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02章 青袍白面具之后
    第702章青袍白面具之后

    “咯咯咯……,哈哈哈,有意思,进步这么快……?小家伙,你倒是真让我刮目先看啊,都回来!”

    远处,那神秘女人忽然站起来,貌似很轻松。

    我心头‘咯噔’一下,看样子,她似乎没受伤一般,还是说,她远程吸收了某些‘人形大补丹’的能量,直接治疗了伤势?

    若是前一种,说明此女扮猪吃虎,若是后一种,那可真是该死了!

    最恐怖的是,这女人先前对我说的话好奇怪,听意思,她和我早就认识?难道,她知晓我是白发鬼师方钢?

    一念及此,心头大惊,心念一动,三鬼一道飞于我身后悬浮着,三支阴兵武器指向前方,而十具黑棺释放出来的百多只鬼物,已经被打杀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三十多名飞回到神秘女人身后,紫衣鬼居多。

    “你到底是谁,认识我不成?”

    用桃木剑拄着地面站起来,看向远方的青袍白面具女人。

    “大名鼎鼎的茅山鬼门当代门主方钢,外号白发鬼师,目前在道儿上如日中天的,谁人不知何人不晓?本座自然是认得的。”

    青袍女人笑着说出此话,她浑身的气势跟着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感觉上,和先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但这种说不出来的气势,却让我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味道……。

    我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指着女人说:“莫非,你是……?”

    “嘘,嘘……,刚开始游戏,你先不要随意猜测嘛,本座还要好好看看你的长进如何呢,所以,你不用太快的说出下面的话啊,那多没意思……。对了,先给你吃颗定心丸,目前,这利用阴魂捆住生人的法术只是实验阶段,还有诸多不完善的地方,瓢湾村不过是我选择的一个实验点,死了几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罢了,于我而言,很是仁慈了。”

    “这样,我会施法召唤来几个手下,你和这三只女鬼,要是能一鼓作气的打败它们,我就将施展在瓢湾村村民身上的法术收回,但你要是打不过这几位,那么,瓢湾村的事儿你就不要参与了,赶紧离开才是正格。”

    说着话,此女一挥手,四根细细的‘能量线’骤然出现,然后,随着几声鬼啸声,被能量线控制的四只鬼物猛然显现出来!

    这是四只特恐怖的鬼怪,两男两女,散发的都是半步鬼王的波动,左边两女,一个面皮发黑、有着猩红的鬼眸,手持一柄漆黑的三叉戟。另外一女长发落地,鬼爪竟然握着一条锁链,此物尽头是一个圆球带刺的物体,很明显,这是流星锤!

    鬼物使用这等威猛的兵器,只是看一眼,就感觉眼睛刺痛。

    另一边的两只男鬼都有两米多的身高,青面獠牙自不用说,关键是手中的阴兵武器太厉害了,散发的阴气之重不可想象,两只男鬼一个手持大砍刀,一个手持齐眉棍,那可是金属打造的齐眉棍,只看形态就威猛的不得了。

    “心念线……,还能控制半步鬼王?师娘,许久不见,方钢有礼了。”

    我叹了一声,对方使用了心念线控鬼诀,还能控制这样厉害的鬼怪,加上先前的一番话,要还不知她是谁,那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这女人正是师娘。

    她借尸还魂已到了最后阶段,看样子和新的身躯融合的不错,什么和养鬼宗高层有所往来,那是在逗我玩呢,这女人本就是上代的宗主好不?

    “你这人,不是说了不要说出来的吗?你这样轻率的点破了此事,我岂不是没得玩了?”神秘女人语调一变,带点嗔怪的意味。

    四只半步鬼王‘嘿嘿’冷笑起来,一道鬼眼幽幽的看着我。

    对方这样的回应一声,已经确定了我的猜测。

    听闻她果然是师娘,我的脑中不由的浮现出诸多画面来,那时,她化身神秘老妪,在死亡地铁中,给我和念瑶神奇的桶面,我俩感激不尽,最终却发现,走阴之旅只是为了帮助师娘脱身设计的事件。

    那之后,好不容易才回归阳世,最近一次见到师娘,是记忆缺失流落到邈谷所布置的黑凤村的时候,师娘端坐‘剑胆’牵着的骨马之上,神魂入邙山鬼蜮,似要帮着某些鬼王疗伤,那时,她和剑胆鬼帅说了很多秘密的话……。

    不想,再次遇到师娘,竟然是在瓢湾村!而且,就在新成立的荒老岭鬼蜮之外。

    原来,师娘一直距离我这样的近,她既然选择瓢湾村的村民动手,很大可能,她此时就是这村子的一员。以师娘挑剔的眼光来看,根骨和美貌,必然是最前面的两个条件,那么……?

    我透过四只鬼怪形成的空隙,深深的看向后方的青袍女,挤出冷笑说:“王旨梅姐姐,师娘,别藏着掖着了,显露真容吧。”

    说着话,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幻术,露出白发和本来面目,同时,小仙她们面上的鬼雾散开,露出真容,听我这样一说,一道惊讶的看向前方!

    “呵……,方弟,先不说你道行如何,只说这眼力,真是见长啊,这就认出姐姐了?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儿。”

    说着这话,青袍和白面具同时炸碎,一身大红旗袍的美人出现在视野中,看其面容,不是王旨梅又是谁人?

    一只男鬼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恭敬的捧着一双红皮高跟鞋上前。

    光着脚的师娘分别抬起两只脚来,心安理得享受男鬼的侍候,将红高跟儿都穿上,手中一闪,一朵小红花出现,轻轻的别在高高挽起的黑发之上,脸有些白,荡着一股鬼气,很明显,距离最终的‘融合’还差那么一小点,但已完成九成九了,此时看去,邪魅绝代!

    她的融合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

    “方钢,别来无恙?以后不要喊师娘了,既然附到了这具躯壳之上,以后我就是王旨梅,不再是你的师娘了,这称呼让我恶心,总会想起稻花那杂碎。”

    “放肆!王旨梅,你对我师傅恭敬些。”

    我远远看着女人充满魅力的脸,很是愤怒的呵斥,以师娘的身分,如何说我,我并不在意,但辱及师尊就不成!

    “哎呀,你还是个尊师重道的!算了,本座等同重生了,今夜引你前来,是做个见证的意思,以后,我和‘你的师娘’这种身份再无瓜葛,我就是王旨梅,一个近三十岁的美丽女人。以前看错了方道华,但新生之后,一定要找个一心一意对我好,比他方道华强上百倍、千倍的好男人……。”

    “其实嘛,姐姐看你就很不错,要不,咱俩凑合一下?我不是你师娘了,只是王旨梅,一个好看的女人罢了,你我之间没有辈分的阻碍!”

    她说了这么一番话,隔着前方遮挡的四只鬼王,对着我送了几道‘秋波’,和白天时一样的眼神,但我接触到,却头皮发麻,浑身上下这个不得劲儿啊!

    王旨梅宣扬新生又有什么用?这是师傅的女人!

    这观念根深蒂固的,此时,她却对着我送秋波?这是混蛋至极的事儿!我无法接受。

    “王旨梅,不管你如何说,你又不是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的普通阴魂,既然还保留着记忆,那你就是我师傅的女人!我不管师傅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没有权力管,但希望你收敛一些,别给师傅丢人!还有,你本身也是上代的养鬼宗宗主,请自重。”

    脸无比铁青的看着此女,要是可能,恨不用剑给她几个透明窟窿。

    这等蛇蝎般的师娘,让我无比头大,但也能感知到,这女人始终不想杀我,看来,她口上深恨师傅,心底却是别样的。

    我觉着,师娘如此的恨师尊,从另一面,也可以表示出她多么的在乎师尊,只不过,恩怨纠缠一处,她自身都糊涂了……!

    “闭嘴,方钢,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本座!今夜,就是以崭新的形象和你打个招呼,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的,毕竟,我们之间水火不容。”

    王旨梅脸寒着斥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