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99章 蛇蝎江心岛
    “一群愚物,三天后直接吞噬了,免得留后患……!先将这些残魂送回他们的身躯之中吧,这次使用的‘阴’气有点多啊,怕不是会‘弄’死三五个?无所谓了,反正,村民们最终都会死掉……。,。”

    鬼气牵牛‘花’嘀咕了几声,卷起‘阴’风,飞出祠堂。

    松开紧握的拳头,示意小仙扣住肩膀,带着我起飞。

    ‘阴’风鬼雾之中,死死咬在鬼气牵牛‘花’之后,倒要看看这背后隐藏着谁?

    鬼气牵牛‘花’飞行的很快,‘阴’风裹挟着,加上漆黑如墨的夜,一般的法师一定是跟不住的,这时候‘阴’阳眼的好处就呈现出来,锁定对方不费劲。

    不敢离的太近,小仙带着我飞行,距对方大概千米远,再近的话太容易被发现了,这朵鬼‘花’和其主人心神相连,感知成倍振幅,不可轻敌!

    跟着这东西飞,很快就飞出了瓢湾村的范围,向着东南方向风驰电掣而去。我紧跟着不放,小仙鬼爪扣进肩膀,振幅‘阴’气,始终保持着千米距离,‘阴’气接触肩膀的剧痛我毫不在意,早就习惯了。

    痛苦这种事儿,经历的多了,神经都自动诞生免疫力了,这和一些功夫高手学打人之前先找人拼命击打自家身体是一个道理,看起来似乎很艰难,但其实,习惯了就好。

    眼前出现了一条奔腾的江,隐约看到远处的重重‘迷’雾之中有一座小岛,位于江河之中的小岛!

    一看这地理环境,我不由蹙紧眉头,江河湖海范围中的‘阴’气太重,这等地域滋生的妖魔鬼怪比陆地上的要‘阴’狠厉害了许多,我平生最不愿接近这等区域。

    游轮鬼蜮时下到深渊,周围都是海怪、水鬼的场景,像是梦魇一般的清晰,还有几次下到古井的经历也并不美好,似乎,水汽多的地方,鬼怪就特别的多,我很是忌惮这等环境,但事已至此,追踪许久了,哪有功亏一篑的道理呢?好在不是江底,而是江心小岛,总比深入江水之中来的好。

    这样安慰着自己,就随着鬼‘花’一道接近江中小岛。

    没有预料错,鬼‘花’就是冲着岛屿而去的。

    距离近了,才发现上面有座很古老的建筑,粗略打量,那是一座塔,周身发青,不过很是破败,不知有多少年历史了?鬼‘花’就降落到破败的塔‘门’之前,迅速缩成拳头大小,然后,静静的落到一只手上。

    这是只戴着薄皮手套的手。

    我隐藏在高空‘阴’雾之中,小心的向下窥视,神秘人身穿一袭青袍,很宽大的那种,脸上戴着最普通的白面具,只‘露’出眼睛和嘴鼻,虽然青袍宽大,但风一吹过,还是能看出窈窕的身材曲线来,无疑,这是一个‘女’人,身非常好的‘女’人。

    她淡淡的散发生气,所以,绝不是‘女’鬼,就是个道行高深的‘女’人。

    只见她一握手,‘噗嗤’一声,牵牛鬼‘花’被捏碎了,化为一股金光入到‘女’人张开的嘴巴中,随即消失无踪。

    “阁下既然跟来了,看样子想要掺和是吧?也好,那就下来说道一番吧,不知阁下可有这个胆量?”‘女’人收回鬼气牵牛‘花’,忽然喷出这么一句,同时,仰头向着半空看来,眼神落点正是我所在的方位。

    冷汗一下子就沁出来了……!

    本以为自己隐藏的足够好了,不想,下方的神秘‘女’人一样就看穿了‘阴’雾,直接锁定施展了诸多隐匿法术的我,这说明了此‘女’的可怕,绝对的高手,就是不知是哪一路的?

    对方的口‘吻’相当的拿大,这是我非常不喜的,既然当面叫号了,要是避而不战,以后可就留下心里‘阴’影了,对方厉害又能怎样?我也不是怂包软蛋。

    “哈哈哈,果然是高手,可惜,这样的高手做事却如此‘阴’狠毒辣,杀人不眨眼,你这样的就是阳世间的祸害。”

    已‘露’了行踪,就不藏着掖着了,示意小仙隐形并将我缓缓放下去,小仙使用鬼气隐形的手段瞒不过此‘女’,但此‘女’也无法看清楚小仙的样子,估计,就是一道鬼影罢了,对方隐藏身份,我也不想‘露’馅,毕竟,小仙作为我的伙伴,有心人一定知晓她,根据她就能反推出我是鬼‘门’之主了。

    在一切未明之前,还是学着对手这般隐藏身份比较安全,至于我本身?此时是幻化的帅哥形象,对方知道我是假的面孔,但也看不清真面的,自然无虞。

    我被小仙带着,缓缓的落到小岛之上,距青袍白面具‘女’人大概百米远,以我们的眼力、耳力和速度,这距离相当于普通人相距五六米,已足够近了。

    “敢问阁下真实身份?”‘女’人细细打量我一番,又看看小仙所在的位置,很明显,小仙在她眼中是无所遁形的,这我早有预料,自不会吃惊。

    “‘女’士,你想知我身份也容易,但出于礼貌,你是不是自报家‘门’呢?还有,一听嗓音这样的甜,就知道定是美‘女’,你为何不摘掉这劳什子的面具,让我一睹绝世风采呢?”

    我笑着回了几句,对方藏头‘露’尾的,却要我展示身份,真当我是缺货不成?

    “嘿嘿,小兄弟很有趣,本座确实长的美,之所以戴面具,是因为看到本座真面目的男人都会喜欢上本座,不胜其扰,这是美‘女’的烦恼呢。所以为了避免烦恼,本座不会轻易摘下面具的,不过,要是你愿意做我的男人,倒是愿意让你看一看,并告知你我的真实身份,你还要看吗?”

    ‘女’人笑呵呵的说出这番话来。

    我一个趔趄,显些被这番话雷倒!本以为遇到顶级高手了,一般而言,这样的高手说话都很是严肃,更不要说她是一个‘女’人了,但这位太另类的,这话充满狂傲不羁、随意由心的味道,听着轻佻,其实,相当的自在潇洒,这和对方修行的功法一定有关。

    只不过,一个‘女’高手这样的说话,我真就有点吃不消,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类型的,感觉上倒是很新鲜。

    “哈哈,‘女’士说笑了,既如此,当然不敢看了,不管‘女’士长的多么貌美如‘花’,但你滥杀无辜是真的,这样的蛇蝎美人,我是接受不来的,‘女’士还是找寻志同道合的‘败类’比较好,还有,我的身份你也无需知道,本就是萍水相逢,过后谁还识得谁呢?”

    我眯着眼,说话毫不客气。

    对方害死许多老人了,还欺负那些孤魂野鬼,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我难以容忍的,和本‘门’的规矩相悖,自然不会给她好脸看。

    “小子,和本座说话你得懂分寸,知道你刚才那句败类,会引发多严重的后果吗?古人云,王侯一怒血流漂杵,告诉你,要是‘激’怒了本座,后果并不比这个差,你确定继续逞口舌之利?”

    “你敢?”我倏然一震,急急怒吼。

    这‘女’人心狠手辣的,没准真能丧心病狂的对普通人下手,那可就不妙了,我说话真得注意些,别因此给周围的百姓招惹灾祸,正面和此‘女’对峙,感知威压阵阵,我即便不惧,但也没有留下此‘女’的信心,既然打蛇不死,那真就不能引发美‘女’蛇无差别的攻击,殃及池鱼遇的事儿最好要少一些。

    “‘妇’人之仁,你我这等修行之士,于生命形式上已和普通人不一样了,你将他们看成蝼蚁即可,没这等高高在上心态,如何攀登更高峰?小子,你还差得远。”

    “住口,不用你教我如何做人!”

    怒气冲冲的呵斥一声,周身气‘潮’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