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56章 多疑鬼求
    邱司翎漆黑的鬼眼转动着,小心翼翼的打量我一眼后,这才接着说:“道长,因为这两座‘阴’庙有些年头了,在我和官朋举大哥没来之前就存在了,这么多年下来,两座庙中聚集了将近十万的‘阴’魂野鬼,都是苦命人,大家一道凑合着在此过日子,不会扰民,也不会作恶,只想不受管辖的活着。,。”

    “但那只怪物出现后,每一天都有出去游逛的‘阴’魂不见了踪影,再也没回来……,刚开始,只是一小部分,我俩注意不到,毕竟,这里的‘阴’魂数量也有些恐怖,但是,随着缺少的‘阴’魂越来越多,我们岂会注意不到?左右调查,都没发现异常。”

    “我俩道行低微,左思右想,都在此生活数百年之久了,从未发生过这种事,这山中的妖怪至少有数千名,但都相安无事,可是,那不知名的怪物出现后,‘阴’魂数量竟然少了这么多?”

    “思量着,一定是那怪物暗中吞噬‘阴’魂练功或炼丹,气愤填膺!这些孤魂野鬼已经够可怜的了,为何还有这样无耻的家伙祸害它们呢?”

    “奈何就我俩的这点儿本事,如何敢入山脉最深处呢?远远的看到道长,只见你身上命火闪亮耀眼,一看就是道行高深的法师,我俩也多少懂些相面之术,见道长眸正神清,浑身超然气质,就知道长是宅心仁厚可以相求的人。”

    “所以,我俩冒死引道长前来,果然,道长心存怜悯,大把的冥钞赐予野鬼们,而不是做法驱逐,足以证明这一点。”

    “我们尊重您的人品,就请道长大发慈悲心,将深山中的怪物驱逐吧,不然,不用多久,剩下的这几万野鬼也会成那怪物的口粮了,小‘女’子和官朋举无以为报,要是道长愿替天行道,我俩愿追随左右、任凭驱使,绝无怨言,不知道长……?”

    ‘女’鬼邱司翎说到这里,眼带期翼的看向我。

    男鬼也是一样的德行。

    “十万只‘阴’魂,短短数月变成目今的三万名了?这事儿真是玄乎!”

    我不由心生怜悯。

    不过,吃亏上当的次数太多了,即便这两位说的恳切,没查清楚之前,我也不会给出什么承诺的。

    深深看了眼他俩,我凝声说:“要是却如你所言,这山中还真是出现了不得的物事了,贫道……,呃?我自会留心,办完正事,会去探查一番,但你俩要明白,那怪物也许是我无法对付的存在,这件事,只能看着办了,不能给你俩什么承诺,至于你俩的追随、效力?就不用提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遇到了,我不能坐视不理就是。”

    学着师傅自称了半天的‘贫道’,感觉怪怪的,我就改了回来,也没穿道袍,还是以‘我’自居吧,道士戏码也不好表演不是?

    “谢法师慈悲……。”

    ‘女’鬼和男鬼大喜,但没有下拜,只是深鞠躬一礼,听我改了自称,他俩识相的喊回法师的称呼,绝口不提因何改称呼的事儿,果然都是会做鬼的。

    “你们先别忙着谢,有些话却是要说在头前的,若果我发觉你们合伙欺骗我,将我引入某种陷阱之内,要么你们直接‘弄’死我,要是‘弄’不死我,一旦被我脱困,会打的你们魂飞魄散,听懂了吗……?”

    我冷冷的拦住话头,先恐吓一通再说。

    以往的经历让我相当的多疑,大半夜的遇到这么一桩事,疑心是不是深山中不知名的怪物联合这两个鬼物坑过往的法师?

    不怪我如此多疑,要知道,以往的哪一次事件中我不是小心又谨慎的?但鬼局说来就来了,有时候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呢,就被坑的入局了,最扯的就是那次中了极度催眠的事儿了!

    只不过是个‘女’孩拍了自家的脸蛋几下,我就已被催眠了,想起来都后怕!

    法师也不是万能的,有些手段防不胜防,所以,我此时说话恶狠狠的,警告他们不要利用本‘门’主的心善耍‘花’招,不然,后果很严重!若是又被欺骗了,我一定将他们打的万劫不复!

    “法师,您不要误会我俩啊,哪敢布局坑害法师?此事绝对属实,我俩愿用心魔发誓!”

    ‘女’鬼邱司翎几乎被我吓的坐倒在地,被男鬼扶住后,急急说着,然后,两鬼一道举起手发誓,所言一定属实,要是有虚言,就如何如何的……。

    鬼怪誓言比人类的有效了太多,我虽然保留着怀疑,但因它们发誓了,也就姑且信任七分吧,必要的警惕还是要保留的。

    “好了,此事先这样吧,你们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了,毕竟,那邪物若是太厉害,别说驱逐或消灭了,为了保命,我只能转身就逃。”

    神态和缓一分,先将这话说在前面,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希望他俩过于期待,免得到时候感觉上空落落的难受。

    “当然,保命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俩道行太低,大山深处道行高的妖魔鬼怪遍布,我们根本不敢接近,但也不愿放弃守了数百年的‘阴’庙。再说,带着这一大帮子可怜鬼,让我们到哪里去呢,没有地方欢迎我们啊。”

    “去地府的资格我们都丧失了,‘阴’间去不成,阳间活人多的地儿也不能去,‘阴’气重的还有诸多鬼物盘踞着,我们也没有能力打个新的地盘,所以,只想守住这片乐园,就请法师费心了。”‘女’鬼幽幽的说着,气息平稳许多。

    我深深看眼他俩,点点头说:“这事会去探查的,现在,我要赶到发掘古墓的营地去,你俩知道这事儿不”

    应下了他们的请求,开始询问自己关心的问题。

    “考古队是吧?两天前,开过去好多车辆呢,有好几个小伙子到‘阴’庙里祭拜过,烧了不少纸钱,我们当然记着啊,那座古墓应该在那个方向,法师要去那里吗?”

    男鬼指着某个方向,很是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莫名的,我松了口气,既然考古队被这些家伙看到了,估计,真就没出什么事儿,古老应该在忙着工作呢,尽快找到他并确认安全才好。

    深山里出现恐怖的怪物了,不知影响到考古队没有?但愿没影响到吧。我只能如此期望了。

    当下,辞别了两只蓝衣鬼,从两座‘阴’庙旁刚显现出来的小路上走了过去,向着目的地前行,两鬼送了一段路,我就让他们回去等消息了。

    既然答应看来,怎么也得去深山中看看,是何怪物,竟然吞噬了七万‘阴’魂?这是造大孽啊!

    咦,这不是先入为主了吗?不对,目前,只听了两只鬼的一面之词,不能就此断言是那只怪物吞了‘阴’魂,要是两只蓝衣鬼监守自盗扣黑锅给某怪物呢……?

    也不对,它俩可是发誓了!算了,不想了,先不要有任何既定的想法,什么事儿都经不起调查的,总能找到真实的一面。

    这样一想,我就安心了几分。

    这一路走来倒是顺畅,除了偶尔冒出些‘阴’雾和妖气,并没有‘阴’魂出来挡道,更没有山中的妖怪敢来侵扰。

    笑话,‘阴’物眼中,我此时浑身都是火光,想要找麻烦,也得掂量一下本身的能耐,不到紫衣鬼级别,到我面前嘚瑟,那就是找死的行为!这山中的‘阴’物自然不是缺货,所以,不会随便蹦出来的。

    接近午夜零点了,远远的,我看到某山坳中灯火通明的,还停着很多大型的车辆,挖土机什么的都有,看来,那就是古墓挖掘现场了,心头兴奋起来,加快步伐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