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73章 铛铛冻死鬼
    听我这么一问,蒙彩闭上眼开始沉思,我一口口的吸烟,并没有打扰他。

    半响后,蒙彩睁开眼,对着我缓缓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我的心一沉,这说明以蒙彩的老辣和深沉都看不出这四人中有谁不对头,要么就是我们判断失误,还有更多的人知晓我和蒙彩的行踪,也许,是这几位的徒弟偶然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分析出来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敌方眼线就在这四人之中,只不过演技太高明,心理素质太好,没有留下一点异常地方,无从怀疑。

    不管真实状况是哪一种,对我们揪出卧底来都是很不利的事儿。

    弹弹烟灰,我看向蒙彩说:“看来,暂时找不出这人了,只能随着时间推移等他露出狐狸尾巴了,在此之前,你们先帮我去破墓葬局吧,反正,刺杀曾秀倾夫妇的事儿暂时是无法成行了,蒙大哥,你不要气馁,这次的打击对他们而言足够惨,没有死在我手中,这是在给你留着啊,需要你入日后手刃仇敌!”

    蒙彩气闷的指了一指我,扔下’狡辩’两个字,就飘回自家卧室去修行了,是滴,他不需要睡觉,但我不成,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过去的那十几个小时,每一刻都无比紧张,神经早就疲惫不堪了。

    将烟头摁在烟灰缸中,看看窗外黑下来的天空,随手关掉屋内的大灯,只留下昏暗的台灯,我缩在那里盖上被子,很快就睡了过去,疲惫潮涌,需要好好休息一晚,终于能放心了,最起码,不会睡一觉之后就回到昨天不是?我渴望着明天清早的晨曦。

    期望好好睡一觉的人最讨厌的是什么事儿呢?无疑,在睡得最香甜的阶段被惊醒是最让人不悦的!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只‘手’在我的脸上触碰着。

    很是不耐烦的挥手将那东西扒拉到一边去,半睡半醒的,就觉着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多,不得已,裹紧被子蜷缩着身子,但不一会儿,那只手继续矢志不渝的触碰着我的脸。

    “别闹,睡觉……。”

    下意识以为是小仙她们,也只有这几位胆大包天的存在,才敢这样的戏弄我,不过,我手上的皮肤感觉敏锐起来,察觉接触到了冰凉的物质,倏然就是一惊,睡意消散大半。

    要知道,小仙她们的身上也很是阴凉,但相比此时感觉到的手,那就属于暖和的了,眼下接触到的手,冰凉的像是刚从冰窖中取出的冻牛肉,冷的透骨。

    我猛地睁开眼!

    “嘶……!”

    倒吸一口冷气,即便久经阵仗的素质,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阴风徐徐的吹着,昏暗台灯光线中,一披头散发、身穿白袍子的女人就在我身前。

    她微微弯着身子,留着长指甲的手机械的向着我的脸轻轻碰来,脸孔无比的惨白,双眼漆黑,典型的女鬼形象,但一点杀意都没有,偷摸出现在我的房间,只是轻轻触碰我的脸让我醒来,并没有任何恶意,因此,暗中保护我的蓝莲和铜梭师姐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这样刚能显示出鬼躯的女鬼,只是白衣的级别,我弹弹手指就能灭了,即便出现在身边,也没有丝毫的杀伤力,何况,她本身一点杀意都没有呢?怀中纸人里的小仙她们都感知不到恶意,自然不会被惊动出来。

    旁边卧室中的蒙彩即便发现了,也不当回事儿,所以,我堂堂鬼门之主,竟然给这样弱的女鬼近身了才醒来,说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我抬手,将女鬼再度伸过来的爪子扒拉到一边,但没有释放一点法力,以其虚弱到风一吹就要消散的状态,一点法力就能让其灰飞烟灭。

    “方门主,你醒了……,原谅我不请自来,实在是,有人让我给你捎个话。”

    女鬼一眼看见我醒来,吓的向后飘飞数米远,鬼躯紧张害怕的瑟瑟发抖,我不经意间流露的气息都让她害怕。

    恍然,也是,要不是有人命令,她这样虚弱的白衣女鬼怎敢硬着头皮接近我呢?

    掏出手机看看,将近凌晨一点钟了,我没睡好,口气未免不善,冷冷的说:“谁让你来的?有什么话快说,老子想好好睡个觉都不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听你语气,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我来的,也知道我的身份,厉害,区区白衣鬼,竟敢接近鬼门之主,真不知你的胆量为何这样大?”

    “对不住,方门主,我奉命而来,实是身不由主,要不然怎敢冒犯门主呢?对了,你可以喊我铛铛,主人就是这样喊我的。”

    女鬼被吓的厉害,下意识的两只冰冷鬼爪护在前方,我这才发现,她的两只鬼爪上凝结着寒冰,仔细看她,才发现她的皮肤、白袍和黑发上都是冰碴子,怪不得感觉那样的冷,原来,这是一只死于冰冻的女鬼。

    她保持着冻死时的模样,身上有怨气,弄不好是被人冰冻害死的,不过,既然有人指使她过来,那就说明她是有主子的,她的冤情自然不需要我帮着伸张。

    “铛铛……?这是什么鬼名字啊?你家主子的审美观很是有些问题。”我靠着墙坐好,很不客气的讥讽一句。

    听到隔壁传来点儿动静,显然,蒙彩支棱着耳朵在听呢。

    “咳咳……。”女鬼尴尬的咳着,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好了,铛铛女士,深夜来访,一定是有要事,那咱们就开门见山吧,你可以说了。”我摆摆手催促了一声。

    “好,方门主,是这样,我的主人名为王旨梅……。”

    铛铛鬼眼幽幽的来了一句,我倏然一惊,下意识的坐直一些,警惕的看着她。

    女鬼铛铛继续说:“昨天,有一匹骨马来到了主人的住处,然后,主人大怒,就派遣我来找你了……,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主人的怒火非常的大,我很害怕,以下是主人的原话。”

    她有些害怕的打量我一眼,这才继续说:“小钢,本座对你算是够意思的,但你做的这是什么事儿?剑胆于本座非常重要,你应该清楚,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本座不义了,从现在开始,以前所有的口头承诺,包括红花和暂不杀你的那些都作废,以后如何相处,再议。再有,知道你不在本地,记着回归后找我来说道说道,到哪里找我你心中清楚。”

    说到这里,白衣女鬼铛铛闭嘴不言,两只冰冻鬼爪紧张的握在一起,看她害怕的样子,似乎,很担心传话之后会被我一巴掌打的烟消云散。

    我深深的吸口气,凝视铛铛说:“不用害怕,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你只是负责传讯的,不会对你出手,你将我的话转达王旨梅,就告诉她,我接到讯息了,回去后有时间就去见她,说道就说道呗,当年噬魂澡泽的事儿也一并说清楚好了……。”

    说到这里,我对着铛铛摆摆手,轻声说:“就这样儿回话吧,好了,你可以走了,不送。”

    “谢方门主,铛铛告退。”

    女鬼微微鞠躬,然后,倒着向后飞退,白影一闪,已渗透到墙壁之中,下一刻,离开了这间房子,回归复命去了。

    难为她了,这里到瓢湾村可是好遥远的路程,她的飞行速度一定不够快,来回就得一晚上,王旨梅明明可以打个电话跟我说这些的,偏偏很是形式化的派来个女鬼做使者,这行为绝对奇葩啊!不过,要不是这样出人预料,她还是那个王旨梅吗?

    ‘吱呀’一声,旁边的卧室门打开,蒙彩像是活人一样的踱步走出来,还穿着睡衣呢,他轻声问:“剑胆鬼王怎么了……?”

    一边说,蒙彩一边紧紧的盯住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请收藏本站www.yuehuatai.com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