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40章 死生禁 上
    从怀中掏出那张照片,上面,正是我和方柔的合影,我的形象也变回了方钢。。。

    “原来,我一直是真的,小师妹却是假的……!”

    失神的用指尖触碰照片上的小师妹,不知不觉的,泪水已流淌下来。

    别的事儿我还能勉强接受,但方柔是虚幻的,这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承认的事儿,很想嚎啕大哭,但没有可以提供温暖的怀抱,只能将照片摁在疼痛难忍的心口处,无声的流着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但此时,我伤心了,悲痛到难以呼吸……!

    身后响起两道叹息,然后,好闻的气息传来,我感觉自己被搂进一个温暖又香气袭人的‘女’子的怀中,正是蓝莲。

    我控制不住自己,转身,将头埋在跟着坐下来的蓝莲的怀中,无声的哭泣……。

    有一只手缓缓的抚着我的后背,很是奇妙,悲伤得到了部分缓解,蓝莲跟我两辈子了,其实,她算是亲人了。这是我此时才意识到的一点。

    “主子,你一直就是这样的人,谁说男人不能哭了?那是扯淡!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憋在心底,不是心理扭曲,就会神经崩溃,我可不想看到你那样儿,你还是早点恢复正常吧。”

    蓝莲用充满磁力的语声安慰我,我抱紧她,悲伤渐渐止住,毕竟,我的意志是无比坚强的,这哭泣,纯粹是在祭奠那本就不存在的小师妹方柔,我想她了,非常想。

    “主子,看你这样伤心,方柔在你心里的份量真是不轻呢,既如此,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方柔并非不存在的,只是……。”

    蓝莲犹豫了起来,话说一半,又不说了。

    轰隆!

    心头似乎炸开一道雷霆,我猛地抬头,用袖子使劲儿擦擦脸,死死盯住蓝莲的脸,凝声问:“莲姐,你这话的意思是……?”

    蓝莲回头看看飘在那里的铜梭。

    铜梭师姐脸上好像是不太好看,鬼眼闪动几下,但到底是微微点头了,接着,扭头看向一旁。

    这动作充满诡异气息,我意识到这中间有戏,更为急切的看向蓝莲。

    “主人,其实呢,方柔并未虚幻,主母邈谷幻化成方柔的时间太长了,很多时候,都得在你和稻‘花’真人眼皮子底下生活,她须全力以赴的入戏,主人那时候刚转世不久,法力低微,当然没什么,但稻‘花’真人不同啊,那是真正的高手。”

    “即便主母本事通天,在这样的大能眼皮子底下生活,也是相当的不易,所以,她下意识的催眠自己就是方柔,想象着方柔的诸多品质和特点,将自己扮演成一个绝对不同的人。”

    “天长日久,慢慢的,主母的部分灵魂从本体上分离了出去,形成了单独的人格,这个人格,说白了,就是方柔,她脱胎于主母的灵魂,但和主母完全不一样……。”

    蓝莲说到这里,我已猛地站了起来,眼中涌动希望。

    蓝莲的说法很容易理解,按照-现代科学解释,那就是双重人格,即是说,邈谷的身躯中,至少有两个单独的人格‘活’着,有时候她就是方柔,有时候,她是邈谷。

    只不过,方柔屈居弱势,所以,方柔经历的一切,如,和我海誓山盟以及共同成长的经历,才会被主体意识完全的窥看到,邈谷可以完全知晓方柔经历的一切。但反过来讲,方柔这道分离出来的意识,并不知主体意识邈谷的存在……。

    我将自己想到的说于蓝莲听,她缓缓点头,确认了这点。

    忽然明白蓝莲告诉我这点的用意何在了。

    我深沉的盯着她,轻声说:“你是说,我若是想找回小师妹方柔,需要将她的这道意识和其本体剥离开,彻底的分离!然后,还要给方柔一具新的身体,这不是借尸还魂的禁术吗……?”

    忽然想到鳄首山灵异事件中的那些事,当时,孔菲、孔晶母‘女’不就是玩了这样一出好戏吗?孔菲复生的是自身的尸首,不过,孔菲复生之后,只有几十个月的存活时间,之后,禁术就失效了。

    这借尸还魂禁术,其实,源头就是前世的我,是我改良了这道禁术,传到现今,才有孔菲的借尸还魂。

    以我当时的能力,让‘阴’魂附身他们自家已死的尸首或一段时间,这就是改良到极致的效果了,但还有一种借尸还魂的方式,也可以称之为‘夺舍秘法’,就是师娘使用的那种。

    找个新死的‘女’子,然后,魂魄附身,一年左右彻底融合,即可如正常人一般活着,前提条件是,必须具备师娘‘阴’魂那等恐怖的道行,不然,效果是出不来,也无法夺舍成功。

    不好意思,这几种诡异的法术,都是上辈子的我,改良和研究出来的,师娘用的法术是,孔菲、孔晶母‘女’用的那招儿也是!

    蓝莲自然明白这些法术的来源,此时告知我小师妹的意识是单独存在的,那么,用意不言而喻,就是希望我将小师妹的意识剥离出来,然后,夺舍新生!

    问题很大,首先,小师妹这道意识本就是附属意识,是在邈谷‘阴’魂基础上诞生的,说白了,相比本体意识的强大,方柔的意识太弱小了些,这样弱小,就不能如同师娘一般夺舍,根本就无法和新死‘女’子的身躯融合,就会被反弹出来,不能融合,自然无法新生,所以,夺舍秘法不能用。

    孔菲那种呢?先不说时限限制,只有几十个月的存活时间,只说附身得是自家尸首这一项,小师妹就没这个条件,我不能杀前生的妻子,不能毁灭邈谷的灵魂,哪有本体尸首可用?即使是,效仿孔菲的借尸还魂也不成!

    那么,蓝莲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道儿,她说于我听的用意是……?

    “莲姐,你想要我改良一番借尸还魂禁术,专‘门’为小师妹方柔开创一种全新的法术是吧?这样,就能让方柔新生了。”

    我目光炯炯的看向蓝莲。

    “主子就是聪慧,我就是此意,你已接收了林铭汝的记忆,换句话说,林铭汝改良法术和创造新术法的能力,你已初步具备,前生,你能开创那么多恐怖绝伦的新法术,今生自然也能,而且,是为了方柔,你难道不该为此努力吗?”

    蓝莲说的话直接冲到了我的心里,这话是很有力量的!我不能看着小师妹消失,想要她重新出现在面前,改良法术、为小师妹量身打造一套禁术,就是必须做的事儿了。

    我神态复杂的看看蓝莲,转首看看不做声的铜梭,冷笑一声说:“这是邈谷示意你告诉我的话吧?创新岂是容易的,这种以禁术为基础出再创新的手段,需世上最强的法力作支撑,不然,脑力运算上都不够格,谈何创新?”

    “归根结底,邈谷的用意是,让我尽快吸收林铭汝的修为、法力,直接冲进半步飞仙级别,之后,才能谈到禁术创新上去,是也不是?”

    虱子摆在秃子头上,我要是这点都想不到,那就可以买块豆腐去撞了。

    蓝莲脸上有些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声若蚊虫的‘嗯’了一声。

    我这个来气,指着她就骂:“你到底是属于谁的?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主人吗?为何听邈谷的……?”

    蓝莲有些憋屈的看看我,大眼睛都红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接着就有眼泪流下来了,一副幽怨深深的样子。

    看到莲姐哭了,我一时间手足无措了,也不敢继续指责了,现场气氛一下子就僵滞了,很是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