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95章 谜之双面
    而且,我还回忆起,黑猫乃是最邪的,也就是说,眼前的‘猫坐棺头’场景,是最恐怖的事儿,比普通的猫坐棺头凶悍了多倍。。。

    “赶走它,但不能伤、也不能杀,快!”

    左先生的脸扭曲的都不成样子了,急急指挥着。

    几个披麻戴孝的孝子在地上捡起几根木棍,向着黑猫冲去,还挥舞着木棍。

    “喵!”

    那只黑猫凄厉的叫了一声,灵巧的一跳,就躲开棍子,弹上高高的院墙,然后,尾巴朝天竖着,回头讥讽般的看了院子中的人们一眼,再一弹,不见了踪影。

    “嗡!”

    我似乎听到一声震响,然后,眼瞳猛地缩紧!因为,黑猫坐棺的位置,隐隐的出现了一个老妪,她正幽幽的坐在那里,看样子,正是崔大娘!

    因着大‘阴’天的缘由,院子中的环境无比昏暗,赶上傍晚时分了,这种场景下猛地看到崔大娘坐在棺材头上,我一下子就被吓到了,老太太此时的样子太吓人了!

    她身穿一袭宽大的黑袍,脸青的发黑了,像活人中毒的样子,眼耳口鼻不停的冒着黑血,滴答!落到棺材之上,好像是水滴碰到海绵,瞬间就被棺木吸收了。

    两只‘鸡’爪子一样的手上,指甲弯曲如钩,闪耀黑光,两只脚是光着的,没有穿鞋,甚至,脚趾甲都是弯曲的模样,一股股的‘阴’风围着老太太,疯狂的吹了起来,都打着旋儿……!

    刚看到这一幕,眼前黑光一闪,定睛一看,崔大娘消失不见了。

    “黑猫坐棺,崔大娘‘阴’魂显形,不妙,真心不妙!”

    心底狂喊,我扭头去看神态紧张的左先生,发现他虽然冷汗满面,但没有见到鬼魂的神态,明白了,刚才那崔大娘的‘阴’魂,只有我看见。

    是因为‘阴’阳眼突然好使了还是咋的?我搞不清了,也没有时间去搞清,因为,左先生神态严肃到极点的扭头看向崔大娘的儿子们,凝声说:“刚才的兆头不好,我担心会出事,你们要是同意,最好是现在就一把火连着棺材带尸首烧掉,不然,若是意外出现了,可不要埋怨我没有提醒。”

    左先生的话一出口,立马招来几个儿子疯狂的反对,在这封建又落后的山村中,最讲究的就是人死之后入土为安的老规矩,烧毁尸骨,那等同戳骨扬灰的极刑,这对死者是最大的不敬。

    也不能因此而埋怨这几位孝子,毕竟,他们不想被十里八乡的人们戳脊梁骨,要是传出他们烧了母亲遗体的新闻,得,在这方圆百里都没法做人了,邻里街坊的吐沫星子就能淹死他们!

    我看左先生也就是随口一说,一看崔大娘家人玩儿命反对,左先生就收回了话头,说是,午夜之时来主持死者的下葬仪式,今夜即便下大雨,也得将这件事做完,不然,出现恐怖兆头的死者会闹得全村不宁。

    有了这话,崔大娘的孩子们才算是稳住了心,又跪在棺材前哭起来,人家这是真孝顺,别说,崔大娘于这方面还算是个有福气的。

    左先生说了,天不放晴不能灭鬼,今天中午的捉鬼之事推迟。

    对此,村长自然是不甘心的,但大师已经发话了,谁敢多嘴?

    左先生的脸上很不好看,村长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左先生不耐烦去村长家了,就和苗老回到住处,村长留下帮着孝子们布置灵堂,既然半夜就要安葬,那就一切从速、从简吧!

    哭声渐渐小了下去,左先生、苗老和我一道回到了大院子里,抱着苗谷的董大妮走出来迎接,身后跟着董家大婶。

    寒暄了几句,苗老示意董大妮一家就在此地住着,事儿没有解决前不要回自家的院子,董大妮听话的应着。

    青山跟在她们身边,俨然守护神一般,我赞许的拍拍青山大脑袋,去厨房找一些骨头‘棒’子扔给它啃着。

    忙活了一早晨,我们几个滴米未尽,都饿的不行了。

    董大妮手脚勤快的点火、炒菜,不一会就置办了四菜一汤,还端上来米饭,我们三个大男人闷不出声的吃着,董大妮抱着苗谷出去玩耍,这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人。

    左先生吃饭是必然要喝酒的,苗老陪着喝,而我只是吃饭罢了。

    哧溜!

    喝了一杯,左先生叹息一声,抬头看看窗外,‘阴’沉沉的,但雨水就是下不来,看样子中午是不可能放亮了。

    “左大师,你看清晨这事儿……?”苗老敬酒之后,试探的询问。

    “兆头不妙啊,野生黑猫坐棺头,这是最邪‘门’的事儿了,依我看,黑凤村要出大事儿,但愿别出太多的岔子,那只‘女’鬼就已经很棘手了,要是别的方面再出事儿,即便是我,也会应接不暇的,就担心,会因此死很多人啊。”

    左先生将酒杯放下,发红的脸上呈现担心,这倒不是假装的。

    苗老一听这话头,有些坐不住了,就要追问,左先生摇摇头,轻声说:“暂时不用担心,一件件的解决,要是顺利,应该可以压制住。”

    我静静听着,没有吱声。

    忽然,我想起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我到底是不是方钢?

    这事儿可以通过左先生得到确认啊,这人来自于县城,还和龙虎山的鲲鹏真人有联系,我想,他一定看见过方钢的照片,那么,是不是可以就此事试探一下?

    要是我真的是方钢,他应该认出我了,但见到左先生到现在也有段时间了,没见他表现异样,难道,我不是方钢……?

    若果我是,他认出来却不说,那说明什么?是不是针对我有‘阴’谋?若我不是,他当然也不会在意我的试探。

    想到这里,不打算等待了,将话头引过来就是。

    “那个,左大师,其实,对你上次跟我们讲的茅山鬼‘门’之主失踪的事儿很感兴趣,他叫什么名字啊?”我一边吃菜,一边状似无意的询问一声。

    无意间‘偷听’师娘和鬼怪剑胆的对话,分析他们的话,感觉鬼‘门’之主就是方钢。

    但上次左先生和我们讲述这事儿的时候,不记着他提及过方钢这个姓名,此时正好试探一番。

    问完了这话,我暗中紧紧盯着左先生,只要有一点异常神态,我就能发现,可惜的是,没看出异常来。

    “我没有说过吗?嘿嘿,可能是喝多了酒,忘记告诉你们鬼‘门’之主姓名了,他叫做方钢,以前是个开棺材铺的,现在可不得了,在道儿上名头响亮不说,在全世界也是‘妇’孺皆知啊,因为,他主演了‘阴’海‘乱’葬系列电影,是炙手可热的大影星。”

    “对了,小方,你和他还是一个姓呢,咦,我说看你有些不平常啊,你也是满头的少白发呢,你不知道,方钢‘门’主就是满头白发,外号白发鬼师。可惜,你不是方钢啊,虽然姓氏相同。”

    左先生看着我摇摇头,接着说:“我要是能将失踪的鬼‘门’之主找回去,鬼‘门’一定给我天大的奖赏。”

    “对了,给你们看看方钢的照片。”

    他掏出手机来,咒骂了这里没有信号的事儿,显然是保存了相片,就翻找出来递给我和苗老,说是,要注意这张脸,要是发现了,一定要通知他,那就有天大的好处了!

    我和苗老一块去看,那是一张电影海报,上面的白发男子正是方钢。

    和我一样,他有着白发,背着皮包和桃木剑,但是,脸不一样,这样说吧,我和方钢长的都很帅,但是,脸完全不一样,皮包和桃木剑的样式也不同。

    这照片是‘阴’海‘乱’葬第一部的海报。