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53章 阴夫唱阴妻随
    黑白无常齐齐看向照片,然后,同时一震,索命爪和哭丧‘棒’一道出现,封印完全解开,浩瀚‘阴’气狂冲而出,只一霎间,她俩就被吓‘毛’了!

    曾秀倾鬼王的模样,肯定是传遍了‘阴’间的,黑白无常一看照片就认了出来,能不被吓到吗?都现出真身了,身穿黑白袍子,戴着高帽。。。

    但谁都不会去注意她俩美丽的容颜了,因为,有比这个更吸引心神的事儿在发生!

    举着手机,让我们看照片的老家伙,似乎没有看到黑白无常炸‘毛’般的状态,他自顾自的说着,喋喋不休的,好像是多少年没有倾诉过了,今儿好不容易逮住了几位,就想要说个过瘾。

    “那时,二师兄‘蒙’彩和秀倾结成了夫妻,我的心头都是嫉恨,虽然记着二师兄对我的好,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是喜欢秀倾啊!她是我的一切,为了她我什么都敢做!”

    “再后来,我到底是和秀倾在一起了,不料,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了,被他告到师傅那儿去了,我俩就被逐出了师‘门’……,此仇不共戴天!多年后,我和妻子杀回去复仇,将他们全杀光了!哈哈哈,让我们不爽,他们也别想好了。杀,杀啊!都是血,谁也阻挡不住我们!”

    老西越说声音越大。

    ‘吧嗒’一声,我惊的手指哆嗦,烟头落地,接着,满面都是怒容。

    眼角光影一闪,我顾不上别的了,大喊道:“快趴下。”

    晚了!

    在荒老岭中见过的那位‘女’鬼王曾秀倾,现身于白无常任杏身后,一只鬼爪就那样突兀的穿透了白无常的后背。

    与此同时,闪耀白光的‘玉’净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黑无常夏萍姐的身后,‘噗嗤’一声,夏萍的头颅,被突然变大的‘玉’净瓶砸碎大半,黑烟翻腾起来。

    恐怖吸力传来,只剩下半条命、不停惨叫着的夏萍,被变大的羊脂‘玉’净瓶收到了瓶口之内。

    “不……!”

    我尖叫起来,就想释放小仙她们出来,但恐怖的是,无形的力量传来,打断了我和鬼物们的心念联系,竟无法释放小仙和初代鬼棺中的鬼物们出来了。

    “方……救我……!”

    任杏鬼眼圆睁喊了几声,但随着曾秀倾鬼爪一转,‘彭’的一声,白无常的鬼躯炸成了碎片,只见鬼脸惨白、悬浮在那儿的‘女’鬼王曾秀倾张开了嘴巴,将白无常变成的‘阴’气碎片全部吞噬,脸上涌起一阵黑光,闪耀几下,面上恢复惨白之‘色’。

    “啪嗒,啪嗒!”

    索命爪和哭丧‘棒’全部落地,失去了它们的主人。

    我想移动,想去救黑白无常,但做不到!

    比山岳还要沉重的压力尽数落在身上,沉重的让骨头‘咔咔咔’作响,就是站不起来,也无法做出任何反抗动作。

    “不,不……!”

    我看到黑白无常瞬间被害的场面,冲击力太强,心头几乎爆炸了,要是能站起来,一定和这对鬼夫妻拼命。

    “小钢,反应何必这样的‘激’烈呢?你看到我老婆了吧?你看,和我说的一样吧,她长相平凡,但在我心中最美!因为,她是鬼王啊,气质上谁能比?还有谁能比?说出来啊!她是我的,我的!‘蒙’彩想杀我可以,想杀她绝对不行,我会让他来得去不得的!哈哈哈!”

    老西仰天狂笑,无比疯狂。

    笑了一会儿,老西缓缓的将手机收进怀中,神态平静了,然后,他的脸起了变化,不过一呼吸时间,就变成了三十多岁中年男子的样子,浑身的生气也变成了恐怖的鬼气。

    他一直在模拟生气、装活人,成功的骗过了我和黑白无常的感应。

    我们仨还以为使用障眼法瞒过了所有人,不成想,人家这才是影帝级的表演,要知道,我可是有着两辈子阅历的男人,但还是着了道,并对他一见如故?呸!这厮的表演能力太强大了!

    我强行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看着落地后和变回年轻面容的老西肩并肩的曾秀倾,转头看看老西,又看看漂浮到他身旁恢复普通大小的‘玉’净瓶,脸上浮现苦笑,轻声说:“厉害,真是厉害啊!佩服!”

    “方‘门’主谬赞了,愧不敢当。”

    男子笑呵呵的回应,面容一板,凝声说:“阁下,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本王以前的名姓都不再使用了,现在,邙山之中都称呼我为‘西王’。”

    “这位是我的妻子曾秀倾,邙山中称呼她为‘倾‘女’王’。实不相瞒,我们夫妻俩老早就得到消息了,知道你和‘蒙’彩要来刺杀,虽然我们有信心可以应对刺杀,但被动迎战不是我俩的作风,所以,我们就先下手为强了。”

    西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无形力量压的动弹不得的我。

    “谁向你们通风报信的?”我愤怒的问。

    “无可奉告。”曾秀倾低头,漆黑鬼眼盯着我,冷冷回应。嗜血无情的气息在她身上盘绕着,我感觉面前的就是一条冷血毒蛇。

    “老西……,不,西王阁下,你先前所说的牛狮市特殊部‘门’,和刘家三人的事儿都是假的吧?”我故意多说话拖延时间。

    “不,不,那样儿还有什么意思?这个特殊部‘门’我‘混’入后任职多年了,你以为我们只会留在鬼域之中吗?本王是有追求的人。”

    西王傲慢的笑笑,继续说:“刘家三人运道不好,有次见我时很无礼,索‘性’本王就将随身冥器‘玉’净瓶送给他们了,知道你最近几天会来,就算好了时日让冥器发作,不想,你自己就来了。”

    “没见到‘蒙’彩,有点儿遗憾,但没关系,布局许久逮住鬼‘门’之主方钢了,用此来要挟‘蒙’彩,让他一命换一命都有可能,消灭了‘蒙’彩,我们夫‘妇’才能逍遥过活不是……?”

    西王说到这里止不住的得意起来。

    “果然恶毒,你不说谁通风报信的,我也能想到一二,刺杀你们夫‘妇’的事儿,只有少数人知晓,黑白无常都不知,我和‘蒙’彩也不会对外说,那么,叛徒必然在龙虎山和茅山之中,你们干脆告诉我是谁好了,死也想做个明白鬼。”

    “方钢,抱歉,我们答应过那人不说此事的,所以,无法回答你。”曾秀倾漠然的回应一声。

    “那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动不了?”我知道问不出来,干脆转移话题。

    “事先,我们夫‘妇’在此布置了特殊禁锢类鬼阵,结合这堵高墙本身蕴含的奇异力量,别说你,阎罗王到来都得被镇住……。”

    西王指一指我身后的高墙,眼角眉梢都是胜券在握的神态。

    我在心底倒数:“三十,二十九……。”口中不停的说:“你们不要得意,多行不义必自毙,想要用我威胁‘蒙’彩就范,你们打错算盘了,有种直接杀我好了!”

    这样喊的状况下,对方偏不会让我如愿,所以,故意喊着让他杀我。

    “嘿嘿,你想死?哪有那么容易……?你知道茅山鬼‘门’之主的身价多值钱吗?用你,我们可以换来无尽的好处,怎么舍得‘弄’死你呢……?”

    曾秀倾‘阴’测测的笑了,掏穿白无常鬼躯的爪子上,指甲一枚枚的缩回去、。

    显然,老子是香饽饽,奇货可居,‘阴’狠的鬼王夫‘妇’不会杀我的。

    “贤妻所言极是,利益最大化才是王道。”西王笑着揽住妻子的肩膀,就要上前来封印住我。

    “如意算盘打得山响啊,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那是在白日做梦!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给老子等死吧,一!”

    我目眦‘欲’裂,无比愤怒的吼出倒数的‘一’字,眼角黑光一闪,熟悉的‘黑影’从身后的高墙里钻了出来,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

    那一霎间,看到自己的手机被震的在半空翻滚,显示着‘无比熟悉’的时间,也看到了曾秀倾和西王急急扑来的场面。

    我眼前一黑,‘熟练’的昏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