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84章 病态灵异游戏
    袭击紫衣鬼的过程其实很短暂,对方的道行不低,但仓促应战之下,还是被我斩杀了,曾几何时,紫衣鬼对我而言是不可战胜的存在,但经历这么多之后,蓦然回首,发现曾经看似不可逾越的高山,早就被踩在脚下了!

    我放眼前方,入眼所见都是老一辈的大高手了。。。

    在攻击‘女’鬼的时候,就开启了小范围力场,所以,这里面的动静不会被离此不远的媛媛和杉杉听到,这也是法师们独有的手段,避免引起普通人恐慌最好的法‘门’。

    不然,只说解释这一项,就能让法师们忙活死。

    现在这样儿多好!

    桃木剑归鞘,我忍着手臂骨裂疼痛,装成一脸轻松的样子回到两‘女’身边,云淡风轻的说名,已经灭了挡路‘女’鬼,换来了两‘女’压低声量的欢呼声。

    发现自己很享受拥趸感觉,一定是被林铭汝所影响的。

    反正,只要是负面和不好的情绪,那就是林铭汝带给我的影响,这么想就对头了!

    自我安慰一番,修整一下,领着两‘女’继续探索地下通道,必须找到回到地面的办法。

    诡异的是,我们找不到一个笔直通往地面的陷阱地‘洞’了,那种能接住人的巨网也没有发现过,先前来时的那个位置更是找不到了。

    我琢磨着使用笨方法,就沿着陷阱向上飘飞,直接带两‘女’出去,有鬼物们帮忙,这不算事儿,不想,这个计划落空了。

    而且,我命令三只‘女’鬼实验‘性’的向上穿透土层,结果却很是不妙,有无形的隔离屏障,想要打透很难,这无形的屏障似乎引来了邙山鬼域自然存在的能量,汇合我等的能量也难以打通。

    最可怕的一点是,我召唤不来蓝莲和铜梭师姐了。

    想了下就明白了,她俩平时跟在我身后千米远的位置,我和两‘女’落到陷阱的时候,估计,上方的石板立马复原了,那种无形的隔离屏障起作用了,断了我和蓝莲她俩的意念联系。

    这是很恐怖的手段,此时,我孤立无援了。

    蓝莲和铜梭师姐不能及时出现在我身边,估计她俩此时正在地上的鬼屋中到处找寻我的踪迹呢。

    缺少了这两员大将,感觉很是折手,好在初代鬼棺还在皮包中,里面又是龙跃府又是顾瑛的,还有龙柳村老村长他们都在,不管怎样说,做为养鬼师,我掌握的力量还是无比强大的,这就是底气!

    有着底气,我并不在乎被困在地下。

    形势很明显,七成可能是人为设置的,没有多少事儿需要分析的,我也不必启动初代鬼棺独有能力,沟通‘女’军师连依凝,这种状况下高速找寻出口就是,不用问依凝我也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很多神经病喜欢和陌生人‘玩游戏’,感觉上现在就是。

    只不过本来是鬼屋虚建的环境,此时变成真的鬼怪横行环境了,按照游戏者心理,一定会留下出口的,找到出口,就能走出这心理扭曲的游戏。

    是的,我给此事定‘性’为某种诡异的灵异游戏了。

    对方这样大费周章的布置地下‘迷’宫,不行像是单纯的杀人取乐,更像是某种扭曲心理的展现。

    这个想法源于我看过的某些恐怖电影。

    电影剧情中,有些人觉着打游戏不过瘾,就专‘门’捕捉一批人放置在特定的场所中,遥控他们相互搏杀,等同现实版的游戏,以此达到心理的满足。

    此时此地所经历的,感觉特别符合那种人的心理侧写。

    我们就像是一个个棋子,被放置在妖魔鬼怪横行的地下‘迷’宫中,对方使用法术手段暗中窥视着一切,以此达到心理满足,看着棋子们没头苍蝇般走进一个个预先设置好的死地,如,先时隐藏了紫衣鬼的那种位置,暗中窥视着的邪恶法师是不是特嗨啊?

    不可抑制的,我这样的想着。

    也知道这是下意识感觉下的产物,真实状况不见得如此,但我真的觉着,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大。

    不由自主的代入到游戏者的思维节奏中,想象着,若此时真的是一场大型灵异类游戏,对方会怎样玩儿?

    绝不会‘弄’死所有人的!

    让比较强悍的角‘色’活着,给他们武器,打退妖魔鬼怪的同时,还要杀掉其他人,这样的游戏才好玩不是?

    鳄首山灵异事件的时候,紫红骷髅不就是这样的游戏心理吗?虽然她早就设定好我一定死不了,但她可不管其他人的死活!

    心中这般想着,却不会和两‘女’明说,有鬼有尸的环境足够吓人了,两‘女’能撑住,还在于我不停的鼓励呢,要是将自己想到的这些说出来,只能让她俩更为惊惧,被邪恶法师当成打恐怖类游戏的棋子,这感觉除了害怕之外还严重的伤到自尊。

    处于保护她俩心理的需要,我暂时没说明这个。

    再说,即便我觉着可能‘性’高,那也不见得是真的呀,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呢,这也是说不定的。

    谁说就不可能赶上突发的灵异事件呢?也许就是没头没脑发生的,谁认定灵异事件都是人为策划的?也有可能是自然发生的,只是我们这些人恰好赶上,这也说不定的。

    有着这等认知,我更不能在事态明朗前,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了。

    “方哥,我怎么感觉总是在地道中绕来绕去的,你说,这是不是鬼片里总是提及的鬼打墙?”

    杉杉扯着我的衬衫跟在后面,疑神疑鬼的厉害。

    我摇头苦笑,扭头看着她说:“别‘乱’想,这地方岔路太多了,但并不是鬼打墙,要是我们真的绕来绕去的,那就说明这里是科学方式设置的‘迷’宫,真的将我们饶懵了。”

    “不管它是鬼打墙,还是厉害的‘迷’宫,我们如何才能找到出口啊,方哥?”媛媛一言中的。

    闻言,我猛地停住脚步,确实,不管是哪种情况,找到出口都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感觉上,真的‘迷’失在地底‘迷’宫通道之中了,怎么‘弄’?强力轰碎墙壁,一条直线的打穿通路吗?听起来切实可行的方式,真的能成吗?

    方才示意三‘女’鬼向上探查过,但左右的墙壁之内真就没有探查过,若果‘迷’宫通道之间的墙壁没有无形屏障,我将‘迷’宫全部打透就行了,桃木剑无坚不摧的说。

    想到就做,马上命令三‘女’鬼透入墙壁调查一番。

    结果很令人沮丧,这些墙壁内部竟然也有无形屏障,即是说,打不穿!

    “该死!”得到讯息反馈,我骂了一声,吓了身后两‘女’一跳。

    “怎么了,方哥?”杉杉惊怕的问。

    “对不住,吓到你们了,我刚才使用意念探查出口失败了,所以,控制不住的骂了一声,真是抱歉。”急忙编造个借口解释自己的行为,同时警示自己莫要失控,越是危险越要冷静。

    “哦,这样啊……,意念探查?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媛媛一边应和着,一边有些狐疑的打量我几眼,明显是针对我提高警惕了。

    看懂了这眼神,我哭笑不得。

    “原地休息会儿再走吧。”我提议,顺手掏出矿泉水和熟食递给两‘女’,她们说着谢谢,依着墙坐到冰冷石板上吃吃喝喝的。

    我也累坏了,好在自愈力超强,手臂骨裂基本上愈合了,疼痛感消失,浑身轻松了不少。

    黑暗中,只有我们三人吃东西、喝水的声音。

    在地道中好几个小时了,看过手机,已经凌晨四点半了,这时间要是没发生意外,没准都离开牛狮鬼怪游乐园了,哪像现在啊?被困在地下黑暗‘迷’宫之中,简直是度秒如年!

    我这样历经凶险的法师都感觉难熬了,何况两个温室中长大的富家大姑娘呢?

    她们能支撑着不倒下,说实话,我已经很满意了,鬼片不白看啊,要是两个风吹草动都能吓昏过去的乖乖‘女’,我此时的头一定是相当的大!

    这样一想,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嗤嗤嗤……!’

    “什么声音……?”两‘女’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的向着我这边挤来,矿泉水都被吓得脱手落地了。

    我吃了一惊,顺着声音反向去看,下一刻,‘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