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89章 做客瓢湾
    中年男子走来,笑笑,温和的说:“小伙子你好,我是瓢湾村的村长王旨豪,你是城里来的吧,是来找我的吗,有什么事儿吗?”

    一派公事公办的腔调。

    不出我的意外,王旨豪的背上趴着只脸惨白的‘女’鬼,看样子也是个中年的,村长老婆后背上是个脸青惨惨的中年男鬼,两只鬼正好奇的打量着我,但没有鬼气逸散出来。

    我真想闭上‘阴’阳眼不看这场面了,本来很和美的乡村农家院,此时光是‘阴’魂就出现四只了,这让人如何能适应呢?

    不等我说什么,美少‘女’丁香喊起来了:“爹,叔叔不是来找你谈村里那些破事儿的,人家是路过……。”

    小姑娘嘴巴很是利索的,将我因何来此的缘由说了个清楚,村长夫‘妇’都笑了,一迭声的向着屋子里面让。

    听闻了小儿子大壮将我当成骗子的事儿,这对夫‘妇’笑毁了,村长一个劲的对我解释,说是邻村有不少小孩子失踪,他们害怕了,就对自家孩子千叮咛万嘱咐的,使得大壮误会我是骗子云云。

    我自然跟着笑,示意没关系,然后,试探的想要给钱换点吃喝。毕竟,是打着这名头来的。

    村长的脸一沉,说是客人到家了,还是如此出众的人物,这是他们家的荣幸,哪有收钱的道理?末了还来了一句戏文,说是朋友来了有好酒,示意秀丽长相的老婆整治一桌酒席,中午时要和方老弟喝他一通。

    我当然是报名了,提及方钢,这里的人也都认得,丁香在我身边好一顿看,说是,我比电影明星方钢帅了不少,惹得村长夫‘妇’大笑。

    小男孩王大壮不乐意了,瘪着嘴巴,有些敌意的看着我,显然,一家子都围着我转,这小子吃味了?

    “熊孩子,气死你!”我暗中直笑。

    我说了自己在城里某家慈善机构工作,这让村长肃然起敬,我倒是没说谎,那家慈善基金会可是老子出资办的,说是在那里工作,可不是谎言。

    这三层小楼装潢的气派,丝毫不亚于征阳村的那些小别墅,村落发展到了现代,有了质的飞跃,我希望以后所有的村子都能如同征阳村和瓢湾村一般的富裕,那样子,大家的生活就都有了奔头不是?

    被让到客厅沙发上落座,村长媳‘妇’儿用一整套名贵的瓷器沏茶端上来,我是识货的,这套茶具价值不菲,一定是招待贵客时才使用的,我此时外表出众、谈吐不凡,虽然只是路过的,但还是享受到了贵宾的待遇,不得不说,这幅‘好皮囊’真是吃香。

    我笑着谢过,喝了口茶不由一愣,这是很名贵的茶叶。

    惊讶的看向村长,笑着说:“这太破费了,这种茶叶年产量数十斤而已,想不到,在王大哥这里能喝到。”

    王旨豪一直打量着我,闻言哈哈一笑,转头对媳‘妇’说:“咋样,我就说小兄弟绝对不是普通人吧?这茶叶过年时给县里的老爷子喝过,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喝一口就识别出来不稀奇,但其他喝过的人,可没有一个认识的,这还是第二次遇到喝一口茶,就知晓其来历的行家呢。”

    “小兄弟真是不简单,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真是蓬荜生辉啊!有道是千金易得、知己难求,这种茶就是给兄弟这样识货的人用的,这才不埋没它,什么破费?那是小事儿,不瞒兄弟说,本村再过一段时间,整体的经济产值就能追平征阳村了,不用一年,我有信心领着大家伙超越征阳村,不让其专美于前!”

    村长王旨豪哈哈笑着,很是豪爽。

    我闻言眼神一闪,避开村长背后那只‘女’鬼的眼,笑着说:“王大哥谬赞了,我并非什么行家,普通人一个罢了。早年嘛,和江湖上的异人学过些东西,除了做好基金会的工作外,平时还能给人看个事儿之类的,比如,谁家要是有人撞邪之类的,或者,选个风水地儿落葬死者之类的,也会那么一点儿,一来二去的,总是出入些豪富之家,有幸喝到过这种茶,这才能认出来……。”

    貌似谦虚的说着这些话,其实,暗中告知他们,我是看事儿的法师,有事儿你们就说话!

    这么多鬼出现在瓢湾村,就不信周边没出现什么不可解释的邪事儿?

    “哎呀,原来小兄弟是‘阴’阳大师,失敬,失敬啊!”

    王旨豪很是意外的看向我,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说:“要是小兄弟有空,不知能否帮我看看宅院风水?最近两个月,总感觉心头不安,还不知因何缘由,但也没做噩梦,我就以为自己疑神疑鬼来着,正好小兄弟来此,方便的话,能不能……?”

    “哈哈哈,什么大师?我这一瓶子不满的水平,哪敢妄称大师?王大哥,你家的风水布局相当的不错,我进来时就看过了,招财进宝保平安,不过,最近嘛,环境自然更迭,宅院的风水布局出现了瑕疵,对老人有妨碍,却是要改进一下。”

    “哎呀,方老弟果然高明,就在半月之前,我那年过七旬的父母亲忽然都中风了,送到城里医院抢救才保住命,现在还住院呢,请了好多护工照顾着,但我始终不放心啊,看来,就是家宅风水出问题,妨到老人了,不知如何改善?”

    王旨豪和他媳‘妇’儿一道大惊,我说的话正好印证了他家的事儿。

    我状似无意的扫了王旨豪后背的‘女’鬼一眼。

    这家风水有高人布置过,但是,我进院子的时候发现,某个关键的风水位置被鬼气扰‘乱’了,那个方位的磁场‘混’‘乱’,对宅内的老人有巨大影响,不出事儿才怪!果然,言语试探一下,就知道王旨豪家的异常了。

    不是不害人,而是,害年纪大的人!或许,这只是开端,过后会害王旨豪这样的壮年人了,再后面,自然要害丁香和大壮这样的孩子。

    眯起眼,笑着说:“无妨,只是弥补一下风水局的破绽,待到傍晚时分‘阴’气上扬,我会亲自祭炼一块儿风水灵石埋在被破坏处,堵住风水败坏节点,不出半月,你家的两位老人就会恢复如初了,算是对你们如此热心款待的回报了。”

    “方老弟,这可真是麻烦你了……。”村长王旨豪大喜,连连吆喝着媳‘妇’赶快整治酒菜。

    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午。

    王家在客厅了摆开席面,做了十几道菜,还有几个拼盘。

    “嫂子的手艺真是厉害,这水平都赶上城里的大厨了。”我看了一眼菜式,不由的食指大动,真就没过分夸奖,‘女’人的手艺确是好。

    “哈哈,小兄弟绝对是美食行家,我媳‘妇’当年在城里大酒店后厨‘混’过八年呢,手艺能不好吗?只不过,平时都不愿下厨,家里的菜都是我来做的,今儿还是借了小兄弟的光呢,不然,我老婆才不会掌勺。”

    村长笑着解释。

    “有劳嫂子了。”我忙站起来道谢。

    “哪有?小钢以后常来啊,嫂子还做给你吃。”‘女’人站起来,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村长笑着站起,倒了杯酒,举起杯就要说些什么,院子外却响起一道声音。

    “哥哥,嫂子,真是的,接待贵客也不知道喊我一声?这是将我当外人咋的?”随着话,拎着篮子的村‘花’王旨梅,踏着高跟儿、扭着身子,带着一股香风走了进来。

    这‘妇’人特地打扮过,换了件银白连衣裙,面上淡妆相宜,相比村路遇到之时更美了一分,我看着此‘女’,眼神不由的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