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30章 恐怖老匹夫
    那厮接着说:“就你这点本事,也敢伸手多管老夫的事儿?你难道真的以为当今圣上不知道老夫的身份吗?实话跟你说,就是因为老夫的诸多秘法,才让陛下赏识的。.。”

    “如,让圣上保持年轻容颜,让其‘恩泽’遍洒后宫……,这些都是老夫炼制的丹‘药’起的作用。你以为那些丹‘药’是用什么炼成的,实话告诉你,活人的血,小孩的五脏,还有各种各样的珍贵‘药’材,才能炼制出‘药’效强劲的丹‘药’来。”

    “圣上使用的都是老夫献上的丹‘药’,很多顾命大臣暗中也在使用,你觉着老夫杀一些‘女’子来帮助我那早死的儿子儿媳‘续命’,会有人来多管闲事儿吗?哈哈哈,小子,你太天真了。”

    帝师可能是存心要剿灭我了,加上这些年来做的事儿没有谁知晓,宛似锦衣夜行,这感觉让其不舒坦,所以,一股脑的都说于我和紫红骷髅知晓了,这就是摆明了要杀我俩灭口的意思,也说明,帝师有灭杀我俩的把握。

    我的心猛地一沉,帝师透‘露’出来的讯息过于惊人,若是真的,足以说明事态多么恐怖,也能看出帝师有恃无恐的源头究竟在哪儿了,原来,律法并不能束缚住帝师这等人物,这世道……!

    心中打鼓,要到这样龙蛇‘混’杂的朝廷中上任,上面还是这样一位视人命如草芥的,这日子怎么‘混’?按照鬼‘门’的规矩,该清缴的就是这等人,但那人是茅山都得罪不起的,那么,‘门’规还管用吗?

    当然失效了,‘门’规不过是针对普通人的罢了,‘鸡’蛋碰石头的事儿茅山鬼‘门’也不敢去做,什么正道大派?都一样的……。

    莫名的,心头翻腾着这样的想法,但不可明说。

    我厉喝一声:“老贼住口,青天白日的,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最好不要造谣生事,奉劝你嘴巴上有点把‘门’的,免得祸从口出,一旦被诛灭九族,到时候可就悔之晚矣了。”

    我只能如此说,无论如何不能顺着他的口风走,天知道,以后会不会因为此时的应答而产生某种变数?所以,只能喝骂一番。

    “嘿嘿,小子,你还不算笨,知道如何站位,比某些脑袋不开窍的家伙强百倍、有发展……,那么,这位朋友呢,你因何和老夫过不去,老夫没有而得罪过你吧?”

    老头转首看向了紫红骷髅,他一直在和那老奴对峙,没敢轻易动手,听闻赵庆河的话,他冷冷一笑,一步步绕到我这边。

    和我并肩而立,他看向两个老东西说:“老匹夫,你祸害苍生,本座既然知晓了,自然要管一管,缘由就是这么简答,就是本座看不过眼了,这些年,周边城镇失踪了那么多姑娘,本以为是被人贩子拐卖了,那样子的话,她们多少还有活路。”

    “这事引起本座的注意,初衷其实是看看能不能将被拐骗的‘女’子们救回来,不想,找到线索后一直追查,竟然追到赵曙的头上,所以,对他下了灵降。”

    “此时本座才明白,赵曙是一具铜甲尸,这样的家伙,灵降虽然起效了,但决不能置他于死地,怪不得你一点都不着急,二夫人倒是心疼,吆喝着找人驱逐邪术,其实,你本身就会,只不过,一直不肯出手吧?老匹夫,你隐藏的真是深。”

    紫红骷髅的话说出口,在场的几个人都明白了不少事。

    忽然意识到紫红骷髅一直没对我说的那部分究竟是什么了,通过接触,我知晓这人并不是侠士,即是说,按照常理,他不该为了周边城镇失踪的‘女’子追查此事,这不符合紫红骷髅狠辣的心肠。

    这人绝不是行侠仗义之辈,他非要追查到底,并对赵曙施行残酷的灵降术,想要折磨死赵曙,这说明……?

    不等我说什么,帝师已冷笑起来:“嘿嘿,你这人满口仁义道德,听起来好像是为了追查受害‘女’子一直找到这里来,但老夫是什么人,见过多少装神‘弄’鬼之辈,你这戴着面具藏头‘露’尾的家伙绝不是大侠!别装了,看看我家老仆的神态,他正在笑话你呢!”

    帝师指一指身旁的老仆,深不可测的老头子正对着紫红骷髅讥笑,很明显,他知晓紫红骷髅只是说话漂亮罢了。

    “你们……?”

    紫红骷髅气的身躯直颤,然后,一跺脚说:“也罢,那就直说吧,失踪的人里面,有我的姐姐,所以,你们必须偿命!”

    我有些惊讶的看眼紫红骷髅,猜到是他的亲人出事了,但没想到是他姐姐。

    要知道,赵府杀人放血,选择的都是冰清‘玉’洁没和男人在一起过的姑娘,即是说,年纪都不会太大了,按照这个算法,紫红骷髅的实际年龄最大不过十五六岁,只有这个年纪才符合他喊的这一声姐姐。

    天啊,十五六岁的少年,就将灵降术施展到这等地步了?还碰际遇得到了一具初代鬼棺?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着啊,你早说这话老夫不就明白了!寻仇就说寻仇呗,小小年纪,偏偏装着行侠仗义,不知道内幕的险些被你所骗。”

    帝师一拍巴掌,讽刺的意味相当明显。

    “老贼,本座和你不共戴天!”紫红骷髅手臂一分,就要攻击。

    我暗扯了他一下,紫红骷髅中止了动作,先时有协议的,他会听令做事,看样子,这人说话是算数的。

    “赵庆河,你作恶多端,绑架‘女’子放血饲养行尸,罪大恶极,该死万次!今日,就是你这老贼授首之时,你要是知道悔改,此时就该跪下受绑,否则,我们可不会留手,你和那只为虎作伥的老狗,都得死。”

    我用桃木剑指着赵庆河喝骂。

    “哈哈哈……,大言不惭,偷袭吾儿一剑,你就觉着胜券在握了?可笑,今天,是老夫送你们去西天的好日子,天上还下着小雨呢,正应景。”

    赵庆河大笑,根本不将我们二人放在眼中。

    “很好,那就没有办法了,赵庆河,这是你自找的,疾!”

    我断喝一声,同时,和紫红骷髅一道向后退出百米远。

    嗡!

    一重又一重的法阵凭空闪现出来。

    昨晚送邈广他们离开后,我回到院子中可没闲着,将百多张符箓埋在地下,现在,就催动了起来。

    我和紫红骷髅从两个鬼姑娘口中得知了帝师的恐怖,当然要预留后手,直接拼命多愚蠢。

    以茅山秘传的阵法做基础,我改良过很多种法阵,其内有几种的攻击力特强,还能调动周边的能量加持,正是以弱胜强的好手段。

    帝师和那老奴所站的位置正是伏击圈之中,既如此,缺货才和他正面硬撼呢!我要利用自己改良过的法阵,将他们困死在内。

    “噼噼啪啪……!”

    连续炸响,只见赵庆河挥手间释放出一道道金光来,这是五行法术中的金系法术,最犀利、最具切割力的法术,不想,这老头随手就能释放出这等威能的法术!

    法阵一共十八重,这道法术之后,有一重碎裂了,竟强悍到这等地步,让我和紫衣骷髅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紫红骷髅慌忙和我一道将法力灌注到法阵之内,这才振幅了十七重法阵的能量,愣是挡住了赵庆河更多的金系法术轰击。

    但他旁边那个老奴一翻手,竟然亮出了一口桃木剑,看到这口桃木剑的一霎,我和紫红骷髅的脸就是一变,因为,这口剑的材质太恐怖了,意念感知就知道,绝对是三千年以上的桃木芯儿打造的,老奴手中的桃木剑长一米五左右。

    那边,赵庆河也一翻手,竟也持着一口桃木剑,材质一样,长约一米!

    他们手中竟然有这等罕见的宝物,这让我和紫红骷髅同时大惊,意识到,在这等神兵利器之下,法阵想要困住他们可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