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87章 村花王旨梅
    这等神秘现象太匪夷所思了,包括林铭汝的那一生,也没有遇见过这样奇怪的事儿。。。

    整个村子都是这等状况,这是要做什么?偏偏没有一只脏东西汲取阳气或是祸害‘寄主’的,相反,每个背着脏东西的村民,都红光满面、气运高昂的,这和鬼怪害人的基本常识相悖。

    这村子乃是人鬼共住的地儿,好神秘!

    我看着一个个村民背后的那些‘脏东西’,头皮发炸,毫‘毛’竖立!

    那些脏东西或是脸惨白,或是脸青紫发黑,鬼眼要么漆黑、要么纯白,要么灰突突,一个个都是凄凄惨惨戚戚的德行,和村民们红光满面的好相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感受不到‘阴’风和鬼气,但我看着人人背鬼的场景,还是觉着遍体生寒!

    “叔叔,你是来讨水喝的……?”

    我正在琢磨着呢,背着少年鬼的少‘女’,骑着小车子到了我的面前,歪着脑袋打量我,同时,她身后那只眼睛漆黑的少年鬼,也跟着歪着头近距离打量我。

    这鬼青惨惨的面上还‘露’出一股奇怪的神态来,好像是很好奇,想要近身又不敢的模样,我确实收敛了命火,但此时是白天,阳光充足,而且,我阳气非常的盛,这只少年鬼敢于直视我打量着不说,还想要跑到我身上来玩耍,这太让人吃惊了。

    我都怀疑这只鬼的道行接近鬼王级了,但一琢磨不由好笑,此时,背着鬼的村民走出来的更多了,每一只贴在村民背后的鬼都好奇的打量我,浑然不怕的样子,这么多的鬼怪都是鬼王不成,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所以,问题不是出自于道行上,鬼怪不惧阳光,不惧生人命火和阳气,还这么多只,一定是通过某种邪术造成的特殊现象,只有这村子中的鬼才有这等特殊之处,要是全天下的鬼物,即便道行低的也能在大白天日头之下出来‘乱’逛,那可就真的成了无稽之谈!

    此地的奇怪状态一定是人为的。

    距十几岁的小姑娘近了,我细细看了一眼,心头‘噗通’一跳,一根细细的能量细线,从鬼怪的眼角处延伸,一直穿进小姑娘的眼睛、耳孔、鼻孔和嘴巴里,这等‘阴’气线连接七窍的方式,乍看很像是林铭汝发明的心念线控鬼诀,其实不然。

    这是鬼怪和生人三魂七魄中的其中之一连接上的方式,即是说,要是有会道法的‘阴’阳法师来灭鬼,在鬼物被杀的同时,鬼物连接的那一魂或者一魄跟着被毁,生人的魂魄整体受到重创!

    若一魂被灭,那直接就是植物人,若一魄被灭,那就会缺少某种该有的东西。

    比如,有些人感知不到喜怒哀乐了,有些人会丧失些基本能力,‘腿’脚或身躯的某一部分功消失,还有的人会失去记忆。

    总之,一魄相比一魂虽然份量轻了许多,但一样的重要,是组成生人灵魂必不可少的一环。

    好厉害的手段!这就是说,即便法师们发现村子中的人都背着鬼怪,但因为投鼠忌器的缘由,谁都不敢出手灭鬼,一旦灭了和生人魂魄绑在一起的鬼物,就等同毁了一个人,驱鬼的功德不足以抵消毁灭无辜者生魂的罪孽,这等活计谁会去做呢?

    因此,在我之前即便有道行高深的发现了此村的异常,多半也是装着看不见吧?

    再说,这些鬼只是趴在生人身上,并不汲取阳气,也不会使用鬼遮眼等手段祸害人,甚至,‘阴’气都缩在自身体内,不会让‘阴’气入侵令人生病。

    反之,不知出于什么缘由,背着鬼的村民集体气运高涨,身强体壮、红光满面,这现象似乎再说,背着这些鬼反而可以提升运气保持健康,这样一来,更不会有谁多管闲事驱鬼了。

    心头翻腾着这些念头,我眯眼,掏出手绢擦擦额头的汗水,看眼十几岁的美少‘女’,这小姑娘长的很漂亮,长大了一定是美人一枚,要不是背后趴着只少年鬼,我倒是很愿意和这样的小姑娘多说几句,此时吗,还是简单一些吧。

    十几岁的少‘女’喊我叔叔,感觉自己是不是老的太快了些,喊哥哥更好一些吧?

    我怨念翻腾的想着。

    此时是幻化的形象,背着的皮包和桃木剑,少‘女’是看不到的,在她眼中,我就是个身着休闲装的帅气大叔。

    挤出最温和的笑意,装成看不见少‘女’背后少年鬼的模样,轻声说:“小姑娘,你好,我是路过此地的,看见周边田园美好,伫足欣赏,不知不觉的走到这里来了。”

    “这地方距县城很远,又累又饿又渴的,正好遇到那个小家伙,不想他误会我是坏人,没办法,只能跟着他到村里来了,小姑娘,村长家你认识不?带我过去好不?我‘花’钱买点吃喝的东西,休息几个小时就走,放心,叔叔不是坏人,你看叔叔长的像是坏人样儿吗?”

    小姑娘上下打量我一会儿,点点头说:“叔叔不像是坏人,还很好看!这样吧,你和我俩回家吧,不就是吃点喝点吗?不要钱,对了,我爹就是村长。”

    小姑娘拍板定下此事,小男孩自然不会有意见。

    旁边走来个打着遮阳伞,年约三十岁,很有风韵的‘妇’人,她很有几分古典美‘女’的气质,一点儿不像是乡下人,眼眸有神,会说话一般,穿着黑裙、踏着高跟儿,款摆身肢散发微香的行过,闻言噗嗤一笑,搭话说:“丁香都会招待客人了,眼看着就是大姑娘了。这位小哥,城里来的吧?长的真帅,啧啧,城里的小伙子和乡下五大三粗的汉子就是不一样儿,皮肤比我的还好,小哥,要是不嫌弃去我家坐坐吧,我当家的不在家呢,我可以给你做点饭菜吃。”

    这‘妇’人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我眨了一下大眼睛。

    没想到乡村中还有这等堪称上品的美人,我接触到她火热的眼神,心头不由一‘荡’,但一转头就看到‘妇’人背后那只青面獠牙、对着我张开血盆大口、还发出威胁般‘呜呜’声的男鬼,因着‘妇’人火辣大胆言语‘彭彭’蹦跳的心霎间凉了下来!

    很明显,这鬼将此‘妇’人视作自家禁物了,这是在警告我不要接近!

    作为一只鬼,以为我是看不到他的,殊不知,这场景在我眼中再清晰不过了,要不是看到‘阴’气线贯穿了男鬼和‘妇’人的躯体,指不定用桃木剑给这胆敢挑衅我的嚣张男鬼一下!

    尴尬的笑笑,对‘妇’人说:“谢过大姐好意,我就不过去了,你丈夫不在家,我去了会对你的声誉有影响,大姐贵姓啊?”

    ‘妇’人对我展现了‘好意’,我这人不是不识好歹的,当然,不能真的跟此‘妇’有些什么,但认识一番,要是发觉事态不妙,多‘关照’她一下还是能做到的。

    我这人就是这样,别人对我热心,姑且不论她是不是有别的想法,但我就想回报的更多些,怜香惜‘玉’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这算是弱点,毕竟,我不是圣人,总会有俗人的诸多弱点,自己也心知肚明,凡事问心无愧即是,更多的,还做不到!

    “哎呦,小哥很会为人着想嘛,我是王旨梅,你喊我王姐就成。那好,你去村长家吧,中午时姐姐给你送老母‘鸡’汤去,村长是我哥呢,这总没人说闲话了吧?是不是啊,小丁香?”

    “小姑,你快走吧。”丁香满脸发红的瞪着小姑,看样子似在埋怨小姑抢了她的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