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96章 邪夺阴阳造化
    随着最后一下刻画,正方形石块上的符文篆刻完毕。

    这块石头霎间整体发金光,看起来神圣又神秘,唬的这一家人都睁大了眼睛,而他们背后的那些鬼,却惊恐又怀疑的盯着我。

    因为,鬼物们发现我不好惹了。

    先前的那些时间,一直隐藏了气息‘波’动,这才导致王旨梅背后的男鬼敢对我挑衅,都敢‘弄’‘阴’气‘鸡’汤来害我了,但现在稍微释放一点儿法力‘波’动出来,这些鬼可就惊惧的不得了了,他们本身的道行太低,勉强算是红衣厉鬼级别,此时可就知道害怕了!

    我冷笑一声,这次,直接看向王旨梅后背的男鬼,嘴角出现刚硬的弧度。

    那鬼吓得一哆嗦,他算是明白了,我一直都能看见他。

    这厮急忙对着我举起双手合并一处连连拜着,我送给他一道‘算你识相’的眼神,这才收回目光。

    这过程使用障眼法遮挡了王旨梅他们的眼神,所以,不会被发觉。

    修补风水局的石头准备好了,我几步走到风水局破败处,用铁锨掘地三尺,将石块放置其中,然后,随手一晃,引来‘阴’火点燃红符丢到里面。

    一晃手就点燃红符的手段,再度引得丁香和熊孩子大壮的尖叫声,但很快就成了‘呜呜‘声,估计,被他们的父母捂住嘴巴,担心影响我施法。

    一切做完,此地的风水磁场趋于平衡,我使用铁锨将土壤覆盖其上,完成了修补工作。

    “嗡……!”

    周边响起这么个动静,风水局再度正常的运转起来。

    这一霎间,周围出现金光线连成的巨网,笼盖了小楼周边,这当然也是我故意呈现出来的,得让他们看一看风水局运行线络,不然,他们自身根本没有本事看到。

    “哇……!”

    村长媳‘妇’惊叫一声,左右去看,眼神‘激’动不已。

    “好了。”我收功完活儿,周围的金光线隐藏虚无不见了。

    村长王旨豪张大嘴巴看着我,一副白天见恶鬼的模样。

    显然,他本身并不多么相信所谓的‘阴’阳大师,但今晚,我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从半信半疑变成了完全相信。

    果然,普通人最信任的就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只是,他们不明白的是,有时候,眼所见耳所听,也不见得是真的。

    世道险恶、人心不古,谁有慧眼看穿一切呢?

    我自嘲的笑了。

    “方师傅,真是好手段啊!大开眼界,王旨豪上前来,脸上的神态多了好几分恭敬。

    “叔叔,我也要学,好有趣。”

    熊孩子大壮跑来,随着这动作,他背后的那只小‘女’鬼忽然脱离,自行飞到一旁去悬浮着,鬼眼带着惊惧的看着我,距离这边远远的,‘阴’气线自动延长,她和大壮的灵魂还是绑在一处的状态。

    这种邪术真是恐怖,任何法师都不敢直接攻击鬼怪,因灵魂绑在一处的原因,鬼怪受创的同时,生人灵魂会跟着遭受创伤,更不要说大壮这样才几岁的孩子了?灵魂本就不稳定,要是挨一下攻击,指不定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好在小‘女’鬼一直没有异常举动,暂时,还可以相安无事。

    不过,村子中的老人接连病倒、去世,这绝不是偶然,村长家的风水布局被人为破坏的痕迹明显,针对的就是他家的老人,以此推论,瓢湾村所有人家中怕不都是此等状况?已经对老人下手了,估计,不久后就是大人、孩童。

    既然遇到,我就不能不管。这样邪‘门’的法术虽然没有见过,但我相信,世上就没有不能破的法术,只要找出源头,就能根据这个予以反击!

    心中琢磨着这些,面上笑呵呵的,蹲下看向大壮说:“小家伙,你想学本事啊?这可不是容易的事儿,很危险的,容易遇到妖魔鬼怪,有时还会有生命危险,你年纪也太小了,所以,叔叔不能传你。”只能耐心的解释一二。

    小家伙就要不依,看那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这本就是孩童的权利,谁又能指责什么呢?

    “大壮,别缠方师傅……,施法很累的,快请方师傅入内休息。”王旨豪走来说了一声,示意媳‘妇’儿将孩子抱走。

    我笑着起身,对王旨豪说:“王大哥不要和我客气,还是如先前一样喊我方老弟比较随意,什么师傅不师傅的?我这两下子不过是雕虫小技,‘混’饭吃罢了,不用当回事儿。“

    “好,那就还喊你方老弟,你真是自谦的厉害了,这要是雕虫小技,那什么才算是独‘门’绝技?方老弟,你不要糊‘弄’我才是,哈哈……。”

    说着这话,可能是因为风水布局的麻烦解决了的原因,我感觉这厮的气运跟着上涨不少,同时,他背着的那只‘女’鬼似乎虚弱了一分。

    真是奇怪,一般而言,都是鬼怪吞噬生人的‘气’强大自身,不将人害死就算是烧高香了,对那样的鬼物,‘阴’阳法师们一般都是驱逐了事。

    但瓢湾村中的村民不同,鬼物似乎在不停的虚弱着,而生人们,当然,不包括开始生病和死亡的老人们,剩下的村民,不管男‘女’老少,好像,都从背鬼事件中获得了好处,这和一般的鬼怪害人事件不一样。

    是不是有某个隐藏的家伙,拘来大量的孤魂野鬼,利用它们的‘阴’气转化为可以振幅自家气运的生气呢?而为了长期压榨鬼物们的纯净‘阴’气,也为了不让它们过早的消耗掉,所以,牺牲了老人们,填补鬼物亏空的‘阴’气……?

    要真是这样,那暗中之人真就是自创了一‘门’恐怖绝伦的秘法!

    压榨鬼物‘阴’气,转为生气填补给生人,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一般而言,只有鬼物才能吞噬它们的同类。

    即便我历经两世,且下过‘阴’曹地府,都没听闻过这等手段,这是能破坏‘阴’阳平衡的手段,万万不可流传开。

    孤魂野鬼们本就很是可怜了,要是再被生人中的败类祸害,那岂不是雪上加霜……?缺大德的玩意儿,老子得将你揪出来,看看是谁?

    在瓢湾村有些时间了,我逐渐看明白这里正在发生什么了,简而言之,暗中施法的人,不但害人,也在害鬼。

    其使用的邪法闻所未闻,应该是新近自创的邪术,关键在于他是如何将‘阴’气和死气等能量转化为阳气、生气的?这手段相当的了不得,但绝非不可能。

    我想起自己右眼的古怪能力了,就是可以将‘阴’气在眼内转化为阳气,压缩成法力提升自家的战斗力,这过程我会,但原理至今也搞不懂,但能证明,这种方式是存在的。

    若果我想的正确,那么,瓢湾村隐藏的魔头,就比我厉害多了,我只会转化之法罢了,根本不懂内中原理,但这家伙不但会邪术,还研究清楚了其中的原理,这就相当的恐怖了!

    这样一想,瓢湾村的事儿更像是一场实验,检验此术是否好使的实验。

    而我,就是在这时候来到此地,若果这次不是被谁设计着引来此地的,那就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了。这等夺‘阴’阳造化的邪法,已引发天地的关注和忌惮,我被送到这里来,那就是天意……!

    和王家人寒暄着,一道走进屋内。

    王旨梅看我的眼神更是粘人,想来,神秘法师的身份引起她更大的兴趣了。

    被动的接收村‘花’释放的眼‘波’,这可不是好活儿,美人故意如此的时候魅力太大了,我只能强撑着不失态……!

    表面上,已经摆平了这里的事,所以,我提出明天一早就离去的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