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70章 鬼山飘渺亲声
    那声音竟然对我升到半步鬼王级表示了贺喜之意,还有,听着那些话,能感觉到背后那人一点儿恶意都没有,以其本事,想要害我绝对有的是机会。。。

    但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只是让我一遍遍的循环,这过程中我像是提前预知了未来,然后,不停的修整自己的计划。

    终于,展开对自己最有利的计划,不但救了众多受难者,还利用舆论影响天下,更袭击了多位邙山鬼王,曾秀倾夫‘妇’被打击的成了半残,剑胆鬼王被灭,可想而知,这几位鬼王对未来的天下形式有很大影响!

    我提前让他们出局,改变未来的力量可就太大了,所以,最后这次,推进初始时间点向前大步行进,直到覆盖了十三时二十八分这个终结时间点,完成破局之举。

    这个时间局结束之后,受益者是谁?显而易见,是我!要是没有这个时间局,我的道行水准不可能提升这么快,和‘蒙’彩他们汇合后再进邙山,遇到曾秀倾夫‘妇’,因着对方恐怖的离谱,且己方中有叛徒,我和‘蒙’彩行踪显‘露’,会被那对鬼夫妻‘阴’死的!

    想起西王出神入化的表演,就浑身发寒,要不是因着时间局,黑白无常都凶多吉少了,所以说,改变了这些剧情,我才是最终的受益者。

    那即是说,布置此局的人是在帮我,帮我提升道行和经验,甚至,保住我岌岌可危的‘性’命……。

    吐出个烟圈,我确认了一点,布置时间局的人是友非敌。不,不,‘友’这个字已经难以形容此人对我的帮助和提携了,这都赶上救命之恩了,我于心底感‘激’的无以复加,嘀咕着:“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能不能听见,都要说一句,方钢在此谢过你的大恩大德。”

    “儿子,妈妈看到你成长了,高兴!和妈妈不用客气……。”

    一道飘渺的、难以听清楚的‘女’声忽然穿进耳朵。

    “啪嗒。”

    手指中的香烟掉落下去,我倏然睁大了眼眸,火速的向着內襟口袋掏去,然后,将那具装载了马若暖躯壳的透明小棺材掏了出来,睁大眼睛看着内中闭着眼的睡美人,心头惊涛骇‘浪’。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是马若暖设置的时间循环!

    没错,最开始的时间节点,不就是我得到小棺材之后带着‘她’到公路旁草地中的时刻吗?那时候,这具蕴含神秘力量的透明小棺材,就催动了时间局……。

    还有,那道每次都能打昏我的‘黑影’,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何所有的防护手段都不好使,但此时明白了,那黑影就是妈妈马若暖展现出来的形态,她就在我身上,这样一来,任何防护对她而言都形同虚设,她和我就在一起,当然随时都可以轻松的一巴掌打昏我!

    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我就是活例子啊,谁能想到,放在身上做保命底牌的手段,却每一次都会出来打昏我呢?怪不得,小棺材催动后成型的防护罩挡不住黑影一击,原来,黑影本身就在防护罩之内……。

    “妈妈!”

    我深深的喊着,眼角流出一滴泪,将脸孔贴在小棺材上,感知着内中躯壳没有灵魂‘波’动,心头都是不解。

    要是没有灵魂,只凭一具躯壳,妈妈如何凭借小棺材法器结合当地的自然能量布置了无限循环时间局呢?

    这么说,妈妈的灵魂曾入驻过躯壳……?

    忽然想起某个‘场景’,就是遇到全冷禅‘阴’魂袭击的时候,危机关头,小棺材自主防御,帮我躲过绝杀一击,那时候,曾恍惚的感觉到,妈妈的灵魂回归了躯壳,但过后细看,却发现躯壳中还是没有灵魂……。

    这么看来当时并不是错觉,妈妈那走失的灵魂,曾多次回归躯壳不成?不如此,难以解释她如何能催动时间局,还有,连续两次传音给我,证明她的灵魂在暗中跟着呢……。

    “妈妈,你在哪里?出来见我啊!”

    ‘激’动的浑身颤栗起来,站在树杈上,不敢大声喊,压低声音吼着,听起来像是受伤的野兽,多么希望下一刻妈妈的灵魂就出现眼前,那就能施法帮她身魂合一了,妈妈就活过来了!

    可惜,我低声呼唤了十几分钟,小棺材中的睡美人都没动静,身边也没动静,马若暖的灵魂并没出现,这让我非常失望,也相当的不解,不明白为何妈妈‘阴’魂已经找到我了,却躲着不见,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肯定的是,妈妈不打算此时就与我相认!

    这道认知对我打击很大,但不颓丧,妈妈不知付出多大代价才布置了时间局,帮我逃过‘必死劫’,不能辜负她,要变得更强大,让妈妈为我自豪和骄傲!

    从来没有过的情绪充斥心间,我抱着小棺材,久久的不能平静……。

    半小时后,恢复正常的我从树上爬下来。

    “方哥,你没事吧?”

    萧宝儿幽幽的飘来,她们和我心灵相连,虽然主动权在我,但她们能隐约感觉到我的心情。

    “没事。”我看看宝儿,对关心看来的金禾娜点点头。

    “大哥哥,不伤心,你看你,眼圈红红的,是不是哭鼻子了?真不男人。”

    小仙不管那许多,直接飞到我肩膀上坐下,然后,抱住我的脑袋,用手拍着我的后脑勺安慰着。

    但她说的这些话让我啼笑皆非,这还当着蓝莲和龙跃府的面呢,揭穿我柔弱的一面真的好吗?

    “这孩子……。”我哭笑不得的刮一刮她的鼻子。

    “我只是外形保持在这个年龄段罢了,其实,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不许大哥哥这样哈……!”小仙故作不高兴的躲着我的手。

    “好,好,我家的小仙‘女’早就长大了,谁敢说你是小孩子我就跟他急!你可是大姑娘中的大姑娘,更是鬼姑娘这个诡异群体中的超级战斗机!”

    我随口附和着,小仙‘咯咯咯’的笑起来,两只脚不停的前后动着,这个不安分啊!

    本有些伤月悲秋的心情完全被鬼丫头的一番折腾给搅合没了,变为穷开心的状态了,有她们几个在身边,我没有缺少过亲人的温暖……。

    是我救了这几只可怜的‘阴’魂吗?是的,刚开始时确实如此。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性’质就变了,我是救过她们,但同时,也将自己的不开心给拯救了,还得到了亿万金钱都换不来的亲情和温暖。

    救人就是救己!

    这话在此事上得到了很好的展示,也算是善有善报的体现了。

    “妈妈早晚会回到我身边的,在此之前要让她放心才对……。”

    于心底‘激’励自己一下,暂将此事放置脑后。

    任凭小仙坐在肩膀上,我示意大家伙找地方躲藏一段时间,此时,时间局虽解了,但邙山五行禁制还在,鬼王们的排位争霸战还在,权利洗牌进行中,因为这些在吸引火力,所以,暂时的,三位鬼王出事儿的讯息还没有引起邙山方面太大的注意,我们得乘着这机会隐藏好,等待禁制解开,就迅速的离开邙山。

    取得的战果丰厚,偷入邙山鬼域的计划可以终止了,但墓葬局还在,不过,我打算暂避锋芒,等过几天邙山这边安分下来了,再带着‘蒙’彩他们入山破除墓葬局。

    那可是结合山川大势布置的恐怖墓葬局,想要解开,只凭我手中掌握的力量还不够,既然‘蒙’彩和两大宗‘门’高手即将抵达,那就借用一下他们的力量吧,至于刺杀曾秀倾夫‘妇’的事儿,我只能编造个理由向‘蒙’彩说明了,但愿,不要被他骂死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