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00章 人形大补丹
    咬着牙,看着此‘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现在,我如你所愿现身了,你不是要和我说道一番吗?那就从瓢湾村之事说起吧,‘女’士可否明言,拘来一大堆鬼魂趴在生人身上,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为何要选择瓢湾村这地方?”

    直接喝问起来,且心头有感觉,对方自视甚高,有很大可能,会将其中的弯弯绕说于我听,要不然,锦衣夜行的多无聊啊,有个听众也是很不错的!

    “小子,很有骨气嘛,本座倒是欣赏,将怜悯蝼蚁心态剔除,你会很快晋升更高等级,这道理以后你会懂,有得有失,修行之士尤其如是,懂得取舍之道,才能最终得道。.。现在告诉你这些为时尚早,你还太年轻,经历的不多……。”

    ‘女’人嘀咕起来,我不耐烦了,就要打断她。

    笑话,经历不多?老子可是解密了上辈子记忆的怪胎……,林铭汝那一辈子就奉行着‘女’人所言的这一套,结果呢,实力上去了,人却入魔了!至死也没有回归正途,这等魔道之路,老子才不去走呢!

    不等我说话,‘女’人话头一转,我就没继续说话了。

    “既然你问了,本座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告诉你本座在做什么好了,谅你也没有本事破坏本座的大事。”

    “选择瓢湾村是因为就地取材,你应该开‘阴’眼看到那些连着生人和鬼魂的‘阴’气线了吧?这种新型的法术是本座自创的,怎样,很震撼吧?‘阴’气经过这些线,就能转化为生气,用鬼魂的能量,可以提升生人的生气和气运,这可是一道创举!”

    “世间孤魂野鬼无数,与其凄惨的流‘浪’,还不如发挥光和热的为人类造福呢,以往都是‘阴’物吸收生人阳气,导致活人生病和死亡,我反其道而行之,通过这种法术,生人即可将鬼怪吞噬了强大自身,这是伟大的发明!”

    “我想,道儿上应该颁给我开创奖的,以此奖励我的发明创造,这是可以改变世界格局的创举,那时候,我就会公开自己的名字,留名青史……!哈哈,小子,羡慕吧?”

    这‘女’人举起两只手向上,昂首,笑的这个开心,我听在耳中,拳头握紧。

    “疯子!”我于口中挤出这两个字,如此破坏‘阴’阳平衡的事儿,这‘女’人竟然能说成是为人类谋福利的壮举?无耻之尤。

    “小子,你太年轻了,不懂这是多好的事儿,疯子?笑话,世上任何一个伟大的发明家,其实,都可以被称之为疯子,因为,他们这里的所思所想,不是蝼蚁们简单的脑回路所能理解的。”‘女’人指了一指自家的脑袋。

    “别糊‘弄’我了,要只是为生人谋福利,你岂会如此费心的发明此术?说说吧,最终,此术会让你获得什么好处?”

    我才不信此‘女’的鬼话呢,无利不起早,她费尽心力研究邪术,难道只是为了帮助生人去吞噬鬼物获取健康和气运?别搞笑了好不?

    这话出口,‘女’人倏然敛笑,半响后才轻声说:“啧啧,不简单啊,这都想到了?也罢,本座不怕你知晓。是这样,凡是通过这种方式增强了体质和气运的生人,冥冥中,有无形的‘线’连到了本座的体内,只是单向输送的线路。”

    “简单讲,本座心念一动,这生人健康和气运,就会再度转化为生气、阳气或‘阴’气,无距般的输送到本座的体内,所有受了此术的生人,等同本座预先储备的‘器皿’,当本座需要突破晋级或者闭关疗伤的时候,就远程一吸!呵呵,那就像是神话故事中食用了延寿丹一般,效果立竿见影!”

    “这甚至像是一种变相的续命之法,寿元上带倒是没有多少帮助,但生气和能量上简直是源源不绝的供应!时间长了,本座一定可以成为当世第一人!有了那种能力,入地府杀阎罗都有可能,修改生死簿上寿元还不是轻而易举?”

    “怎样,羡慕吧?本座看你根骨上佳,要是愿意归顺,本座会考虑教授你这等秘法,那可是天一样厚重的福气呢,小子,心动不……?”

    我骇然至极!这才‘弄’明白邪法最终的作用在哪里。

    原来,不知不觉的,王旨豪那样的普通人,就成了这神秘‘女’人随时可以取用生气和能量的‘器皿’,一个个生人,等同被此‘女’炼制成了移动着的‘大补丹’,这是何等险恶的用心、狠毒的手段?

    不用说,被她远程汲取之后,‘器皿’不死也会瞬间衰弱的难以想象,离死也不远了。

    换句话说,这‘女’人不但害鬼,更是害人!终极目的是强大自身。

    好恐怖的手段,不过,正是因为此手段过于恐怖,我反而放心不少,这等夺‘阴’阳造化的邪法,‘女’人一定敝帚自珍,不可能随意传授的,注定此法在任何时期只有少数邪道高手会,祸害力还能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再说,不到突破瓶颈进军更高层次或是修补伤势的时刻,她不会动用备用‘器皿’的,所以这些人不见得会遭殃,关键在于,他们的命运已和此‘女’联上,以后没主动权可言。

    “心动你个大头鬼?……丧尽天良,缺大德啊!‘女’士,你的手段过于残忍,劝你早点放弃,不要造更多的杀孽了,这样的行为,最终会埋葬你自己的!掠夺‘阴’魂和生人的能量为己所用,你比最恐怖的魔头还恶毒三分,是我今生所见魔头中最无耻的!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弃此事,这道邪法永远封存心底不得外传。”

    我大怒,并指向着‘女’人点着,狠狠的说着这番话。

    其实,知道这等魔头,这些话她一定听不入耳的,但我还是要尝试一下,不教而诛为不仁,我只是想握住飘渺的百分之一可能罢了。

    “小子,你说话太难听……,亏本座怜惜你的好根骨,既然你不识抬举,错将珠‘玉’当顽石,也罢,那就动手好了,不给你点儿苦头吃,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看你,是不是没有遭遇过挫折啊?说话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本座今夜要好好替你师傅教你,让你知道,这世上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还有,本座这道法术无解,你去试着解决,会提前让那些生人送命,别怪本座没有提醒过你。”‘女’人说着这话,青袍猎猎作响,恐怖气劲儿遍布全身,果然厉害得紧!

    “你死了,邪法自然失效!”我冷笑了一声,反手间,桃木剑出鞘。

    这邪法唯一的解决之法就是杀死始作俑者!

    ‘阴’气线绑着,从其他环节入手,只会伤到生人们,但要是杀了此‘女’,一切难题都将迎刃而解。

    “你这厮真是不开窍,本座好不容易看中个苗子,想要传授绝技,你竟然拒绝,还想杀本座?从未见过你这样不识好歹的!你真以为自己有本事杀了本座吗?来,来,来,让本座看看你有何本事,敢大言不惭?”

    ‘女’人挥挥手,根本不将我放在眼中的姿态。

    “你是在找死!”

    我怒骂一声,被气的脸都发红了,被人如此小觑,自然不爽。

    随手间祭出三张紫符,桃木剑一指,咒语高速念完,手诀一掐,轰轰轰!三道紫火猛然炸开,铺天盖地的对着神秘‘女’人杀去。

    “就这点儿本事?真是笑话,凭这个都不能让本座移动脚步!”

    神秘‘女’人说着大话,双手蝴蝶‘乱’飞般结着法诀,然后,三朵‘阴’气凝结的牵牛‘花’,从她的嘴巴中一朵朵的喷了出来,迎风一晃就是数米大小,拦截住了紫火攻击。

    牵牛‘花’和紫火相互撞击,发出震天价的响声,一道消融无形。

    我承受了巨力反击,控制不住的向后倒退一步,反观对方,像是钉子般钉在地面上,不动如山,这让我的眼角狠狠的跳动了几下!

    “点子果然扎手!”

    心中升起这道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