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90章 阴之汤
    旁边坐着的美少‘女’丁香不满的冷哼一声,狠狠的,在桌子下给了我一脚,正踩在鞋面上。。。

    刺痛传来,我几乎疼的喊出声来,心中直骂少‘女’够狠,但也因此而回魂,忙笑着说:“王姐过来了,快坐。”

    “你们认识?”王旨豪放下酒杯,狐疑的看看我和他妹子。

    “他们是在路上遇见的。”美少‘女’丁香板着脸说了一句,显然,她不太欢迎小姑。想来,小姑美貌出众,丁香很是嫉妒。

    美少‘女’的心思太复杂了,我表示不懂。

    “小梅来了?快坐。”

    村长媳‘妇’儿挤出笑意,急忙去搬来一把椅子,让王旨梅落座。

    但我观察,这两位的关系好像也不是太好,村长媳‘妇’儿的笑意有些假,而王旨梅用眼角瞟了嫂子一下,道谢一句,这过程也很是生硬,感觉像是演戏一般。

    想起王旨梅在屋外喊的那句将她当成外人的话,有指桑骂槐、借题发挥的嫌疑。

    王旨豪是她大哥,自然不是针对他的,那就只能是针对嫂子了,而丁香对小姑的态度,也能反应出平时她的妈妈是如何看待王旨梅的……!

    “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美人多的地方,暗流更是汹涌,同类相斥还真是不假。”我暗中琢磨着,但绝不会展现出来。

    村‘花’美人落座,先暗地里送我一道‘秋天的菠菜’,然后,笑‘吟’‘吟’的将篮子上的布掀开,端出一盘子红烧‘鸡’块,放在熊孩子大壮身前,又端出一罐‘鸡’汤来。

    “小姑,你最好了,最稀饭你了!”大壮不管她妈冰冷的眼神,举起筷子先塞进口中‘鸡’块,看得出来,这孩子真心喜欢小姑的红烧‘鸡’块。

    我注意到村长媳‘妇’的脸有些不好看了,只能跟着笑,王旨豪显然也注意到这问题了,急忙打圆场,使用的方式和我的一样,那就是转移话题和注意力。

    “哈哈,方老弟,你是真有口福啊!我家妹子做的老母‘鸡’汤那是一绝,我老婆都赞不绝口,今天托你福气,一道吃到了,看来,你是我王旨豪的贵人!”

    这厮似乎笑的没心没肺,但眼底有些不悦,在客人面前,自家妹子和老婆暗中较劲儿,这让他左右为难,相当的不舒坦,估计,我离开此地后,他会狠狠的训斥两‘女’一番。

    “哥,胡说什么呢……?小伙子,你姓方啊?那我就喊你方弟了,尝尝看,喜欢不?”

    说着话,王旨梅似乎没有看到王子豪眼中的警告之意,这‘女’人自我为中心的厉害,也是,貌美如‘花’的,走到哪里都吸引眼球的‘女’人,就是有资本摆架子,即便她大哥也只能受着!

    王旨梅掀开罐子上面的盖子,浓郁的香气传来。

    我的眼瞳霎间缩紧!

    ‘阴’阳眼中,能看到冒着热气的‘鸡’汤中翻滚着黑灰‘阴’气,这是一罐‘混’合了压缩类‘阴’气的‘鸡’汤!

    悚然而惊!

    我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王旨梅身后的男鬼,只见其发黑的鬼脸上展现出狰狞,还‘嘿嘿’冷笑起来,盯着我,漆黑鬼眼中闪现凶狠之意。

    霎间了然,这一罐子‘鸡’汤本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但这男鬼显然是吃味儿了,所以,他暗中做了手脚,这样的‘阴’气‘鸡’汤只说滋味,味道更鲜美,吃过的人一定赞不绝口,但生人摄入压缩类‘阴’气,体质好的,过不多久就会病倒,修养半月能好,那也得折寿三年,体质差得,‘弄’不好就一命呜呼了,这鬼过于恶毒!

    “方弟,尝一尝啊,手艺不好,你别笑我。”

    王旨梅当然想不到这些,她站起来亲手用汤匙为我盛了一碗‘阴’气‘鸡’汤,并摆在身前,我看见她身后的男鬼得意的眉头直跳。

    ‘阴’气太浓郁了,在‘阴’阳眼之中都出现幻觉了。

    随着灰黑‘阴’气升腾,雾气中,一张张扭曲变形的脸倏然出现,它们似乎承受着极致的痛苦,无声的嘶吼着,场面变化了,一张张人脸变成一颗颗眼眶中燃烧血火的骷髅头,向着我飞扑而至,却被我散发的阳气阻挡在外。

    数十枚骷髅头绕着我飞舞,看起来极端骇人。

    注意到了,这一碗‘鸡’汤中带来了所有的压缩‘阴’气,剩下的那些‘鸡’汤中反而没了‘阴’气,看来,这只是针对我的,那鬼并不想祸害其他人。

    看着那一只只狰狞骷髅头携带‘阴’风在面前飞来飞去,一个个张大嘴巴,恨不得将我一口吞下,这场面相当的惊心动魄,但我还必须假装看不见,这难度真不是一般的高,好在老子学过表演,加上本事高强,艺高人胆大的,这才没‘露’出马脚,但还是沁出些冷汗。

    哈哈笑着,口中和王旨梅客气着,暗中,并指掐诀,施展了障眼法,接着,小仙被我从怀中的纸人里释放出来。

    有障眼法在前,谁都看不到小仙,包括这些人背着的鬼们。

    压缩‘阴’气,生人食用会出大问题,不是病就是死,但对受伤的‘阴’魂而言,却是大补之物,既然对方这样‘识相’的送来大礼,那我就笑纳了!

    心意相通,不用说什么,小仙已经明白要做什么了,她兴奋的‘咯咯’一笑,身躯平行于地飘了起来,头发向下,用鼻子嗅闻‘阴’气‘鸡’汤,只是几下子,就将‘阴’气收到自家的身躯之中了,随即回归纸人之中。

    分离了‘阴’气的‘鸡’汤自然无害,我笑着大口食用,果然味美至极。

    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王旨梅笑了,起身,再度为我加‘鸡’汤,抿嘴说着:“方弟喜欢吃就多吃点。”

    “小姑,我也要!”看到漂亮小姑只管招待我,熊孩子大壮不乐意了,不满的喊着。

    “少不了你的!”王旨梅脸有些红,嗔骂一句,亲手给熊孩子盛‘鸡’汤。

    “哈哈哈……!”大家伙一道笑起来,王旨豪的笑声爽朗,但他媳‘妇’儿和丁香的笑声很是僵硬。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听闻我是‘阴’阳法师,傍晚时会帮着修补家宅风水,王旨梅惊讶了,用完饭后赖着不走,缠着我给她讲一些法师的故事。

    没奈何,我只能拣选一些有趣却并不恐怖的灵异事件说于王旨梅听,丁香和大壮也跟着听,听的津津有味的。

    故事说完,王旨梅才被村长赶走了,这里算是安静了下来。

    我擦擦额头的汗,这段时间一直在接收美人的眼眸电‘波’,这真是很吃力的事儿,美人刻意释放魅力,我这等至今还是童身的人不被吸引才叫怪事呢,心中翻来覆去的喊着小师妹、林妍薇和香香的名字,才没有被美人引走了魂魄,暗中直喊吃不消。

    决定以后幻化形象的时候还是不要这般出众了,引来太多桃‘花’,我偏偏不是那样的人,岂不是麻烦?若果我是个来者不拒的,反倒是好事了,但我不是,只能注意着办法少去招惹了。

    “坏叔叔,就知道和我小姑说话,都不理我,不和你玩儿啦。”

    美少‘女’丁香看到小姑走了,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好在围在身边的只有她和大壮,要是村长夫‘妇’都在,我不定会多尴尬呢!

    “童言无忌!”

    我急忙暗中补了一句,笑着说:“哪有?我不是一直和你们说话吗?对了,丁香,我问你,为何没听到过狗叫呢,这村子中家家户户的不养狗吗?我的印象中,村子中多少都有些土狗的,为何瓢湾村中没有土狗的踪影?”

    这是我相当不解的事儿,村长家就没有看家的狗,一路走来,也没有听到狗叫声,这在城市中是很正常的,但在乡村中就太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