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66章 双鱼心理
    在我的示意下,蓝莲、龙跃府和小仙她们都没现身出来,好像是只有我老哥一个。

    “白发鬼师方钢?你怎么在这?”

    惊讶至极的双鱼鬼王从藏身处飘飞出来,狐疑不定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警惕的纵目四看,她的鬼爪下意识的活动着,明显是要祭出那口黑刀来。

    “我要是你,就不会轻举妄动,明着告诉你,既然我敢现身出来,就有留下你的底气,警告你不要妄动哈,本门主没想对你如何,毕竟,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

    这倒是实话,上一次的时间循环中,双鱼鬼王对我们这一行算是客气的,我这人向来如此,既然她仁义,我就不能不讲道义,再说,没听说双鱼鬼王有什么恶迹,所以,我并不打算与她为敌,更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她,对人对鬼我做事的原则都是一样的。

    邙山鬼王众多,但并不都是一条线上的,肯定的是,其中分为很多伙儿,我完全可以采取不同的态度对待它们。

    私心觉着,和双鱼这般还保留着底线的鬼王,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大家求同存异,不见得就没有合作的可能,前提是,她得足够识相。

    双鱼鬼王闻言,眼眸紫光一闪,伸出苍白鬼爪来捋捋头发,眼神隐晦的打量周边环境一眼,如她这样的鬼王,一生不知经历多少明争暗斗,怎么可能会被三言两语就唬的相信?

    这等高手,任何时期都会给自己做好多条后路,所谓的狡兔三窟,正是用来形容这些阅历丰厚到难以想象的鬼王强者的。

    荒老岭中美女鬼王在这方面可是给我上了深刻一课,当然不敢小看任何一只鬼王了,即便此时掌控主动,也是小心翼翼的,合作是目的,但若果对方私下里的主意太多,合作的基础就不稳当了,所以,我需要对方有个明确的认识。

    “方门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王吃的盐不多,有些听不懂,你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还有,你因何知道本王会来此的?这是本王临时起意决定的,不该被你知晓啊,你要是说不明白这些,抱歉,本王这就离去了。”

    说着这话,双鱼鬼王缓缓向后飘动,速度不快,浑身鬼气凝聚,很明显,她的戒心特别高,而且,一点不相信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我。

    也是,换位思考,我要是决定去某个地方躲藏,抵达位置时,却突然遇到等我许久的人,也会疑神疑鬼的。

    至于时间循环这种事?一般的高手也决计想不到,因为,设置这种局需要的能量太恐怖了,涉及因果也太多了,双刃剑一般,要是被反噬会死的很惨,基本上,时间循环局很少有法师敢于尝试,这是常识。

    按照这个来看,双鱼鬼王自然不可能第一时间就想明白我知晓她行踪的理由,时间局听起来就无比的离奇,对普通人是这样,对鬼王来讲也是一样的。

    “双鱼,早就说了,我要是你,就不会轻举妄动,你这家伙为何不听话呢?看来,想要和你好好谈话,就得亮出底牌,要不然,你真是不老实。诸位,现身吧,和好朋友打声招呼。”

    “嘿嘿嘿,咯咯咯。”

    龙跃府和蓝莲桀桀怪笑的,在双鱼鬼王身后的两个位置现身出来,同时,更远一些的地方,静静的出现了小仙等三只女鬼,组成鬼道三才阵,拎着武器,合兵一处,堪比鬼王的气息传递过来。

    同时,蓝莲和龙跃府也释放出一部分气息。

    要知道,蓝莲这种金甲尸,本就是堪比鬼王的存在,身躯强度更是让大鬼王发愁的,只说面对大鬼王时,金甲尸就比所有鬼王都有底气,自保是无虞的,因此,只蓝莲一位,就绝对不比双鱼鬼王差到那里去,这是绝对实力的展现。

    当然,金甲尸的弱点是很明显的,于进攻方面手段太过单一,不擅长法术,更喜欢猛冲猛打,因着这个特性,金甲尸的战力水平就很难讲了。

    大比方说,某只堪比人类陆地神仙一流的大鬼王对上一具金甲尸时,因难以打破金甲尸铜墙铁壁般的防御,大鬼王就很难击败金甲尸,但金甲尸进攻手段单一,也难以击败大鬼王。这种状况下,谁敢说金甲尸不如大鬼王呢?

    但相同的对峙状况,若是向下延伸到鬼王级,那结果基本上也是一样的,因着攻击手法单一,金甲尸想要击败鬼王并不是轻松的事儿,但可以肯定的是,鬼王高手绝对破不开金甲尸防御,更不要说灭杀了。

    金甲尸的强大主要体现在身躯强度上。

    这样算来,金甲尸虽有着堪比大鬼王级高手的防御力,但却不具备碾压鬼王级强者的能耐,所以说,终合战力上就比较难定位了,得看其当时所处的环境,发挥好时,金甲尸可就厉害了,反过来,那就不一定怎样了。

    再有,打败鬼王是一回事,但想彻底灭杀就是另一回事了。数只鬼王想要灭杀一只鬼王也是相当困难的,曾秀倾夫妇逃走的结局,就是最好的诠释。

    每一只鬼王都有保命绝招,关键时可以扭转乾坤。

    双鱼鬼王猛地身躯巨震,她一下子落地,脸上紫光、青光不停闪动,显然,被突然展现出的超强战队震慑了一把,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半响后。

    “呵呵,方门主,你是不是有些误会了?本王和你以前没有交集,那一次正邪大战,本王并未参与,所以,真的是无冤无仇啊,今日,你却摆出这样恐怖的阵仗围住本王,说是想要说说话,但在本王看来,你这可不是好好说话的意思,莫非是要迫着本王为你做事吗?”

    双鱼鬼王阴晴不定的说着这些话,她没敢谩骂,言辞之间很是小心,即便是指责,也比较温和,这也正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鬼王也是一样的。

    她此时彻底居于劣势,这等场面,即便不能最终围杀了她,想要重创她也并不难,最主要的是,她真的没必要和我打死打生不是?

    “阁下可莫要误会,我摆出这些来,只是想说明,本门主有和你坐下来好好说话的资格和底气,并不想要威胁你什么,所要求的不过是谈话的机会。至于你接受不接受某些提议,我都尊重你的选择,就是这意思。”

    我云淡风轻的挥挥手,蓝莲它们全部隐身于空气之中,其实,就是催动折转光线的法术罢了,但因道行高,同级强者也难以发现。

    我口上说着不是威胁,其实就是威胁!不亮出武力,狡猾又多疑的双鱼鬼王如何能认命的坐下来和我好好说话呢?

    双鱼鬼王用一种含义复杂的眼神打量我,忽展颜一笑说:“既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本王就留下来听听门主有什么提议和高见?方门主一副成竹在心的模样,想起你能事先等在这里,无疑,情报能力超级强悍,那么,邙山此时打开禁制,鬼王们忙着重新排名,权利正在新一轮洗牌中的事儿,你都知晓了吧?”

    双鱼鬼王说着这话,随意一挥手,阴气凝结成一张王座,她缓缓坐下,而且,很是客气的在对面给我凝聚了一张阴气王座,距她不过五米距离。

    我随口说着:“当然知晓。”没有故做客气,直接走过去落座,甚至没有做任何防御,不担心她在阴气王座上做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