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16章 高铁惊魂 上
    得,两个小姑娘不停的喊着哥哥,这场面,我是吃不住劲儿了,赶忙在她们递来的小本子上签名,钢笔自然也是用她们的。。。

    问了一下名字,马尾辫小姑娘名为吴灿,沙宣发小姑娘名为鲁雅,我就在她们的小本子上写一些祝愿吴灿和鲁雅学习进步、身体健康之类的话,又签上自己的姓名。

    司机师傅也递来日记本,我问了他‘女’儿的名字,一样写了祝福语后签名,还和司机合影。

    鼓动半天,算是完成这几位的心愿了,然后,很是郑重的要求他们,将手机中拍到的我和林妍薇在一起的照片删除了,毕竟,林妍薇要是因此曝光在大众面前,会对她的学业有影响。

    不希望有记者去打扰林妍薇,最重要一点是,我的仇家太多,他们要是发现林妍薇的份量和小师妹一样重,难保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这世界总是不缺小人的。

    听我这样郑重其事的要求了,这三位算是通情达理的,当着我的面将拍到林妍薇的照片全部删除了,且一再保证不会多说我和那个姑娘的事儿,沙宣发的小姑娘鲁雅将小‘花’伞塞给我……。

    我接过小‘花’伞,顺眼看了看小姑娘的手机屏幕,上面的时间是六点四十三分。

    屏保画面正是我在‘阴’海‘乱’葬电影中的一帧截图,汗,这姑娘真是我的死粉,屏保用的都是我的照片,鲁雅拿着手机的手很小、很白,食指上戴着一枚蔷薇形态的金戒指,很好看。

    “咳咳……。”悻悻的收回目光,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打着小‘花’伞,在暴雨中挥手送走三人,一步步走回棺材铺。

    你的粉丝真热情,屋内摆好了豆角油条,林妍薇迎来,看我收起放在一边的小‘花’伞,笑了一笑,递来干净的‘毛’巾,示意我去换一身衣裳。

    接过‘毛’巾一边擦着脸和白发,一边苦笑着说:“你我在一起的照片都删了,放心,没有后患……,哎呀呀,可不是热情吗,我都要吃不消了,现在的熊孩子真是太粘人了,不行,以后出去必须记着‘变脸’,太吓人了,这才几个人?要是被成千上百的熊孩子包围了,我直接得报销在那儿!”

    “哪有那么夸张?”林妍薇被我这话逗的直笑。

    我笑着走到后屋将衣物换了,清爽的走出来,和林妍薇一道用了豆浆油条,清淡的滋味,但融化在心头就是幸福,满满的快要溢出的感觉,看着姑娘秀丽的脸上都是开心之意,因着恶劣天气变坏的心情逐渐的好了起来。

    “妍薇,我要去牛狮市几天,要是联系不上不要着急,那边的信号可能不好。”

    我状似随口的说了一声。

    林妍薇的身躯一僵,半响后黛眉微蹙,轻声问:“可是处理灵异事件?”

    我缓缓点头。

    “方哥。”她有些担心的握住我的手,轻声说:“答应我,照顾好自己,远离危险。”

    我感动的点点头,手一带,撒发甜香的‘女’孩到了怀中,闭上眼,静静的抱紧她……。

    上午九点,雨停了一会儿,我送林妍薇离开。

    接近中午,暴雨更大了,幻化了形象后,我开着自家寒酸的车子,载着黑白无常两位美‘女’赶赴车站,雨水像是不要钱的降落,雷暴声声。

    在停车场内存放好了车子,我们几个打着伞进到候车厅里等待着。

    等了半小时,高铁准时发车。

    领着两位美‘女’,在一众小青年羡慕嫉妒的眼神中登上去往牛狮市的高铁列车,窗外大雨倾盆,车内温暖如‘春’,看着倒是很有趣。

    本市是始发站,因天气缘由,坐车赶路的并不多,一节车厢中也就稀稀拉拉的二十几个人,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后排就是黑白无常姐俩了,她俩掏出零食不停的吃着,倒是很有公德心,垃圾自己就收好了,还打开了平板连接无线网络,不知在看哪一部智商掉线的‘肥’皂剧,不时的笑出声来。

    百无聊赖的打望着窗外狂风暴雨的风景,莫名的,我感觉心头沉甸甸的,不知是不是因为气候不好的缘由,呼吸都很是沉重,人们都说环境影响心情,还真是不假。

    我和黑白无常两只鬼妹纸坐的比较靠后,前面斜对过,隔着三排座位,是一对年轻情侣,他们在小声说着甜蜜蜜的话,这让我感觉有些辣眼睛。

    毕竟,妍薇妹纸不在身边,小师妹的人格被邈谷带走了周游世界呢,和人家小情侣甜蜜的状态一对比,再想想后头不理我、只知道看‘肥’照剧的黑白无常,心底的那份孤寂感可就抑制不住了,都有‘吟’咏一首诗词抒发孤独的冲动了,张嘴好几次,到底是闭上了,念咒还成,让我‘吟’诗作对?我宁愿和美‘女’鬼王血拼一场!

    更远的位置,几个中年人正在打电话,看他们的样子,带有公文包,像是做生意的,可能和我一样坐不上飞机改换高铁了吧?

    更前面是很多身穿统一服装的年轻人,男‘女’各半,后背都有某技校的宣传标语,很熟悉的那种标语!都是某坑爹技校的学员,这是组团去旅游还是工作实践呢?反正我是搞不懂的了。

    这一节车厢就这么些个人,看着很是空‘荡’,悬挂的电视也没打开,真是无聊透顶!

    我无奈的掏出手机,现代人打发时间,手机是必备之物,无聊的点开新闻浏览着,不少报道映入眼帘,什么连续的航班失事啊,什么游轮失踪……,更离谱的是昨晚有数辆火车脱轨,死伤非常惨烈!

    这些都是昨晚发生的意外事故,时间写的很清楚,上半夜发生四起事故,后半夜竟然有六起,已经造成七八千人死亡了,惨况空前,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紧锣密鼓的调查!

    这些消息已经上了热搜榜前几名,可见,影响是相当大的。

    忽然眼角一跳,热搜榜第五名赫然是:‘阴’海‘乱’葬第二部,即将于下月底公映。

    “你妹!”

    心底嚎叫一嗓子,这就要公映了?要是可能,老子真不希望继续公映这影片了,第一部就将我‘弄’的‘妇’孺皆知,现在出‘门’在外,不幻化形象都不敢随便嘚瑟了,要是被粉丝认出来,好嘛,寸步难行了。

    这还要公映第二部?可想而知名声会到达什么地步,普通人自然是万分期待的,但我不是普通人,并不稀罕这个,演戏也只是兴趣罢了,主要的行当还是‘阴’阳法师,总不能本末倒置吧?

    心底骂着,继续浏览,好消息倒是来了,‘阴’海‘乱’葬导演胡峦边逝世了。我点进一看,这老小子死了有些天了,我一直不关注,这才后知后觉。

    想起那厮伙同全冷庵设局,让我和一众伙伴死伤惨重,嘀咕一声:算你老小子运气好,若非你要死,老子早就收拾你了。

    继续浏览,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大事,只能将手机收起来,无意识的向前看,眼瞳倏然一凝!

    车厢前方车‘门’那里走来个身穿紫红制服的‘女’乘务员,长相靓丽,穿着大方得体,脸上微笑让人如沐‘春’风,正在为前方坐着的那些年轻人服务,无非是倒个热水什么的。

    我的神态很是凝重,这乘务员是个美‘女’不假,但只凭姿容还不能让我这样惊讶,而是,一眼看去,就觉着她的那一身紫红制服似乎在冒着血光,虽距离的远,但我能看出此‘女’面上黑气凝聚,不是一般的黑气,那是死气!

    大惊!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装成去车厢那边打水的样子走过车厢过道,顺道看了眼车厢中乘客的脸。

    下一刻,眉头紧张的跳动了好几下,为自己看到的景象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