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94章 鬼焰滔天难撼
    “依凝,感谢你和伙伴们为此做出的努力,不管这分析结果是怎样的,总有验证的办法,我们只能祈祷这种结果是想当然的,或许,真就没有坏事发生也说不定呢。。。那么,我是不是要想办法证明一下这个推论的真实度呢?对此,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沉‘吟’一下询问。

    “方哥,不建议你接近荒老岭,假设我们想的是正确的,那就是说,你身边很可能隐藏着监视者,一名或多名,实力如何不得而知,但隐匿之术绝对超高,只有这样,才能随时掌握住你的动向。”

    “现在,他们应该就在你身边不远,你若是此刻返回荒老岭,立马就会惊动回归的美‘女’鬼王,这行为,证明你对先前的那些事有所怀疑了,为了永绝后患,美‘女’鬼王很可能会对你下杀手。”

    “我怀疑这‘女’鬼王的伤势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重,或许,在‘阴’司的时候,她就开始策划此事,故意表现受重伤的样子给地府看,以此减轻他们的忌惮,若果这‘女’鬼王隐藏了大鬼王级的实力,并暗中运筹施行了这道计划,目前,荒老岭鬼蜮组建之事就已经入了轨道,难以撼动了。”

    “当然,大鬼王的实力只是我的推测,但即便这个推测错了,她只是鬼王级的,和先前的做戏时也是不一样的,她掌控的力量远超我们的想象,一旦荒老岭鬼蜮出现了雏形,我们想要动她可就难了。”

    “再说,她一定会使用多重幻术替身的,方哥,你最好不要升起再度去冒险剿鬼的想法了,已经施行过一次了,这次,美‘女’老鬼绝对不会给你留下剿灭她的机会,反而,要是发现危险萌芽,她会抢占先机的先来杀你!”

    “目前,方哥的道行水准是最大的弱点,对上这等狡诈多端且实力超群的鬼物,颇有些不够用啊!再有,地府那边儿……?所以说,方哥不可接近荒老岭。”

    “若想证明我方的诸多推论是否正确,只要方哥有办法反向找出监视你的那些邪物,那么,就能变相证明推论是正确的了……。”

    连依凝的话持续从话筒之中传来,我的后背上冒出了冷汗。

    先前一时豪兴大发,打算再度清缴荒老岭的想法,只能先压到心底去了。

    道行水准是硬伤,不是计谋能弥补的,这一点连依凝提醒的对头,要是逞能的再度冲去,能不能囫囵出来可真就要两说了!

    再者,‘阴’司目前是不是接收到了美‘女’鬼的‘求和信号’?要是接到了反应会如何?这些我都不得而知,贸贸然的再次行动,万一‘阴’司那边有变化,比如说,我的调兵权利出现变化,一时间调拨不来‘阴’魂宫殿的军团,岂不是羊入虎口、一去难回?

    根据连依凝的分析,‘阴’庙的那两只蓝衣鬼,林中的蛇妖和鹿妖,其实都是隐藏极深的鬼王级高手,这还是我方知晓的,暗中,指不定还有更多呢,美‘女’鬼王有可能接管了那些黑雾巨怪,实力更是增强了不少,即便我有蓝莲和铜梭师姐保驾护航,再度冲进荒老岭也是凶多吉少的。

    依凝的话中都是提醒之意,有些话没明说,但我霎间就被点醒了,看来,只能先证明以上推论是否正确了,接下来的事儿,就需要从长计议了。

    想着这些念头,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暗中扫了周围好几眼,没有感觉到被监视,但我却莫名的感觉不安,直觉的认为依凝说的大部分是对的。

    “依凝,我明白如何做了,若是有监视者,他们定会尾随我回城,看我回到了家中,这些家伙才会放心的离去,以为糊‘弄’住了我。所以说,这过程中,要是发觉了他们,那就证明了推论的正确。反之,要是身后没有监视者,是不是就说明我等想的太多了些?”

    “正是此意,方哥,你不用冒险去荒老岭,也能证明这番推论是否正确,不过,即便发现了监视者,你也不要打草惊蛇,顺水推舟的麻木敌人才是王道,证明此事之后,我们再商议如何应对就是。”

    “依凝,我明白该如何做,放心……!”

    说着这话,缓缓的摁断了电话,忍着到处张望的冲动,缓步走进王旨豪村长家的宅院,暗中告诫自己,神态要和先前一般无二,若是暗中有监视者,不要让他们发觉我有了重大的发现。

    “叔叔,你是不是和‘女’友煲电话粥呢?这么长时间不说,还背着我们……?”

    丁香跑出来,眼神灼灼,随口就问。

    我无语了,瞅着一脸好奇的丁香,小声说:“呃……,还真就是我‘女’友,见我好久没有回去,有些担心了,我好言劝慰了她一番。”

    丁香的脸冰寒了不少,冷冷说:“叔叔的‘女’友不太懂事啊,建议叔叔不要和她好了,那样的‘女’孩最讨厌……。”丁香盯着我。

    “啊?”

    我吃惊,还有这样的吗?都说劝和不劝离,这位倒好,都没见过我‘女’友是谁呢,直接一个不懂事就全盘给否了?

    有点明白少‘女’的意思了,不去看她背后的那只少年鬼,走过去苦笑着说:“丁香,这可不是过家家说分就能分的,你看叔叔是不是很光鲜?其实我告诉你,叔叔就是表面光,没有房产,没有高收入,也没有好出身,这样的三无青年,能找到个‘女’友都得偷着笑了,还要担心,不定何时人家就跟开着豪车的公子哥走了,一脚踢飞我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等危机四伏的状况下,人家没有嫌弃我这个小青年不上进,还跟我处着对象,已经是烧高香的好事儿了,还敢埋怨人家不懂事吗?我‘女’友很漂亮的,这样的,只能哄着,不抛弃我就不错了,哪敢要求更多。”

    这番话其实就是在信口开河,但我知道这番话的真实度很高。

    不少小青年都面临着这等尴尬的处境,最后人财两空的不计其数,对此,大家会自嘲的说,有什么办法涅?我也很无奈的说!

    “啊,叔叔长的这样帅,还担心被‘女’友踹了?这真的假的?”丁香眨巴着大眼睛,明显不信。

    “‘女’孩子长的美才叫资本,男子长的帅又不能当饭吃……。你还小,以后就明白这话的道理了。”我苦笑着刮一刮丁香的鼻子,说着这话,心底却很是酸涩。

    “那叔叔更不该要她了,那样的势利眼儿,多讨厌!”丁香矢志不渝的鼓动我踹了势利眼‘女’友。

    我啼笑皆非,眼前闪过小师妹、林妍薇和香香的脸,心里话了,运气还真是不错,这几位都不是势利眼的人,这很好。

    面上打着哈哈说:“好,我听丁香的,势利眼‘女’友不要也罢,回城就踹了她!”

    “耶,叔叔果然可耐……。”丁香雀跃不已,蹦过来挽着我的手臂拉扯着进屋……。

    “我都要单身了,你就这样高兴吗?”

    腹诽着,哭笑不得的被拽过去,后面的几个小时和这对姐弟俩在一起打游戏,这种日子嘛,也算是不错。

    好不容易才从房间里脱身出来,已经是下午的十五点半了,村长夫‘妇’看眼房内打电动来劲儿的姐弟俩,抱歉的对我笑着,我连连摆手示意没事,说是和小孩子玩耍很有意思。

    接着,我想要休息一会儿,村长媳‘妇’就安排我到客房休息。

    关好房间的‘门’,我脸上的神态一变,将窗户打开,看一眼远方的青山绿水,暗中掐诀,一打响指。

    咻!

    一股‘阴’风吹拂起来,然后,透明的幽魂从窗口处穿飞进来。

    我急忙将窗帘拉上。

    眼前光影一闪,板着脸的铜梭师姐,鬼眼闪动幽光的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