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98章 邪井邪事儿
    眼瞳一下子就缩成针尖大小!

    漆黑的手倒影在井水形成的水镜之上,带给我无尽的冲击力,这是要将我掐死还是直接‘弄’翻到井中?

    不管是哪一样,来者的目标都很明确,不是来找我喝茶,而是要置人于死地。。。

    危急关头,也不知反应为何这样的快?眼睛看到井面反影的同时,就猛地向前一低头躲过黑手扣拿,同时,头都不回,反手就向着后方刺出了桃木剑!

    这纯属身体的自然反应,似乎,一点都没过大脑。

    “啊!”

    一声惨叫,震的耳膜直跳,就感觉一股大气冲来,我本就是低头向前躲避黑爪的,加上这股力量,就控制不住身体了,‘彭’的一下子,就翻到了井口之中。

    慌‘乱’之下,桃木剑刺进石头垒搭的井壁之中。

    ‘嗤啦’一声响,火速向着下方落去,因为,剑锋是竖立的,所以,划破了石壁。

    我马上将剑面反过来,这样,阻力一下子就大了,‘咔’的一声,仗着桃木剑的坚韧停住了身形,下方数米就是井水,好险!

    我双手握紧剑柄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古井之中有奇怪的刺鼻味道,好像是什么东西腐了多年的霉味儿,熏的我头昏脑涨,努力的抬头去看,和一张探头看来的老脸对上。

    崔大娘!

    正是崔大娘那滴着血的老脸,我看见她的左臂上冒着黑烟,探头看了我一眼,好像是‘阴’森森的冷笑了一声,然后,黑光一闪就不见了。

    浑身都在冒冷汗,这道‘阴’魂太狠毒了,好悬将我暗算死。

    “救命啊!”我不管不顾的喊叫起来。

    真的惊了,先前,一脚穿透崔大娘大儿子腹部的场面不停的回闪,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又走丢了魂魄,这是看到什么事儿了?紧接着,就被崔大娘‘阴’魂暗算到井里面来了,需要别人将我‘弄’出去,只能喊救命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儿,让我彻底懵了!

    砰砰砰……!

    ‘乱’七八糟的动静响起,周围的房子中跑出来大量的人,众人七嘴八舌的问怎么了?

    我大声喊着:“问个‘毛’啊,快将我拉上去!王大娘和崔大娘的四个儿子都跳进古井之中了,拉我上去之后,将他们都打捞上来。”

    “小方,你是不是糊涂了,拉你上来?从哪儿拉你上来呢?你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吗?还有,古井上有青条大石压着,怎么会有人往里面跳呢?”

    村长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来,一边安抚般的拍着我的手臂,一边指一指我的身后。

    “什么?”我吃惊的扭头去看。

    彭!

    宛似心头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敲打了一般,身体一个趔险些摔倒,因为,身后就是一口古井,不同的是,上面压着的五六百斤的大青石,根本就没有移动过的痕迹。那么,先前我落到井中的那一幕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我亲眼看到、亲身经历的!”

    我冲过去,拼命的掀石头,但努力了半天,大石头纹丝不动。

    “小方,你这是怎么了?”苗老出现在眼前。

    我指着大石头喊“掀开它,我要看。”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

    “掀开吧。”苗老沉‘吟’一下,示意周围的乡亲们。

    既然他说话了,村长也只能保持缄默,好多壮实的农家汉找来杠子等物,将石头绑缚好,七八个人一道使劲儿,一下子就将大石头搬离原位、我冲过去,向着下方看。

    “嗤!”

    倒吸口冷气,因为,下方数十米深的位置都是泥土,这是一口早就枯竭了的古井,里面什么都没有!

    电筒大亮,好多汉子打着电筒向着下方照着,真的什么都没有,别说尸首了,连个鬼影子都不见。

    我捂住眼睛,摇晃着脑袋,然后,再度去看,没有变化,还是这样子。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我看到的是幻觉,经历的也是幻觉?不对,不可能是幻觉,这么栩栩如生!别急,好好想想。嗯,应该是这样,最开始,我并没有灵魂出窍,那么,看到的是他们的灵魂?”

    “后来,我落井了,是因为崔大娘‘阴’魂暗算我,将我的灵魂推进了古井,但我抗住了袭击,没落到通着地府幽冥的水中,所以,灵魂瞬间回归了身躯……,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那么,最开始时,他们的灵魂为何出现在我眼前?难道……?”

    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立马大喊起来:“去将王大娘本人和崔大娘家的四个孝子找来,快啊……!”

    苗老震惊了,深深的看我几眼,这才看向村长点点头。

    村长眉头一蹙,到底是吩咐了一声,就有两个壮汉向着两家跑去。

    “不好了,王大娘死了!刚咽气。”某壮汉急匆匆的跑回来,离的老远就大喊。

    “你说什么?”村长眼珠子几乎瞪了出去,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

    “村长,崔大娘家四个儿子,全部都没气了,弟妹们说,他们跪在棺木前哭泣,然后,同时一头栽倒在地,接着就没气了!”另一个壮汉子在路口出现,大声的喊。

    “妈呀,见鬼了……!”

    村民们炸锅了,一窝蜂的尖叫起来。

    “苗老,快,请左先生来啊!”村长急了,回头看向苗老。

    “左先生喝多了,在我家睡着呢,大伙别急,这样,所有人都回家,将房‘门’紧闭,贴好平安符,不要出来,我这就去找左先生。”

    苗老一把拉起我,然后,向着家的位置就跑,一边跑一边说:“黑凤村真的出大事了,人无缘无故的就死了,太邪了!小方,你先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跑一边将先时看到的场景描述一番,现在想来,可不就是那五个人的魂魄离开阳世的场面吗?古井通着地府,想来,五道‘阴’魂已经投到地府之中去了,阳世只剩下五具尸体了,这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小方,到我这里为止,不能将你看见的事儿说于他人听了,要知道,这里的村民很愚昧,你要是说自己能看见人死时灵魂投井的场面,保不齐大家会认为你是灾星,或会群起而攻之……。”

    苗老这话一出口,我霎间出了一身冷汗,正要追问如何应对,苗老说:“若有人问你先时是咋回事?你就说,心底莫名惊慌,总感觉这几人会出事,所以,不放心的让大家去看看。

    至于先时说的看到有人投井,以及抬起石头看古井的事儿,那是因为魇着了、糊涂了,这时候已经清醒……。总之,不管你如何扯,只要能将这事儿糊‘弄’过去即可,万万不能说自己真的看见了一切,会被当做妖孽砸死的!”

    我悚然而惊,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掠过眼前。

    是了,当时,那‘女’人可能就是如同我一般的看到了什么,她不知道这些道道儿,好心提醒,结果落得被砸死、分尸的下场,村里好几百人,我的记忆还不全,能力没恢复多少,要是给当做妖孽了,会被捉住的,后果岂不是和蓝袍子‘女’鬼一样?

    即是说,天生‘阴’阳眼这事儿,再不可对他人说,特别是左先生,也不可被他知晓!

    “谢谢苗老,我记住了,先时,……是我在胡说八道来着,因为,中邪丢魂之后有了后遗症。”我凝重的说着。

    苗老轻笑一声,嘀咕了一句:’孺子可教也。”

    闻言,我却感觉满嘴苦涩,明明看到了的事儿,却不能实话实说?这样活着真是憋屈!但也知道苗老是为了我好,那就顺着来吧。

    我俩一道跑进大院子,青山闪电般迎过来,‘汪汪’的叫了几声,苗老已经高喊起来:“左先生,快起来啊,村子里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