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72章 无间道迷影
    第772章无间道迷影

    我的话一传过去,蒙彩即将爆发的状态倏然而止,只见他身躯晃悠几下,转头对狐疑看来的高人们说:“抱歉,刚才本王的气息不稳,最近总感觉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哎呀,蒙兄可要注意了,这可不是小事儿。”符门之主于冲急忙表示关切。

    这事儿就算是圆了过去,我们谈天说地东拉西扯了半响,却发现根本看不出异常来,只能作罢。

    我提供了讯息,说是邙山内氛围诡异,五行禁制都打开过。

    有了这道情报,预定好的行动,自然要在邙山鬼域情况明朗之前延期数天。

    四位来自大宗门的高人随即用自家的方式和宗门联络,要求宗门提供情报。

    不过两小时,情报就传了回来,龙虎山和茅山都确认了邙山中发生大事的准确性,具体的却没多说什么,关于鬼王排位战的事也没有提,只是建议数天之内不要接近邙山。

    闻听这道讯息,我有些惊疑不定。

    看来内部消息完全被封锁住了,外界根本不知道邙山鬼域在折腾什么,我却是知晓的,三位鬼王忽然不见了踪影,甚至,跟随着剑胆鬼王的骨马都不见了,邙山中的高手们一定意识到发生大事了。

    立马就下了封口令,禁止外传邙山鬼域失踪三位鬼王的事儿。

    此做法可以理解,毕竟,这对邙山势力是严重打击,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为了维持整体无比强大的高端形象,邙山掩耳盗铃,不打算让外界知晓这些事。

    “咦,那匹骨马逃走了、自由了,它不见得会将剑胆鬼王被灭的讯息传出去吧、这是不是说,师娘那边即便感应到剑胆鬼王出事了,也锁定不到我身上呢?”

    摇摇头,自嘲一笑,想起王旨梅手眼通天的能耐,知道纸包不住火,剑胆死在我手下的消息,别人或许想不到,但只要王旨梅确定我这个时间段就在邙山附近,一定会认定就是我干的,这就不存在糊弄过去的可能了。

    我向来不敢小看王旨梅,弄不好这女人此时已经通过某些渠道,锁定我的行踪了。

    跟着蒙彩来的四位高人中,可能真的有叛贼,那家伙难道只和邙山中的鬼王有联系吗?我直觉感到,或许,那厮和王旨梅也有秘密联络,所以,我的行踪是无法保密的,身边有间谍的感觉真是不舒坦,偏偏我一点线索都没有。

    在这样的四位高人眼皮底下,如何才能找到隐藏眼线的马脚,并狠狠的揪出来呢?我陷入沉思之中。

    道儿上,别的消息倒是传扬开了,最大的消息来自于阴阳养鬼宗,昨夜他们损失惨重,包括大护法玄游和尚在内的数百名高手被杀。

    这消息传的沸沸扬扬,被杀的那些人之中,还有其他几个邪道宗门的骨干成员,一时间,道儿上风起云涌。

    但奇异的是,关于是谁杀了这些高手的消息,竟然到现在还是个秘密,很明显,全冷庵只是放出了前面的讯息,没直接说明就是我动的手。

    她的用意很清楚了,放出这些讯息,就是在造势,估计不久后,养鬼宗就要和鬼门彻底撕破脸开战了,到时候放出我是凶手的消息才震撼!

    我似乎嗅到山雨将来风满楼的味道了。

    对此,只能报以冷冷一笑,对方肆无忌惮的杀害无辜民众,这是我绝不能容忍的,开战就开战。

    鬼门高手目前不听我的号令,但养鬼宗一旦真的敢剑指鬼门要杀我,不管是女相如来还是柳蒲航婆婆,都不会看着我这个门主被围攻的,势必出手。

    忍阴阳养鬼宗许久了,再说,本身道行水准大涨,我都有和阴阳真人再过过招的冲动了。

    只有那样的巨头能迫我到生死边缘,才能催动左眼视野,加上右眼振幅能力,我在阴魂出窍,御使大量鬼怪,不信还不能和阴阳真人争锋数分钟?那对竖立自信心可是有是大好处的。

    体内的好战因子似乎日益增多,这点我察觉到了,想起林铭汝的德行,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林铭汝的心性给影响了呢?现在怎么这般好战了?

    这问题自己是想不明白的,我只能告诫自己要保持本心,别的办法暂时还没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们一行入住牛狮市最大、最豪华的酒店,包了几个豪华套房,我不得不肉疼的刷卡付账,毕竟,数天后还要一众高人帮着我破除墓葬局的,此时,不得不做东款待贵宾们,要是我自己,绝不能这样的铺张浪费。

    能看出来两宗的高人对入住豪华套房一点儿意外神态都没有,心安理得的很,看来,以往他们出差的时候也是很注重享受的,反正,外门弟子遍布天下,其中的富豪不知多少,孝敬上来的钱财更是天文数字,不享受岂不是蠢的?

    人家这视金钱如粪土的牛性劲儿真让我羡慕啊,这和茅山鬼门苦行僧般的生活方式真是不一样,我看在眼中,暗中直埋怨师尊他老人家太过于古板了,与时俱进才是王道,你看这两个宗门的大人物们多会享受?

    上行下效,怪不得目前的正道宗门后辈弟子越来越回旋了,我算是看出点儿缘由了,不能明说就是。

    和蒙彩住在同一套客房中,避开四位高人,我俩用气劲包裹着声音,很是议论了一番,我没说时间局的事儿,只是捡着能说的和蒙彩详细说了一番。

    关于西王的事,我说成鬼门安置在邙山中的眼线透出了情报,说是西王事先掌握了我方的行踪和计划,正在布局,打算一成擒。

    知道了这消息后,我担心提前告知蒙彩再被敌方卧底知晓,所以,将计就计的提前行动,给老西和曾秀倾布置了圈套。只不过,意外频频发生,最终也没有留下那对鬼夫妻。

    对于我的这番解释,蒙彩还是选择了相信,但也明白了,短期内不要琢磨着捕捉到这两位复仇了,对此,他当然很有怨气,但归根结底,行动出现偏差,是因团队之中有敌方卧底,所以,他此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揪出这人来严惩不贷!

    “蒙大哥,你好好想想,除了你我之外,都有谁知晓我们将在近日到邙山来刺杀曾秀倾夫妇的?一个都不要漏,叛徒就在这些人之中。”

    我照例使用气劲传音方式说着话,确保我俩的对话不会被外人听到。

    蒙彩陷入深沉的回忆中,半响后说:“知道此事确切消息的,除了你我之外只有六个人,龙虎山掌教张客淳,茅山当代掌门人,他俩是知道详情的,剩下的就是此时居住在其他套房中的高手了。”

    “龙虎山大长老灵尘子,二长老妙影子,茅山符门之主于冲,茅山大供奉云漠烟,这四位也知道大概的事儿,至于其他人?应该是不知道的,毕竟,刺杀目标乃是邙山鬼王之二,弄不好就会引起大地震的,自然是知晓的人越少越好,关于此事的安全保密方面,两位掌教都对我保证过,不过再多告诉任何人了。”

    蒙彩沉吟着,一边回忆,一边缓缓说明。

    “两位掌教大人不会投敌,要不然,我对整个天下都要失望了。”我笑着先说了一句,然后,看向蒙彩说:“依着蒙大哥的说法,敌方眼线应该就在剩下的四位高人之内,至于一个还是两个,我们也不能判断,但一定有,这是可以确定的,那么蒙大哥,你有重点怀疑的对象吗?”

    我掏出烟来吸着,询问着蒙彩的意见。

    蒙彩和他们打交道时间远比我长,或许,会发现些什么蛛丝马迹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