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71章 海川云漠烟
    第771章海川云漠烟

    九月十九号下午十五点十分钟。

    鬼域五行禁制悄无声息的解除了,比我预想的提前了许多,看来,新的鬼王排位名次应该是出炉了。顾瑛在禁制解除第一时间飞回我身边,铁轨破坏的顺利,高铁列车上的人都保住了。只是,那只破土而出的鳄鱼异妖王顾瑛收拾不下来,其行踪不得而知了,这早就在我意料之中,自然不会吃惊,随即表示嘉奖,并让顾瑛回到初代鬼棺中。

    邙山绝对的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还管那许多作甚?不久后,这地方就会因为三大鬼王失踪之事乱成一锅粥的,为了减少嫌疑也为了避免殃及池鱼,还是赶快溜吧。

    让小仙和龙跃府他们,回归纸人和初代鬼棺之中,金甲尸蓝莲姐继续隐身,我急速离开邙山,快速的向着牛狮市而去。

    接近下午十六点,我幻化成普通人模样,站在牛狮市很有名的鼎福纪茶楼之前。

    和蒙彩他们打电话相约的就是这个地点,在最后一次的时间循环中,并没有和蒙彩打通电话,自然不存在改变会面时间的剧情,所以,一切按照原计划就是了,我们将在这个茶楼的某包间中汇合。

    抬头看看古色古香的牌匾,上面是书法名家写就的招牌,据说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这座茶楼是牛狮市中最大规模的茶楼,掌柜的代代相传,人家这可是祖传的大产业,一出生就带着金汤匙,这完全比不了啊……。

    莫名的想着这些,一脚踏进茶楼之中,迎面几个身穿旗袍的美貌姑娘看来,其中一个上前来礼貌的打招呼,我轻声说:“带我去三楼的海川阁。”

    “原来是贵客到了,几位贵宾早就吩咐过了,说是您会在这时段过来,还真是准时呢。”服务员笑着应了一声,伸手请我一道上楼。

    这家茶楼提供的茶叶种类涵盖世间大多数,某些极品的茶叶也有,据说万金才能得一两,品这等茶叶的贵宾才能去往三楼,还有神秘的四楼呢,去那那楼层的就远非贵宾所能形容了,具体接待怎样的豪客,就不是我所关心的了。

    旗袍女引我一直走上三楼,到上方写着‘海川阁’的包厢才停下来,然后,旗袍女礼貌的敲门,里面传出熟悉的动静:“快快请进。”

    我微微一笑,随手塞给服务员几张大钞做小费,并摆摆手,她甜甜笑着告退。

    左右看看没人,也没发现监控设备,就散掉了幻术,露出自身的本来面目,白发依旧。

    不等我去扭门把手,房门自动打开了,宛似实质化的蒙彩模拟着生气站在门前,见到我就喜笑颜开的向内让:“小钢,不是我说你,你这可是踩着点儿来的啊,太准时了吧?”

    蒙彩开着玩笑,将我让进包厢,随手将门反锁上。

    屋内早有四人站起,含笑看来。

    我一扫听,赶忙挤出微笑,几步上前,对着数位高人拱手一礼,连连喊着:“劳诸位久等,方钢的罪过,恕罪,恕罪啊。”

    “无量寿,哈哈哈,方门主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和我打过交道的龙虎山大长老灵尘子真人笑着回应,他和以往的装扮类似,破旧的道袍,背着不显眼的桃木剑,一点都不起眼。

    “当日一别,不想再见方门主时,你的进步竟这样大,让人吃惊啊。”

    同样穿着道袍的龙虎山二长老妙影子,美丽雍容的脸上透出感兴趣神色,上下打量我几眼,手中拂尘一摆,笑着说出此话。

    不由心惊,知道对方感知到隐藏着的道行波动了,知道我短短时日进步巨大,这才有此一说,可见其眼力多么的恐怖和老辣!

    长得方面大耳,有一大嘴叉子的茅山符门之主于冲,跟着笑了起来,向我打声招呼。

    我不敢怠慢,忙和三位大佬寒暄起来,最后,我的眼神落到第一次见到的女人身上,又看看于冲,示意他给介绍一下。

    这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有着一张只能说是清秀的面孔,没穿道袍,穿着最普通的过膝白裙子,长发披肩,看起来平淡无奇,这等打扮的大姑娘街面上不知多少。

    但我看到这女子的第一眼,心头就‘咯噔’一下,此女的眼神太特别了,那是疏离和幽怨,遗世而自立的感觉,明明她的眼瞳中映着自家模样,但就是能感到,她没有多看自己一眼。

    除了这种无法描述明白的清冷之外,剩下的就是看透世事的沧桑了,在这样一个外表年轻的女人眼中看到了沧桑,这太让人吃惊了,可以确定,此女的真实年龄绝对不是二十多岁,这才是真正的驻颜有术高手。

    “方门主,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茅山大供奉云漠烟女士,听说了我们的事儿,刚出关不久的大供奉就请缨跟来了,有她在场,我们不管做什么事儿都能更顺利一分。”

    于冲笑着介绍,转过头对着表情淡然的大供奉云漠烟介绍我的身份,其实,这就是走个过场,我这张脸谁人不识?

    “云供奉,久仰,久仰。”我满脸堆笑,抱拳施礼。

    “方门主名满天下,本座才该说一声久仰。”

    云漠烟客气的回应,脸上有笑容,但她的眼睛是冰寒冷漠的,这让人感觉相当的别扭,要说以往的小师妹是高冷,但在这云漠烟面前,霎间就会被比的无比热情了,这位才是从骨子中散发着生人勿进气息呢。

    我感觉自己都不能过于接近她了,不然,一定会被冻成冰雕的。

    高冷就算了,那无视苍生的漠然真的太让人不爽了。

    对方的身份是茅山大供奉,虽然我没听过云漠烟的名头,但也知道能担任这等重要职位的绝对不简单,只能克制着不要流露不悦之意。

    寒暄了半响,蒙彩招呼着大家伙重新落座,蒙彩还亲手为我斟了一杯茶,显摆的说:“这可是极品的好东西,尝尝吧。”一副‘你小子没见过这等世面吧’的神态,气的我想要暴起揍他了。

    我不动神声色的端起茶盏,缓缓饮用一口,随意的来一句:“好茶。”

    缺货都能听出我心不在焉的态度,似乎,这等极品茶在我这里不过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地摊货,没有一点儿稀奇。

    这事儿可不怨我,林铭汝那厮前世品尝了太多名茶,连号称即将灭绝的超极品灵茶都喝过,自然看不上眼前的凡俗之物。

    “哎呀,小钢,距离上次相见也不算多久嘛,你竟然这样会摆谱了?果然,门主的名头就是不同啊,架子摆的我给你打个满分。”蒙彩自己低头嗅闻着,闻言抬头看我一眼,讥笑不停。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了。

    因为,我用气劲儿包裹住话语,传声告诉他曾秀倾夫妇被打残了的事儿,关键是,没有留下任何一个,被他们逃走了,估计,为了养伤,他们已经离开了邙山,最大可能是去往阴司了……。

    这话一传过去,正致力于奚落我的蒙彩身躯猛地一晃,然后,眼角急速的跳动起来,面庞上极快速度的涌上烟气。

    我急忙继续传音说:“莫激动,要是没料错,你带来的这四位高人中,有一名或者多名里通曾秀倾夫妇的内贼,我就是因为得到确切情报,才修改计划抢先出手的。”

    “所以说,你我要是毫无防备的带着他们入邙山,那会被坑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你不要露出异色,我需要时间试探和观察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