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27章 巨鬼禅 下
    第727章巨鬼禅

    如此激烈的对抗,我方也不好受,连续劈砍之后,我短暂的脱力,像是球儿一样被打飞,好在阴气线缠在身上,被小仙拽住了,不然,不知会被打飞多远。

    即便这样,肋骨、臂骨也都骨折了,‘咔咔咔’的骨折声在耳边响着,下雨一般。

    小仙她们惨叫着,浑身冒黑烟,这还是因着结成鬼道三才阵才有的抗击打能力,要不然,她们根本不可能和全冷禅放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远隔万米,全冷禅到底是稳住了庞大的鬼躯,脸上和身上也都在冒着黑烟,她缓缓的将那双断了六枚猩红甲刀的鬼爪移到眼前看看,又低头看看下方,那里,阴魂们早就跑没影了!

    气怒攻心,她的鬼脸上阴气翻涌起来,周边黑气浓郁的都无法形容了,只剩下一半的黑发齐齐飘了起来,像是一面黑色旗面,在夜空之中猎猎!

    “方钢,是你?”

    全冷禅没有立刻扑上来,而是张开獠牙巨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嘶哑的动静难听的要死了,好像是无数破锅和碟碗放置在一处摩擦,那种动静,难以形容的恐怖,只是这鬼鬼语声,就能杀人!

    我在她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就运行法力护住双耳,等同过滤了,这才不受影响,心头一动,持着桃木剑的手一颤,试探的问:“你是全冷庵?”

    目前,全冷禅意识还没有清醒,那么,可以掌控这只恐怖巨鬼的只能是全冷庵了,不可能是别人。

    “当然是我了,方钢,又是你冒头坏了本姑娘的好事,我就不明白了,最近这段时间,本宗并没有找你麻烦,你为何不安分一点?除了给本姑娘添堵,你不会做些别的吗?比如,去做个受人追捧的大明星,不比在这里和我打死打生要强,你是不是闲的?”

    全冷庵的意念控制着全冷禅阴魂,冷冷的传来这番话,和先时一样,动静儿太难听了。

    “闭嘴,你这厮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些?不看看你自身的德行!这一飞机的人,说害死就害死了,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就你最嗜血、最恐怖,一点人味儿都没有。”

    “还有,这可是你姐姐的魂魄,她目前还不清醒,你控制她做出丧心病狂的屠戮之事,等到她清醒了,你如何对她交代?你这个孽障,天下如何会有你这样了冷血冷心的人?人不如鬼,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家伙。”

    “好,方哥说的好,这样的人确实赶不上鬼!”金禾娜大声应和。

    小仙和萧宝儿随声附和,一时间,我方气势如虹。

    “方钢,用不着你管我和姐姐的事儿!你这人还真是不将棺材不落泪,你以为自己是英雄吗?救了正道一把,又能怎样?那些成天将正义和道德挂在嘴边的正道法师,背地里做的肮脏勾当,不信你一点儿没有听闻过?”

    “他们那样人面兽心的,才不配做人呢,你说我不如鬼,我看你鬼迷心窍了,和那样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同流合污,难道就比我强到哪里去?不过是五十步笑话一百步罢了,你别太将自己当回事了,哼!”

    全冷庵借着全冷禅之口,说话无比阴损,直接反弹回来。

    说白了,她很是忌惮我,硬拼数次没占到便宜,下方的阴魂也都逃走了,继续下去真就没有太大意义,所以,她只是和我打口水仗,并没有真的动手,这是全冷庵最显著的特点,无利可图的事儿她不愿去做。

    只是,她妄图颠倒是非的口头攻击我,岂不是痴人说梦?老子岂会让她如愿?

    “哈哈哈,全冷禅,见过脸皮厚的,但如你一般厚度的真是少见!说什么正道道貌岸然?是,我承认,每个大宗门之内都有不少害群之马,那么多的门徒,良莠不齐的很正常,但总体而言,正道宗门至少没有如同你们邪道大派一般滥杀无辜、是非不分!”

    “只说你们养鬼宗,不知生产了多少遗祸无穷的败类和混账,你这个假冒张星霜之名行苟且之事的大混账,乃是个中翘楚,不知多少人因你而死,你还沾沾自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说你是不是最混账的厚脸皮啊?张客淳掌教恨不将你扒皮吃肉,你和阴阳真人一道设局害死了无辜的张星霜,不但你无耻,阴阳真人也极端无耻!也就是你们这等做事不择手段的败类,才能做出这等恶事来!”

    “忘了吗?你身份大白天下的时候,不说正道法师,只说暗地里,邪道法师都将你们师徒骂成翔了,就这样儿的德行,你还敢大言不惭的和我说什么五十步笑话一百步?我呸!你哪有五十步,说你再退后个五十步都不为过啊……!”

    “哈哈哈,说的太好了,方哥哥,为你点赞。”

    小仙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蹦着高的在后方喊着,看着对面巨鬼扭曲起来的鬼脸,我的心头真是痛快,普天下敢这样指着全冷庵的脸大骂她和阴阳真人的,绝对不多,老子算是骂痛快了!

    “放肆,方钢,你敢辱及本姑娘的师尊,真是罪该万死,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就凭你也配?”全冷庵暴怒。

    “你才放肆,你们一家子都在放肆!老子如何不配?论地位,老子是茅山鬼门之主,不比你师傅差,虽然你师傅和我师尊是一个时代的,但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辈分方面各论各的,本门主自然不用太过尊敬他,我和阴阳真人能平起平坐,你不过是阴阳真人弟子的身份,在本门主面前蹦跶什么?通过你就知道养鬼宗内都是些没教养的,不知道尊敬本门主……。”

    我敞开了说,管它有理没理,先胡说一通壮气势,气死对方才好!

    唇枪舌剑的看似热闹,其实不过是使用了一分钟,还处于右眼能力有效时间内,我自然不急。

    “你……?站”在远方宛似一座悬浮山丘的巨鬼,浑身都在震颤,明显是被我这番话气懵了,那巨鬼里面的意识可是全冷庵的,虽不知她的本体此时在哪儿?但只说这一番话的威力,定能将她的本体气的内伤!

    我用茅山鬼门之主的地位对比她阴阳养鬼宗宗主继承人的身份,这绝对是在欺负人,不怪深沉阴森的全冷庵会被气成这样,而且,她很难反驳我的话,因为,这就是事实。

    若果阴阳养鬼宗远比茅山鬼门强大也就罢了,我这样说不过是自讨欺辱,偏偏鬼门亮出来的底牌震惊天下,女相如来坐镇,柳婆婆跟着摇旗呐喊,还有数十名神秘莫测的好手听命,一番对垒后,茅山鬼门的实力不比养鬼宗差,这事儿天下谁人不知?

    茅山鬼门之主的份量自然跟着水涨船高了,我摆出这身份压制她,她就是无话可说,即便想不讲理,那也得有切入点胡搅蛮缠才成,全冷庵找不到切入点反驳,一口老血憋在心头,一定是严重的内伤,这是我能确定的!

    “方哥,小心……!”

    萧宝儿忽然尖叫起来,我猛然一愣,然后,背心传来极致的寒意和杀意,意念比行动快,霎间感知到身后发生了什么。

    原来,不知何时,一道只有一米高的鬼影出现在背后,距我只有两米距离,她的形象和全冷禅阴魂一模一样,区别是,远处和我对峙的全冷禅巨大无比,而身后这只不过一米大小的鬼物却太过小巧了。

    刚一出现,她的鬼爪就向着我的后心要害猛掏!

    我的毫毛咻的一下全部竖起,浑身都被惊悚寒意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