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88章 今儿个暴走魔王
    第788章今儿个暴走魔王

    我扭头示意己方的三名姑娘向后退,距离这里远点儿,然后,瞪了躲在身后的关虎一眼,他尴尬的吞咽口水,只能装着男人的样儿站到我一边,怒目而视前方,算是尽到了当小弟的义务。

    点点头,我扭回头,认真看向拍打着衣物刚从地洞中钻出来的两个人,重点看向那名个头不过一米七多点儿、面容普通、神情阴戾的中年保镖。

    此人阴沉着一张脸,像是谁都欠他八百块的德行,正满脸怀疑的打量着我,这种审视嫌犯的眼神让我相当的反感。

    这人身量不高,但在我眼中,比身材高大的关虎和曾全加起来还要危险数十倍,此人眼神阴森恐怖,一看就是刀头溅血的人物,我注意到他的手上都是老茧子,很明显,这是修行外家横练功夫遗留的痕迹。

    要是没有想错,这人也是名古武高手,特擅长横练功夫的古武高手,发现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动弹了几下,感觉随时能回收到肋下部位,我观察一下,注意到他肋下的那个位置比较鼓起,那里应该是藏着一把现代武器。

    古武高手加上现代化的武器,相当厉害的组合,无怪他一脸笃定的神态,这是吃定我的架势,旁边的那高个青年曾全,也一脸不善的看向我。

    他的眼神不正,扭头看向媛媛和杉杉的时候,流露一丝阴邪之意,还下意识打量了周围环境一眼,按照心理学来分析,这厮肯定是升起不好念头了,说白了,就等着高手牛场放倒我们两个男的和姿色普通的胆王姑娘梵萄,他就会对失去保护的媛媛和杉杉为所欲为了。

    只是看了他一眼,我就得出这种结论,还有一种感觉,平时,在楚南丰带领下,这个当小弟的家伙类似的缺德事绝对没少做,楚家有钱有势的,过后也就摆平了……!

    “楚南丰死的好!”心底吼了这么一嗓子。

    不等牛场追问什么,我森寒的说:“奉劝你俩管好自己的眼睛,要是再敢乱看,别怪老子不给面子。”

    “小子,你说什么?失心疯了吧?还是你觉着自家人多势众?”

    牛场眼睛一眯,下一刻,手一翻,一把‘铁家伙’已经持在手中,黑漆漆的消音器正对着我的脑袋,距离我只有数米远,形式看起来极端危险。

    我站定不动,嘴角噙着一抹外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啊啊……!”三女都被吓得尖叫起来。“不要开火,会死人的……。”媛媛就要扑过来,被杉杉死死拉住,她结结巴巴喊着:“媛媛……姐,不要冲动,会带给方哥危险……。”

    梵萄向后退了好几步,我听到‘噗通’坐倒的声音。

    眼角看到站在身旁的关虎膝盖都颤起来……,下一刻就要腿软倒地的熊色样儿,但这厮可能是被激起狠劲儿了,愣是控制膝盖不打弯儿的站在那里不挪动,但能看到他脸上霎间就布满了冷汗。

    坚若磐石的手举着恐怖的武器指着我的头,牛场睁大眼,目露凶光的喊:“小子,先前听你嘀咕,说楚少爷已经遇难了,真的假的?”

    “想听吗?先将你手中的东西放下。”我冷笑着说了一声。

    “大胆!”高大身材的曾全,狗仗人势的蹦到了前方来,指着我大骂:“小子,不识相是不?你是不是以为这东西是玩具?我告诉你,这可是真家伙,噗的一声轻响,你的眉心就将多出一个血洞,下一刻就见阎王去了。现在,跪下!老老实实的向牛大哥回话。”

    狐假虎威的事儿曾全绝对没少做,熟稔又顺溜,特别是处于上风的时候,尾巴一定会竖起来,一直竖到天上去!

    “小子,听到曾老弟的话了吧?跪下!马上回话,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

    说着这话,‘咔吧’一声脆响,牛场已拉开武器的保险栓,下一刻,食指向内动一下,子弹就会毫不留情的飞来,后果几乎可以预见了……。

    “哈哈哈,让我跪下?就凭你,承受得起吗?”

    我气极反笑,背着手站在那里,渊渟岳峙的德行,看起来根本不将装了消音器的真家伙放在眼中。

    “好汉不吃眼前亏……,方大哥,先跪下吧,千万别冲动……。”

    关虎在一旁小声的劝我,他的冷汗已将衣服打透了,颤抖不停,像是打摆子一样……。

    “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低头跪别人?再说,他们都快成死人了,不用跪拜的。”

    我笑着伸手,拍拍大块头关虎的肩膀。

    ‘噗通’一声,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降临了,关虎没出息的狠坐在了石板上,砸的厚肉部位生疼,啊啊的惨叫起来。

    我倒是对其高看了一眼,被人用这东西指着,虽然不是直接指向关虎,但这厮没转身就逃,明明害怕的要死,还记着提醒我不吃眼前亏,这一番即便是做作,对普通人而言也相当的不易了,我稍许的有些感动。

    “敢咒我们死?看来不给你点儿厉害瞧瞧,不知马王爷三只眼!赶快交代我家少爷下落,我耐心是有限的……。”

    说着这话,牛场的手向下移,消音器跟着移动,指向我的膝盖位置,看样子,下一刻就要动手了,这是想先放倒我之后再慢慢问的意思。

    在我的眼中,牛场脸上的神态变的狰狞,曾全脸上却全是兴奋,看到别人痛苦,曾全就无比的舒坦是不?心理上真是卑劣啊!

    “无聊,不和你们耍了。”我随意的打了个响指。

    噗嗤!

    利刃划过血肉的动静,其实,就是金禾娜挥动薄刃匕首,斩断牛场握着武器那只手的动静。

    这霎间,画面似乎静止了。

    牛场震惊的看向手腕,那里出现一道红线,然后,握着武器的手脱离了他的身体,沉重的砸在坚硬石板上。

    “啊啊啊……!”抱住飚鲜伤处的牛场惨叫起来,身形趔趄的砸在了地上,红血染的衣物上全是。

    “斩草除根。”我淡漠的说了一声。

    “是。”半空传来阴冷的回应声,咻的一声响之后,牛场的头颅猛地和脖颈分家了,弹跳起半米多高,翻滚着砸在地上,血喷溅他旁边的曾全一身。

    “啊啊啊……,不要杀我,不要……!”

    曾全懵了,噗通!这个没骨气的东西,立马跪在了血泊中,砰砰砰的!磕头如捣蒜。

    “曾全,你先时的眼神我看懂了,你祸害过不少女孩吧?先时你想过什么,不用我提醒了吧?你有取死之道,那就饶不得你了,送他归西。”

    我摆摆手,不耐烦多看他一眼,转过身去。

    “不……!〞曾全的话音未落,噗嗤!鬼爪穿透身躯的声音响起……。

    “自作孽不可活。”

    摇摇头,杀恶人时我向来不会手软,对人对鬼是一致的。

    不会因他们活人的身份就网开一面,至于阴魂?随它去吧。

    “啊啊啊……!关虎眼睛瞪的像是铜铃大,一边手脚并用的向后爬着,一边尖叫声声,一个身强体壮的大老爷们被骇破胆了,真是有够惨的!

    三个姑娘缩在远处的墙角中,一道捂住了嘴巴,惊骇欲绝的看着这边,我似乎看到她们眼白上的红血丝了,这是被吓的,我突然魔王附体般的大开杀戒,从未见过这场面的普通人不被吓坏才叫怪了。

    特别是,金禾娜她们身为鬼魂隐身半空,说话之时只有我能听到,行动起来也不会显形,这一幕落到四人的眼中,可就是另一番骇人光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