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97章 传说中的器皿
    媛媛讲完了故事,眼睛红红的,无助的看向我。

    我的心一软,伸开手示意。

    媛媛哭着投进我怀中,我只能抱紧她、拍着后背予以安慰,除此之外,真就没有太好的办法。

    原来,媛媛竟然受过这么大的刺激,她没有真的变成神经病,已经是奇迹!

    杉杉也泪眼朦胧靠过来,抱住闺蜜媛媛。

    “没事,不怕,有我在,你一定能活着走出这里,而且,心理上一定会痊愈的。”想了一下,说出这话,保证媛媛活着脱险比较简单,毕竟自己的实力今非昔比,但想要治愈心理伤害,哪是说说这样简单的?

    不过,林铭汝擅长多种幻术,我只要加以利用,营造一些幻境,比如,就像是医生所言的以毒攻毒,弄一些恐怖级别适合的幻境治疗媛媛,循序渐进,应该有希望治愈。

    想到了这些,我才给出这种承诺,实在是不忍心看见媛媛吃苦了。

    我和杉杉都安抚着她,媛媛很快镇静下来,不一会就离开我的怀抱,歉意的看看我衣物上的水痕,我笑了笑示意无所谓。

    啪!

    火把弹出了小火花,在半空炸裂,发出轻微声响,那边厢的梵萄和关虎睡的深沉,又惊又累的,一躺下就陷入了沉睡。

    “杉杉,当天你接到媛媛求救的电话没?确定她经历的只是一场恐怖幻觉?”我看向冷杉。

    冷杉漂亮的脸在火把照耀下有了一分血色,看起来心神稳定,这小姑娘心理素质真心不赖。

    “方哥,当天傍晚我在家帮着父母款待客人,确实没接到媛媛的电话,后来,才有方家的电话打来,告知我媛媛出事了,慌忙赶去医院,她处于昏迷中,我和媛媛父母一道守夜,第二天媛媛才自行醒来,高兴坏了我们。”

    杉杉手指摁一摁太阳穴,回答了我的问题。

    从她的回答,可以确认,媛媛其实就是在放映大厅和红裙少女鬼眼接触之后,就已经中了厉害的鬼术,产生了一系列的幻觉,从那一刻起,媛媛的意识都在幻觉中游逛,一直到对方放弃了攻击,媛媛意识才从幻觉中回归本体,引发了影院的混乱。

    轻轻点了点头,我梳理着已知道的诸多讯息,又借着火光打量左星媛和冷杉几眼,手指敲击一下桌面,有些疑惑的说:“看样子真是幻觉,那么,媛媛,按你所言,从那一场恐怖的见鬼幻觉中醒来后,那只红裙少女鬼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是吧?”

    “是啊,方哥,这也是我始终都不解的地方,就跟突然之间被鬼缠上一样的让人不解,不明白自己哪里招惹到女鬼了,要那样残酷的折腾我?更不明白为何突然之间女鬼就销声匿迹了,那她折腾一番是为了什么?岂不是做了无用功,难道只为了吓唬一场,让我心理失衡吗?反正,从那一晚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少女鬼出现。”

    “那在梦境之中呢?”我追问一声。

    媛媛努力的回忆一番,摇摇头,看来,做梦时也没梦见过。

    杉杉好奇的看来,不明白我为何这样问?

    我缓缓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总感觉媛媛述说的见鬼事件充满特奇怪的部分,就像是媛媛所言,莫名的见鬼,莫名的鬼不见了,这都太奇怪了!

    一般而言,普通人见鬼并不是经常发生的事儿,严格讲,是很罕见的事儿,特别是红衣厉鬼这种级别的。

    之所以称之为厉鬼,那就是因为怨气深重,留有因果,所以,这样的鬼不复仇或完成某些目的,绝不会老老实实的入地狱报道,因执念深重,它们容易迷失本性、滥杀无辜。

    那么,这事儿就有意思了。

    红裙子少女鬼因何找上左星媛呢?和她有深仇大恨?这说不通,以我对媛媛的了解,这是名非常有善心的女孩子,当日遇到陌不相识的我,都不会干看着,那可是冒着被讹上风险的,她不还是义无反顾吗?

    这样儿的女孩怎会害人?她身上也没有戾气缠绕,证明手中没有人命纠缠之事,为何会引来厉鬼?

    难道,有人对她下咒施法?确实,除了因果关系引来的厉鬼,这种方式也能唤来厉鬼。

    要真是如此,那就是说,施法者后来改变了心意,将鬼招回去了,不想赶尽杀绝?这也能解释红衣少女鬼的不再出现。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缘由引来厉鬼吗?还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媛媛本身不普通,或许是某种吸引鬼怪的体质。这不难理解,像是我,就是天生的阴阳眼,这种体质天生就招引鬼怪。

    “媛媛,你实话告诉我,电影院那次是你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真鬼吗?还是说,你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鬼了……?”

    我停住脚步,转头凝重的问,眼神凝在媛媛身上。

    媛媛听到这话,楞了一下,然后,果断的摇头,认真的说:“方哥,我那次确实是第一次见鬼,再见到鬼怪,就是现在了,一辈子也就遇到了这么两次,每一次都快要弄丢小命了,这种事,自然是越少越好,其他时间所谓的见鬼,都是在鬼屋和影片之中,那都是假的。”

    我细细打量媛媛的神情,确定她没说谎。

    沉吟一息,忽然记起林铭汝看到的某部秘典,上面罗列了传说中的一十八种逆天体质,其中有几种,是鬼魂们最垂涎的体质。

    遇到这等适合移魂的体质,只要等原主人灵魂消亡,就可以轻松的借尸还魂,还不用受时间和某些天地规则限制,能够继续存活下去。

    这样的体质千万中无一,反正,林铭汝一辈子也只是遇到过两个这样的人,这两人其实都不是本来的那个人了,都被不知名的阴魂占据了身躯,但阴魂占据之后,就和正常人一般无二了,融合度达到惊人的百分百。

    相比这种特殊体质带来的好处,如孔晶那样借尸还魂后受到时间限制、不久后就会再度死亡的禁术,真不知强悍了多少倍!

    不过,这等最适合当‘器皿’的人太过罕见了,一般的法师,一辈子遇不到一位。

    鉴定这种体质,我倒是知晓几种简单的方法,要不要找个机会在媛媛身上鉴定一下?要知道,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厉鬼缠身事件呢……?

    只是朦胧的想到这里,但还是觉着这种可能性太小了,算了,先不要想这个了,反正,认识了我,即便媛媛真是这等特殊的体质,以后也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她的。

    再说,鸠占鹊巢前提是原主人灵魂灭亡之后,媛媛本身的灵魂只要存在着,就没有任何阴魂能占据她的身躯……。

    收回自己的想法,我看看身体紧挨坐着的两女,很羡慕她们之间远胜一般闺蜜的感情,陪着媛媛经历恐惧,这得是多么深厚的友谊才能做到?冷杉很了不得啊!

    我看向杉杉的目光变了一分,特别的欣赏。似察觉到我的眼神,杉杉脸颊红了一分,找个空子,对着我回应式的微笑……。

    点点头,不着痕迹收回目光,轻声说:“你俩趴在石桌上睡一会吧,我来守护,放松心神,好好休息,不知要在这里多久呢……。”

    “好,我们听方哥的。”

    两女一道点头,同时伸出一条手臂,杉杉枕着媛媛没受伤的那条手臂闭上眼。

    相同的动作,媛媛枕着杉杉的手臂闭眼小憩。

    这场面看着无比温馨。

    我无声的踱步到石门位置,耳朵贴在那里倾听外头,没什么异常动静,如是,缓缓坐在地上,盘膝闭眼,看似打坐休息,其实,心中不停的闪过媛媛述说的灵异事件。

    不知为何,总是感觉这个事件很不一般,似乎,隐藏着天大的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