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76章 曾秀倾夫妇
    能将大量‘阴’兵吓成这样,还能躲在旁边悠闲的坐在石头上,这些异常,无不显示出此‘女’的地位,绝不比剑胆低,甚至,更高一筹。

    在邙山中,能比剑胆更恐怖的,无疑,就是统治邙山鬼蜮无数年的那些鬼王了,他们根本不听‘阴’司命令,自成一派、强大无比,一般时候不会搅合到阳世之间的破事儿里去!

    不过,正邪大战的时候,邙山鬼王们并没有保持中立的作风,悍然出兵协助剑胆,配合邪道攻击正道,全冷庵和师娘联手布局,利用我召唤来正道诸多首领,好悬玩儿了一出一网打尽的戏码,差点,让我背负上滔天罪孽……。

    这事过去不久,我记忆犹新,时刻反省……!

    蓝裙‘女’鬼定是只邙山鬼王,而且,必然是‘蒙’彩念念不忘、想要斩杀的目标之一,只看这架势,此‘女’的实力非同小可,想要刺杀这样的存在,真的不简单。

    最恐怖的是,她此时和剑胆都身在黑光宫殿之中,无疑,一会宴会结束,他俩就会带着装备齐整、身经百战的一万‘阴’兵出场,震慑群邪,帮助万年老鬼们收服所有邪物,敢于反抗的,注定会被斩杀当场!

    荒老岭邪物组建势力之事势在必行了,邙山为了此事竟派出两尊鬼王并带着一万‘阴’兵来此壮声势,这手笔不可谓不小,可见邙山对此地相当的重视。

    我拉了一拉眼眸几乎冒火的‘蒙’彩,他长呼一口气,愣是将眼神从那蓝裙‘女’鬼身上挪开,但脸变的漆黑,愤怒之意太明显了!

    “‘蒙’大哥,那只‘女’鬼……?”我拉着‘蒙’彩到一旁的回廊中暂避,并躲开巡逻的鬼‘侍’卫们,试探的问一声。

    “那家伙就是我想要正道一方帮着刺杀的两只鬼王之一,此‘女’名为曾秀倾,这样说吧,她是我活着时候的妻子。”‘蒙’彩很是痛苦的说着这话。

    我惊讶的张大嘴巴,却知不能多问了,没想到,这两位鬼王活着的时候是夫妻,那么,能让他们反目成仇的,不用多说也能想到一二了。

    ‘蒙’彩以前不跟我说为何要刺杀那两尊鬼王,是因对我有着戒心,但此时忽然告知,原因自然是他所言的,自从我一脚将他踹进通道,反身和地藏王战斗那时起,他就真的将我当成兄弟了,所以,此时会将隐藏心底多年的事儿说于我听。

    我除了表示理解和安慰,多说什么都不合适。

    话头打开了,‘蒙’彩就没有停下,他用一种带着回忆感觉的语调述说往事,我听在耳中,不由心惊,也明白了‘蒙’彩的执念为何如此之深。

    按阳世的时间计算,‘蒙’彩和曾秀倾自然是古代的人,他俩从小就是孤儿,被云游四方的某小宗‘门’掌‘门’人收养,这一点和我出奇的相像,怪不得我俩的脾气很投呢,原来,都是孤儿啊,这样的人脾气上自然有相同点!

    不同的是,‘蒙’彩是师弟,师姐就是曾秀倾,两人青梅竹马,顺利的成婚做了夫妻,但婚后不久,‘蒙’彩愕然发现,师姐曾秀倾暗中和三师弟有事儿,这还了得?

    他大怒,有天终究是忍不住的撕破了脸皮,跑到师尊面前告状,要师尊主持公道,将‘混’账透顶的三师弟驱逐出‘门’墙,同时,和曾秀倾一刀两断,写下了休书。

    就这样,曾秀倾和‘蒙’彩的三师弟被驱逐出‘门’墙了,至此,不知所踪。

    ‘蒙’彩受此打击,再就没娶妻。

    数十年就这样的过去了,风云突变,道行双双达到陆地神仙一流的曾秀倾和三师弟领着一大群邪‘门’歪道高手杀了回来。

    包括‘蒙’彩的师尊在内的数十人都被杀害,‘蒙’彩也没躲过,被前妻和三师弟用刀剑刺死,要不是师傅最后关头炸了‘阴’魂反击,护住‘蒙’彩的‘阴’魂急急投往‘阴’司,他早就魂消魄散了,即便如此,他师尊和数十名弟子的魂魄也都消散了,此仇比海还深!

    虽然只是个小宗‘门’,在江湖上没有多高的地位,但满‘门’上下都被邪道恶贼害死的事儿还是震动了天下!

    正道的几位大佬出离愤怒,联手颁布追杀令,不过三个月,曾秀倾夫‘妇’命丧于龙虎山和茅山两位掌教联手击杀之下,但因心怀慈悲,他们犹豫着,没即刻的赶尽杀绝,这对夫‘妇’的‘阴’魂就找到机会逃走了,没去地府,而是打杀了来此拘魂的‘阴’司使者,投奔邙山而去……。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蒙’彩在枉死城中发愤图强,打听到害了师‘门’的曾秀倾夫‘妇’在邙山鬼蜮中‘混’的风生水起,岂能甘心?所以,就有了后来的事儿……。

    听着‘蒙’彩的述说,心底泛起同病相怜的感觉。

    因为,‘蒙’彩遭遇的一切,和我有六分相像,前世的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恩师被害之事,显然,‘蒙’彩也是一样的,我俩都是孤儿,早就将恩师看成爹爹,这等大仇,其一造就了前世的我走火入魔入了魔道,组建‘阴’阳养鬼宗,危害天下也要和茅山死磕。

    另一个造就了不去转世投胎的‘蒙’彩鬼王,不亲手将曾秀倾夫‘妇’的魂魄剿灭,他无法放下。

    都是执念深重的可怜人!

    我叹息着拍拍‘蒙’彩的肩膀,脑中回闪着林铭汝因为师尊之死而发飙的场景,因为相同的执念,感觉和‘蒙’彩像是亲兄弟了,这种感觉很是奇妙的说。

    不过真要相比,我的前生比‘蒙’彩要幸运一些。

    ‘蒙’彩不但遭遇了林铭汝的那等恩师被害之事,更可怕的是,他被青梅竹马的妻子背叛了,还被平时照顾有加的三师弟挖墙脚了,最后还被这两人联手杀死,这结局相比比林铭汝,悲惨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好像是,最恐怖的事儿都发生在了‘蒙’彩身上。

    我似能感到‘蒙’彩和曾秀倾夫‘妇’同归于尽的心思,这可不是好兆头。

    也不怪‘蒙’彩有这种想法,曾秀倾早就是鬼王了,她此时被当成使者派遣而来联络荒老岭,证明,其地位在邙山鬼王中也就是中流的,说明她还不是大鬼王,但她的丈夫,就是‘蒙’彩的那个三师弟,是不是突破到大鬼王了?这谁也说不清。

    即便没有突破,这对夫‘妇’也都是鬼王层次中的佼佼者了,这样恐怖的敌人,‘蒙’彩能没有拼命的心思吗?不拼命如何‘弄’死敌手?

    既然‘蒙’彩是我的兄弟,我的上一世林铭汝也和他一样的遭遇了恩师被害之事,同仇敌忾,我定要想办法帮着‘蒙’彩灭了这对鬼王夫‘妇’!

    至于‘蒙’彩是不是说假话骗我?直觉的认为‘蒙’彩没有说谎,并非颠倒黑白。

    若果这件事我看错了、走眼了,只能说‘蒙’彩的演技太高明了,但愿没有看错,我不希望看错任何人,也不想因着‘花’言巧语而被骗。

    曾秀倾夫‘妇’究竟做没做过这等伤天害理、大道难容的恶事?我会想办法去调查的,虽然相信‘蒙’彩,但不查一番就无法安心。

    最好的‘万事通’自然就是茅山鬼‘门’的首席大供奉柳婆婆了,她身为树妖,活的足够长久,当年道儿上要是真的发生了这等大事,出动了龙虎山和茅山的两尊掌教,柳婆婆一定知晓的,我对此深信不疑。

    所以,打算过后找时间去柳婆婆那里,印证一下‘蒙’彩的话,相信他的人品不假,但也要进行必要的查证,这是我处理大事儿时的态度,免得因自身判断出错而冤枉了无辜者,也免得被当成了枪使唤!

    经历过太多的尔虞我诈了,人心最是难测!所以,我处理事件时形成了一套自身独有的原则,即便心底再信任一个人,该进行的调查,也不会因此而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