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86章 笛童趴鬼
    一边走一边连连的点头。。。

    这七八岁的小娃子在吹笛的造诣上已很高了,不知是谁教的?很有一手嘛。

    老子可是上过大学的人,还是学表演的,基本的音乐鉴赏力还有,我是一个全面发展的人啊!

    距离的逐渐近了,小娃子穿着凉快的布衫,留着短发,眼睛大大的,黑白分明,是个很待人亲的小小子。

    看到陌生人走来,他警惕的收起笛子,一手挽着牵牛绳,一手将笛子放置到脖子后的衣领中。

    我不由好笑,熊孩子的警惕心不低,好事,这是很好的现象,最起码,这样的小小子不容易被人用糖果哄骗走!

    “小家伙,笛子吹的不错嘛,你是这附近村子的人吗?”我笑着说出一句话。

    “你是谁?为何和我搭话呢?是不是看我可耐,想要骗走我?爹娘说过,无事献殷勤的准没好人,你赶快离开,不然,我要喊人来了!”

    小家伙打量了我几眼,突然蹦出一通杀伤力奇大的话来。

    我被雷的身体一个趔趄好悬摔倒,抚着自己幻化的俊脸,琢磨着,此时的形象比本尊还要帅一分呢,这小子的防备心理太强了吧?看你可耐想骗走?我呸,你有老子可耐吗?

    随即,自嘲的笑起来,觉着自己的这一出儿也算是没谁了,和个小家伙比可耐,这不是越活越回旋了吗?可不要被人知晓,不然,红透半边天大明星方钢的脸就丢到全天下去了!

    妖魔鬼怪我都杀的他们丢盔弃甲,难道,会对付不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还不信了呢。

    执拗的一面被‘激’发出来,我向后退出几步,示意自己人畜无害,这才挤出自认为最和煦最阳光的笑容,对牛背上的小家伙说:“喂,喂,你好好看看我,叔叔像是坏人吗?我不是拐骗小孩子的人啊,你不要冤枉叔叔好不?你跟叔叔说说,前面是什么地方啊?叔叔又渴又饿的,想去村中讨杯水喝。”

    这话不知是哪个电视剧上的,反正,以‘讨杯水喝’为借口一定管用,我就照着葫芦画瓢了。

    “我爹娘说过了,骗子多是长相好的,这样的人才能让小孩子失去戒心。还有,一定是会说话的,你这样的能说会道,一定是大骗子!赶快走,不然我真的要喊人了。”

    小孩打量我半响,喷出第二句几乎雷死人的话来。

    我霎间愣怔,感觉眼前金星直冒!

    心中一个劲的想着,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在他口中,骗子就等同长相好的加能言善辩吗?也对,这两点其实很符合高级骗术的特点。

    要是长相凶巴巴的,看一眼就马上升起戒心了,确实当不了骗子,至于会说话?这更是骗术的基本要求,很多装成大师的家伙,不就是仗着这两样‘法宝’忽悠人吗?还有组团忽悠的呢,听新闻说,某些厉害的,组成一个假的家族,然后,使用各种手段骗人敛财,那手段真是五‘花’八‘门’、防不胜防。

    小孩子有这等防范意识是好事,但落实到老子身上,我就感觉相当的不爽了。

    “小盆友,你这样小的年纪,防范心理也未免太重了吧?这样,等你放牛之后,我随着你一道进村如何?我要是坏人,你们村里的大人都能看出来的,我要不是坏人,他们自然会接待我的,成不?”

    不服输的劲头被这小家伙挑起来了,就不信证明不了自己是好人?

    “这样啊……?那么,你离我远些,我这就往村子中走,你要是不担心被活捉,就跟着来吧。”

    小男孩琢磨一番,觉着这样一来没什么问题,但还是示意我离远一些。

    我只能苦着脸倒退的更远些,心底愤愤不平。

    长这么大,被人这样防范着还真是第一次呢。但反过来想,这孩子的态度这样坚决,绝不是空‘穴’来风,村子中莫非是丢失了很多人口,小孩子居多?所以,大人才千叮咛万嘱咐的?

    这很有可能,要不然,如何会这样的防备外人?

    正好,等待连依凝分析结果的过程很无趣,就去村子中看一看,是不是有什么新鲜事儿发生?

    看到我果真距离的远远的,小孩子才放心的勒动绳子,老牛‘哞哞’的叫唤几声,转头向着小路走去,几头小牛犊子慌忙跟上。

    我就随在后面一路缓缓而行,这过程中,那小孩还警觉的打量着我,要是我突然冲到他身边,怕不是立马呼救?不用说,不远处田地中耕作的老农们,一定会挥舞着锄头之类的农具冲来!

    为了避免误会,我始终保持在比较远的距离,眼看着快要到那建设的很是现代化的小村子之前了,我的眼皮剧烈一跳,然后,不敢置信的盯着老牛背上的小男孩。

    因为,距离村口还有百米远之时,一道幽幽的影子,于一旁的高粱地飘了过来,那是个身穿‘花’裙子的‘小丫头’,她的年龄和小男孩类似。

    小‘女’孩飘过去,轻车熟路的趴在小男孩的后背上,还用脸贴了小男孩的脸一下,舒坦的发出一声‘嗯’,声音清脆悦耳,但我浑身都发凉了!

    从荒老岭出来后,我并没有闭上‘阴’阳眼,所以,能清楚的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很明显,趴在小男孩背上的‘小姑娘’并非活人,而是非人类的脏东西。

    最主要的是,她穿着‘花’裙子,却未散发‘阴’气,我感知不到小姑娘的道行是高是低。

    还有,小‘女’鬼趴在小男孩后背之后,我发现小男孩的状态似乎更好了一分。

    一般而言,被鬼物缠身后,气运必然会降低的,但小男孩的运势似乎提升了一分,这太不寻常了!

    有着这些异常,我就没有出手驱鬼,而是静静的跟在后头,一路走入这个建设的比征阳村都不差的小村庄,这里的‘私’家宅院都很是规整,足见富裕的程度。

    若果务农的都能有这等生活水平,我想,以后大家伙不见得非要向着城里挤,这等环境优美的所在,比熙熙攘攘、闹哄不停的大城市更适合安居乐业。

    当然,诸多基础项目,如医疗等设置是远远赶不上城里的,这是需要改进的地方。

    莫名的想了这么多,然后,我再度吃了一惊!

    有个骑着小车子,大约十几岁小姑娘赶来,和乘着老牛的小男孩说了几句话,然后,警惕的看向我。

    看到她和小男孩七分相似的脸庞,我知道,一定是小男孩的姐姐到了,问题是,这十几岁小姑娘的背后,趴着一只身穿黑衣的少年。

    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鬼,脸青惨惨的,正用一双漆黑的鬼眼,远远的打量我,并和小男孩背后的小‘女’鬼,叽里咕噜的用鬼语说将起来,距离较远,我听不清两只小鬼说了什么,但此时被两人两鬼八只眼看着,冷汗都沁出来了。

    缓缓扭头,看向村口石墩子那儿坐着的老太太,这老太太满头银发,手中拄着拐杖,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妪的背上趴着个满脸皱纹、半透明的老头……。

    我暗中吞咽一口唾液,下意识的将眼神收回来,然后,掠过吹笛子姐弟俩,向更远处看去。

    只见七八名村民从院‘门’走了出来,有扛着锄头将要下地的,还有些‘妇’‘女’,端着洗衣盆要到河边儿洗衣服的,村民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了,全自动洗衣机大多时都不会去用。

    一个村子,有村民去劳作是正常的,但每个人都背着一只身穿奇装异服、且不散发‘阴’气的‘脏东西’,这就太不正常了。

    此时可以确定了,这村子的每一个人,都背着一只目的不明的脏东西,男子背的是‘女’鬼,‘女’子背的是男鬼,人和鬼之间的岁数相差的不大。

    看明白了这些,我心头震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