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96章 藏尸树阴井女
    “原来,师娘提及的方钢不是在说我,但我为何会觉着大红旗袍‘阴’‘女’是师娘呢?我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证明自己不是方钢了,我有些失落,看着手机中海报上的那个男人,轻声说:“我要是鬼‘门’之主就好了。.。”

    “哈哈哈,小孩子就会做白日梦,难道有少白头、背桃木剑的都是方钢?”左先生收回手机笑起来,苗老跟着笑。

    我摊摊手,倒是松了一口气,自己不是方钢也好,免得被某些惦记着方钢的坏人算计到。

    留下两个人在那儿说话,我离开这里,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坐在椅子中,默默的掏出怀中藏着的照片,看看上面的自己和依偎着我的美‘女’,琢磨着自己到底是谁的问题。

    找出小镜子照着,仔细看看自己的脸,忽然觉着,眼前的这张脸如此陌生。

    可能是记忆不完整的缘由吧,回忆起来的记忆片段中,不也都是这张脸吗?那我为何会对这张脸感觉陌生呢?真是奇怪啊!

    有些不解啊,将镜子随手放在被褥上,被褥没叠起来,镜子此时的姿态算是半立着的。

    既然确定自己不是那个失踪的方钢了,那就算是放下某种负担了,心口倒是轻松了许多。

    倏然,眼皮一跳,因为,那一刻似乎看到了点什么,看到什么了?

    我有些吃惊,缓缓扭头,看向半立在被褥中的小镜子,眼瞳猛然缩紧!

    因为,我看到了一张脸,一张位于窗户之外的‘女’人脸!

    窗子没关,镜子的角度斜向照到窗户之外,看着镜子,我的心脏‘砰砰砰’的巨跳起来,这张脸我认识啊,其上伤口翻卷、无比恐怖,这不是我昨夜缝合的尸首的脸吗?为何会在这里?难道,尸体发生了异变?不会吧?

    冷汗忽的一下就从后背冒出来了。

    我火速的向后扭头看向窗外,那里,窗户扇被风吹的‘乱’晃,但什么都没有。

    “眼‘花’了?”我扭回头去看镜子,镜面上反映着窗子之外黑沉沉的天空,确实不见任何异常。

    扑棱一下站起来,几步窜到窗子处,探头向外去看,上下左右都打量一番,没有任何发现,看来,确实是眼‘花’了,可能是这些天没有睡饱过的缘由。

    我给自己做着解释,但心底不踏实的感觉愈发的严重。

    缓缓将窗户关闭,在屋子内走了两圈,实在是不放心,就在屋子角找到一把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的破纸伞带着,没有惊动其他房间的人,走出屋子,示意青山不要叫唤,从后院的墙头翻了出去。

    得去看看老树中藏着的尸首还在不在?刚才的惊鸿一瞥将我吓到了,可不希望这具尸首有什么异常,蓝袍子‘女’鬼,崔大娘‘阴’魂,这让黑凤村中足够惊悚了,要是再加上一具用鱼线串联起来的尸体到处活动……?

    想到那种场面,头皮都发炸了,我不敢想这么多邪‘门’因素累加起来,会出现怎样的严重后果,左先生所言的黑凤村要出大事儿的话一直在心头响着,让我忐忑难安,甚至怀疑自己帮着‘女’鬼是不是做错了?

    天空黑的吓死人!

    明明是大白天,但暗的像是傍晚降临,偏偏一点儿雨水都没有,也没打雷,就是保持着这么个诡异的环境,要是下雨的话,痛快的落下雨水来多好,现在这样是要搞‘毛’线啊?

    我腹诽不停,拎着纸伞,收回看天的眼神,瞅着左右没人,就放开‘腿’脚,高速的奔跑出去。

    十几分钟后,已经深入村东头的树林之中了,迅速的接近藏尸的老树。

    一到近前,我的心‘咯噔’一下,因为,老树前做遮挡的树藤很明显的有移动过的痕迹,难道,尸首自己跑出去了,不会吧?昨夜没发觉有诈尸的兆头啊!

    我嘀咕着,祈祷着尸体还在树里面,转过去,就向着里面打量……。

    “轰!”

    宛似被惊雷劈中,我直直的盯着空无一物的树‘洞’,怔在当场。

    树‘洞’内的尸体不见了,那个我辛苦缝合到一处的尸首没影了!这样看来,镜子中倒影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她为何跑到苗老家去了,是去看我吗?还是说,她此时正在村子中寻找攻击目标?这是诈尸不成?要是诈尸,那可就危险了,尸体和鬼魂可不一样,没有理智的,遇到活物时就会出手。

    “不要啊,要是因此死了无辜的村民,岂不是我的罪孽?”

    啪嗒!

    纸伞落地,我失魂落魄的向回走,走着、走着,就疯狂的跑起来!

    “马上回村,坚决不能让行尸伤害无辜的村民!”心头都是这念想,放开了脚步狂跑,很快就跑回到村子中,然后,我猛地停下!

    一把看着很是熟悉的纸伞,静静的躺在土路中央,就在我的面前。

    浑身的毫‘毛’都竖立起来了!

    “想起来了,纸伞先时丢在藏尸老树附近了,我当时一‘门’心思的跑回来,不过十分钟罢了,为何纸伞领先于我来到了这条土路之上呢?明显就是在等着我呢!”

    木然的走过去,将纸伞捡起来,我忽然心念一动,直觉的感到,是那具尸体在以这种方式和我打招呼,这说明,她的速度比我快,快了好多!

    一念及此,冷汗更多,但我却想到另一件事。

    “这具尸体是有意识的,否则,不会做出这般举动,难道,昨晚并非招魂失败,而是,蓝袍子‘女’鬼潜入了尸体中,却没有和我打招呼?不是不可能啊,那就是说,控制尸体行走的是那只‘女’鬼……?”

    想到这里,心底倒是安稳了不少,看看左右,周边昏暗、‘阴’沉,路上没人。

    “姐们儿,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你要是听见了,就认真听我说,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当年亲眼看到你遇害,为你不平,你向那些迫害你的人复仇,我不会阻拦。

    但是,姐们,记住了,我是有底线的,那就是,无辜者,包括你的仇人的后代和亲友,他们和你的死亡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向着他们动手,我就只对付你了。记住了,这是我的底线,看在我为你缝合了尸首的份上,你要是愿意遵守这个界限,请给我个回应。”

    我说完这些,看向四周。

    “嗤啦啦!”

    忽然听到这样的动静,我猛地转身,看见一道黑影窜进了旁边的街道中。

    速度太快了,一闪就不见了,我跑过去,眼神一下子就钉在了对面的墙上。

    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个大字,好!

    一看就是利器划出来的字,我似乎看到一具黑发长长的尸体,弹出尖锐指甲划拉墙面留字的场景了。

    “呼!”

    吐出一口气,看来,她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这就好。

    静静伫立许久,握紧纸伞,转身向回走。

    刚走了几步,我骇然停住脚步,因为,耳中传来很诡异的动静,听起来好像是小孩子的哭声,幽幽的,听的不真切。

    向着前方的岔路口跑去,到了位置,探头向着另一条路看了一眼,身躯霎间石化,一动不动,被自己看到的场面吓到了。

    这条村路延伸向老远,在中间的位置,有棵枝繁叶茂的老树,老树旁有口古井,这井早就荒废了,往年都使用大青石盖着的,但此时,重量五六百斤的大青石,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有着斑驳痕迹的井口边沿上,站着一个长发‘女’人!

    她的头发不是黑的,而是‘花’白的。

    看的清楚,这‘女’人身穿一件大红袍,在我看去的同时,她转头过来,对着我诡异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