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69章 时间循环之解
    这完全是预料之外的事儿,没想到这匹骨马竟具备这样恐怖的绝招。.。

    都是经验丰富的,知晓无法追到了,只能一道落地,双鱼鬼王不解的说:“它完全可以驮着剑胆鬼王逃出我们的包围圈,为何没这样做?”

    “要是我没想错,它应该是被剑胆强行奴役的,巴不得剑胆去死!剑胆死了,对它的控制可就没了,这厮自由了,这才使用终极保命绝技逃命而去。这间接说明,剑胆鬼王对它的控制还不到十成十,这才被骨马坑了一道,要是完全控制住了,刚才剑胆不敌的时候,骨马完全有能力带着他逃出包围圈……。”

    我一边说着,一边‘阴’魂归窍,说完此话,已魂归本体了。

    “哎呀,鬼王级的‘阴’气碎片……!方钢,你们太不讲究了,这么一会儿功夫,都吞噬干净了?不够意思……!”

    双鱼大叫起来,确实,这么点儿时间,小仙她们三个将鬼王的‘阴’气碎片吞噬一空了,贪婪的不要不要的。

    “这……?”

    我睁开眼,就面临指责,脸孔有些发红,狠瞪了小仙她们几眼,这等吃相确实不好看。

    小仙她们得意洋洋的不搭理我,真是被惯得不像样子!

    “不管了,既然你们吞噬了‘阴’气碎片,那这套甲胄和白骨剑就是本王的了。”

    双鱼鬼王不甘心吃亏,上前将剑胆遗留的战甲和白骨剑收取了。

    “好吧。”我只能苦着脸同意了。

    严格说来,还是我方占了便宜,自然不能否了对方的意见。

    “为何没有装着其他物资的口袋……?”双鱼鬼王找寻半天,费解的问。

    我倏然一惊,脸都变了,急急的说:“坏了,剑胆鬼王的修炼资源一定是放在骨马的身上了。”

    “啊?”

    双鱼鬼王震惊的看向骨马消失的方向。

    半响后,她只能和我一样的苦笑起来,嘀咕着:“看样子你我忙活了半天,倒是为他人做嫁衣了?想来,得到自由的骨马妖怪,会利用剑胆鬼王遗留的资源,修行到更恐怖境地吧?没想到,得好处最大的反而是那匹骨马,真塔玛的见鬼了!”

    和双鱼一样,我们几个也都骂骂咧咧的,抒发着郁闷心情。

    修整了一番,双鱼鬼王提出告辞,彼此留下了‘私’下里联系的方式,我送她出了半里地,看着双鱼鬼王消失在浓雾之中……。

    静静的站在那里,掏出手机,示意蓝莲和小仙她们一会儿啥都不用管!

    已经十三时二十七分了,到二十八分整,那道我始终无法抗衡的诡异黑影就会出现,不知这次会将我带回到哪个时间初始节点去……?

    十三时二十八分整!

    ‘叮’的一声轻响,一道清冷的‘女’声忽然毫无预兆的在耳边响起,似乎,只有我能听见,因为,周边站着的蓝莲他们,毫无听到异常动静的反应。

    “茅山鬼‘门’之主方钢,于无限循环类时间局之中,在众多可能‘性’的走向中,成功选定对自身最有利的走向,并亲自定型诸多大事件,逆转类能量累积到位,时间点相互‘覆盖’的过程顺利完成,定好走向的事件,都已成为了事实,你本身也因着这番艰苦磨砺,成为了堪比半步鬼王级的年轻强者,可喜可贺!所以,无限循环时间局,解!”

    随着这道动静,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向前走动了一秒钟……!

    小小的一秒时间,代表的却是冲出了时间樊笼后的自由天地,广阔无限!

    我的身躯如同被数道雷霆劈中,猛地震动起来,同时,眼睛睁大,愣怔当场!

    “这是……?”我举起手机,仔细看着上面的时间显示,不信邪的用袖子擦眼睛,再度打量,果然,时间终于塔玛的前进了!霎间,就感觉面前的世界旋转起来,然后,一道道礼‘花’穿透黑空照亮大地,喜大普奔的说!

    被困在该死的时间循环中足足一千多次,吐得不能再吐,要不是意志强悍,笃定自己终有脱困的时刻,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下来?其中苦楚难以形容,偏偏只有我自己经历着时间循环,鬼伙伴们都不知晓这件事,烦恼都无处倾述,鬼才知道我究竟经历了什么……。

    “‘门’主,你咋了?”

    龙跃府狐疑的看来,搞不懂我浑身哆嗦的举着手机楞在那里做什么,在他和蓝莲的眼中,此时的我一定很是缺货。

    被这一声换回魂儿了,看向龙跃府和蓝莲,笑着说:“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一件高兴的事儿罢了,对了,你们帮我警戒一番,我需要想点事儿。”

    说着这话,我看到前方有一棵高大古树,就直接走过去,伸手扣住树干,然后,手脚用力,像是猿猴般攀爬向上,一直爬到数十丈高的树冠之中,用桃木剑挑飞一条盘绕在树杈上的大蟒蛇,毫不客气的鸠占鹊巢,坐在树杈那里纵目远眺!

    被挑飞的大蟒蛇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度,落到临近的某棵大树之中,它紧紧卷住树枝,对着我这边昂起巨大的蛇头,张口血盆大口吞吐着蛇信子,一副气恼非常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但它距离我很远,只能示威罢了。

    我很是孩童心‘性’的对着蟒蛇扮鬼脸、吐舌头,气的蟒蛇在那棵树上‘乱’窜。

    “哈哈哈……!”仰头大笑,心情这个舒畅。

    胡闹一通,看着远方被浓雾笼盖的山岭感慨万千,一千多次的时间循环啊,印象太深刻了,注定一辈子忘不了,才明白,时间竟然是这样可怕的怪物,它足以摧毁最强大的心灵。

    我也不确定这循环继续个几万次,会不会扔掉自己的底线,因着无奈对‘一线生机’鲁雅小姑娘出手,幸运的是,这等事没发生,我只能暗中感谢上天够意思了……

    不对,不是上天!耳边似乎回响先时解开时间局时传来的‘女’声,那充分证明了我先前的推测,是人为的利用天然存在的能量设置的时间局。

    “是谁,真是个‘女’的吗?还是故‘弄’玄虚,明明是男人却用‘女’声和我说话……。”

    我安静了下来,下意识的掏出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脑中回放着关于时间循环的一幕幕,太多记忆了,太深刻了,现在一想,好像是重新回到循环之中一样,深刻心头。

    可见这次的诡异经历多么的震撼人心。

    现在,时间局解开了,跳出禁锢,我自由了,但疑问随之而来。

    人为利用自然能量催动时间局,还是这等无限循环类的模式,不用说,这是禁术中的禁术,设置此事的大能,少说也得消耗大半法力,甚至,寿元和‘精’血上都有着巨大的损耗,而且,这位大能的道行等级有可能是陆地神仙大圆满,甚至,半步飞仙……。

    “这事儿可能吗……?”我想到这里有些怀疑,真实状况是,林铭汝和我都不擅长时间类诡异法术,这种传承相当的神秘,世间究竟还有几人会用都是谜。

    所以,无法准判断施展此局之人的真实道行水准,有可能超高,高到我需要仰望的地步,也有可能和我相差无几,只是施展手法神奇诡异罢了。

    对我不熟的东西,只能做如是的判断,要不然就不客观了。

    施术者的道行到底有多高?暂时无法有定论,但主要的问题不是这个,最关键的是,他或者她,施展这样一道消耗恐怖的超级禁术,目的何在?

    这问题萦绕我心间,然后,解局时的那段传音再度闪现于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