绎相当精彩,本门主也看不出破绽,关虎这人演绎的完美,本门主并没有怀疑关虎是他人假扮的,所以说,那张特殊类的黑符起效了”。

    “那怎么……?”灵尘子不解的追问。

    “原因说出来也很简单,要知道,本门主的岁数确实不大,但一路走来,时不时的就掉到别人挖好的大坑中,每一次都死里逃生的,其中,比肩你精彩演出的大魔头更是不少,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本门主吃亏太多,这警惕心就远超常人了,且无比多疑,即便是最信任的人,也会保留几分疑虑,如此性格,做事时候,下意识的会选择安全些的方式。”

    “如,当你发现了一口井的时候,我的心头就无比警惕,以往经历中,在深井旁吃亏可不再少数了,那时候,心头闪过老祖宗教导的话,说是,两人不看井!就是为了预防另外一人突然下手的意思。”

    “自身一人的去看井,安全方面才有保障不是?”

    “遵循着这道安全原则,我暗中祭出了纸人替身术,这只是防患未然的手段罢了,并非怀疑到你。本身则借着三女鬼组成的鬼道三才阵强大气场,暂时的遮挡身形,跟在了你们身后。”

    “当你暗中催动隔绝力场之时,我就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是多么的有道理了,什么心脏移动换位躲过了袭击,那是吹牛皮!反正我是不会那招儿的,所以,你刺中的只是个替身纸人罢了。”

    说完这些,我笑眯眯的看向脸色铁青的灵尘子大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