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80章 阴雾真尸
    “就是,就是,淑‘女’多古板,一点儿意思都没有。.。”杉杉跟着笑。

    谢天谢地,付出大风衣做代价,这两位终于不哭了,只是,我看着风衣……,那上面不像样儿了,有些恶心,干脆脱下来扔在一边不要了。

    她俩不是承诺送我一沓子名牌风衣吗?不能白忙活不是?老子就笑纳了!

    话说,一沓子风衣是什么形容方式啊?这两个丫头!

    “好,好,淑‘女’不适合你们,我晓得了,现在,你们要不要继续探险了?”

    我看向两‘女’,虽然环境昏暗,但距离她们近,还是看到她俩同时脸一红,显然,刚才被吓哭的事儿,此时回想起来相当的丢人,这是不好意思了?

    她俩默不作声,这就是默认态度。

    我大乐,示意她们跟上,随时准备好逃亡,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古怪恐怖的场面呢?这里的立体影像效果太高明了,要不是感知不到‘阴’气,我都以为真的遇到鬼怪了呢,怀疑设计这里的人一定真的见过鬼,甚至,本身就是‘阴’阳法师,不然,如何‘弄’得这样拟真?

    这种科技拟真的手段已经是世界一流了,绝对的超惊悚鬼屋!和其他城市游乐园中靠着满地假血制造恐怖场景的手段相比,无疑,这里更为高明,恐惧作用在人的心理上,才是最高明的表现。

    黑暗之中‘摸’索着前进,我们并没有掏出手机照明,地道中飘‘荡’着一股股的灰白雾气,手机那点儿光亮根本照不出多远,还是手电筒好使,问题是,慌‘乱’中,手电筒早就遗失不见了。

    啪啪啪!

    我们的脚踩在地上发出声响,在这安静又诡异的环境中无比瘆人,我暗自估算着时间,大概过去十五分钟左右了,但我们走出了这么远,并没有找到出口所在,看样子这地下‘迷’宫不但庞大,而且设计的诡异。

    复杂‘交’错的地道像是蛛网一样遍布着,想要找到唯一的出口,二十分钟真就不够,想来,能找到出口的,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彭!”

    脚底板落到了石板上,我忽然停住了不动,紧跟在身后的两‘女’吓的都停住了脚步,媛媛扯着我的衬衫,就要开口询问。

    我摆摆手,两‘女’看见这手势,懂事儿的不再多说。我倾听了一会,扭头看看身后,过道中雾气弥漫、黑暗覆盖,没开‘阴’阳眼,根本看不透多远。

    “你们方才听到脚步声没有?我是说,除了我们三人之外的脚步声?”

    我小声的和两‘女’说话。

    “脚步声?没听到啊,难道,你是说,有东西跟在我们身后?”媛媛惊的用手捂住嘴巴,她也知道自己喜欢尖叫。

    “不会吧……?”杉杉惊恐的回头张望。

    我都看不到什么,她们自然更看不到了。

    “走吧。”我淡淡说了一声。

    就在此时,‘彭’的一声响,我们身后的石板忽然被打碎,然后,一具浑身滴血、长满白‘毛’的僵尸,闪电般蹦了上来,两只爪子上白‘毛’竖立,漆黑指甲齐齐了出来,‘嗷’的吼叫一嗓子,作势要扑上来……!

    “妈啊!”

    媛媛和杉杉吓得尖叫一嗓子,向着我飞扑而来,宛似两只树袋熊抱住我的身体。

    我猛然巨震,死死盯着飞扑过来的白‘毛’行尸,万分之一秒内,已经从怀中掏出一包法盐,只是一撇,彭的一声,砸在对方身体之上。

    呼啦一下子,绿火熊熊燃烧起来,行尸惨叫着砸到地上,浑身‘阴’火沸腾,‘呼啦啦’的作响,只眨眼间就烧成一地灰烬,‘阴’风一吹,纷纷扬扬、四处都是。

    我早已经带着两‘女’火速奔跑出去,因两‘女’吓得大喊大叫,她们都没注意到我先时的行为。

    眼瞳缩成一个点,心头闪动着诸多怀疑。

    刚才那一具行尸是真的!

    散发着恐怖的尸气,这不是假的,并非机器控制的模型或活人假扮的僵尸,只从法盐遇到之后就疯狂燃烧,即可说明一切,要是活人,法盐砸在身上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为何地下鬼屋‘迷’宫中,会出现真的行尸,这是怎么回事?

    疯狂跑出老远,两‘女’才拍着心口、吐着舌头表示害怕,冷不丁的遇到行尸攻击,不吓人才怪,但两‘女’显然以为那是假行尸,殊不知,不知不觉的,已经出现真正要人命的‘阴’物了!

    二十分钟已经过了。

    “小钢哥,怎么没人接我们回去呢?我们自己找不到出口啊。”媛媛扯住我,很是怀疑的左右打量着,问出这话。

    这姑娘心细,一直盯着时间呢,发现过时了也没人出现,不由的心慌。

    “手电筒丢了,没法摁按钮求援了,不是说‘迷’宫之中到处都是监控吗?快找找摄像头,让保安来带我们出去!这里好可怕,不能继续待在这儿着了。”

    杉杉扯着我的衬衫,浑身都在哆嗦。

    “别急,我检查下摄像头。”我心中也都是疑‘惑’,时间早就过了,为何地面上的工作人员不出现呢?这地下‘迷’宫,应该设计了很多上下往来的通道才是,监控更应该遍布四方。

    走到墙壁边敲打着,没发现有中空的地方,我仰头仔细打量着地道,却骇然发现,一个摄像头都没有!

    “不对啊,为何没有监控摄像头?这是不是说,我们此时在哪里,地上的人并不知道?”媛媛惊恐的看着上方,想要找出摄像头来,但徒劳无功。

    “咦,那边儿的是什么……?”正东张西望的媛媛伸手指着远处,那里有雾气飘动。

    我和杉杉一惊,同时抬头去看,然后,我们的眼瞳猛地缩紧。

    我的眼力自然比她俩要强,她们没看明白,我却看出大概的情形了,示意她们不要慌‘乱’,我先过去看看。

    “小钢哥,小心点儿。”

    杉杉不放心的叮嘱一声,我点点头,一步步的走过去,一直走到近前,抬头去看,心头‘咯噔’一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没穿鞋的脚,上面的袜子被血浸透。

    我抬头向上看,入目是一条很破的牛仔‘裤’,继续向上,是染着血的夹克衫,然后,两只无力落在身侧的手出现。

    忍着不适感,向着对方的脸部看去。

    “彭!”

    心头宛似被雷霆劈中,被一根绳子吊死在那儿的人我认识,楚南丰!

    正是一直纠缠酒窝姑娘媛媛的楚家纨绔少爷楚南丰,在入鬼屋之前,还窃听到他和两个同伙商量着要在鬼屋之内给我好看呢,具体的就是要打断我的手脚。

    他们的计划相当的‘阴’狠,我还一直等着他来找死呢,没想到,他此时已经成了冰冷的尸体,莫名其妙的被吊死在地下通道之中。

    很明显,他来到这里的方式和我们一样,一脚踏空之后摔下来的,但因何被吊死在这儿可就成了谜题,也许是遇到了真正的吊死鬼,所以,将其吊死当了替死鬼?

    “这里很不对劲儿!”

    心头升起这道明悟,我想了一下,伸手到后背皮包中翻找出一口短剑。

    皮包和桃木剑使用障眼法遮挡着,只我自己能看,随行的两‘女’看不到我背着的东西,也看不到我的真面容。

    短剑在手,我仰头打量一下,随手将短剑撇飞出去。

    咻的一声,绳子断了,彭!楚南丰沉重的尸首落地,不远处的两‘女’齐齐吓的‘妈呀’一声,但没敢跑来观看。

    走过去收好短剑,我低头看看砸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楚南丰,叹息一声,人命还真是不值钱,堂堂楚家的纨绔,就这么死在地下‘迷’宫之中了?这找谁说理去呢?

    “小钢哥,怎么了?你没什么事吧?”媛媛不放心的追问。

    “没事儿,但是……,楚南丰死了。”我沉重的回答一声。

    “什么?”

    两‘女’震惊的喊了一声,然后,‘蹬蹬蹬’的,她俩一道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